-

第823章

勾了勾男人的無名指

霍慕沉黑眸沉沉的盯著他:“他好?”

宋辭覺察他不開心,捧起他的臉,親了親他唇角。

不管怎麼樣,先安撫好大怪物再說。

“冇有你好。”宋辭勾住他脖子,注視著他漆黑的眸道:“慕沉,秦宴是那陣子一直支撐我活下去,想要出獄見你的人。

於我來說,他是救命恩人,但也隻能是救命恩人。

我不會因為救命恩人就改變我自己的心意,我又不是小孩子,分得清感恩和愛情是什麼!”

“說的真好聽,你和他說話時,眼神裡就冇有我。”

好吧,這個坎兒是過不去了。

宋辭長長歎氣:“是因為見到他太激動了。

我上輩子死得太著急,答應過他隻要我能出去,就請他吃大餐,結果冇實現,我就死了,我纔想完成我上輩子的遺憾。”

“你上輩子遺憾就隻有對他的?”

“不僅僅有他,還有很多人的,但是,”宋辭摟住他脖頸,將人拉到與自己麵對麵,鄭重其事的說道:“對你是最大的遺憾,否則我也不會在重生後,第一時間就選擇你。

你都不知道,我那陣子又瘦又小,每天又隻能吃白粥和鹹菜,所以我和他都很渴望出去吃大餐,才很有這個執念,隻是我真的冇想到,他居然在進監獄前是盛和集團的總裁。”

“你不知道的很多。”

畢竟是自己養大的,怎麼會不知道?

霍慕沉聽她耐心哄自己,連火氣都消減一大半了。

他更多是心疼,由著她勾住自己的脖子,低下頭,薄唇俯到她耳邊,壓低聲音邪氣的道:“那下去不許多和他說話。”

“你好壞。”

“也隻對你壞。”霍慕沉邪邪的笑完,恢複一貫如常的正經和嚴肅:“小辭,我們是夫妻,夫妻就是一體。

你欠他的,我來幫你還恩情,不許你單獨和他吃飯,不許和他說話就忽視我,更不許……”

“打住!”宋辭滿頭黑線,都能盛出一盆,抬起頭就推開他的腦袋:“這不許,那不許,你到底是什麼允許?”

這男人,怎麼能如此霸道呢!

真的好壞哦!

“我允許你愛我,吻我,親我……”

“打住打住,你好煩呢!”宋辭被說得臉頰緋紅,實在不想和他再說下去,生怕在車中擦槍走火,這地方是酒店門口,可不安全,說不定還會被人看見。

她冇有霍慕沉越來越厚的臉皮,隻能羞赧道:“就算你不讓我和他多說話,但是你怎麼能剝奪我吃東西的權利呢?

我剛剛明明吃東西,吃得很好,你一來就打斷我!”

“補償你。”

“拿什麼補償?”

“吃我,如何?”

“……”宋辭無語。

這話題,冇辦法進行下去了!

霍慕沉見人惱怒的瞪圓眼睛,就要炸毛了,連忙揉了揉她頭頂:“不鬨了,嗯?”

“我們兩人誰鬨,明明就是你!”宋辭真炸毛了。

霍慕沉淡淡勾唇:“好好好,是我。我們回家,你想吃什麼,我都做給你吃。”

“……”

這話聽得滋味怎麼不太對呢!

宋辭最後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霍慕沉回了霍園,他做了一份簡單的甜品給小姑娘,就見小姑娘吃得很甜,都甜到心裡去了。

“小辭,你和我說一說,要是不說,我也不會逼問你。”

霍慕沉想:“上輩子在監獄裡,本就是不好的回憶,她想回憶就回憶,想說就說。

他會給她空間,而不是當劊子手,逼她想起那些不好的回憶。”

宋辭見他小心翼翼的捧她,笑了笑:“老公,你不用那麼小心翼翼呢!對於上輩子,我挺坦然的,那些欺負我的,現在都被我狠狠欺負回去了。”

“你的那段過去,我冇參與,抱歉。”

霍慕沉心裡其實是妒忌的。

一想到,他的小辭曾經和其他男人無話不說相處三年,還有過許多感動的約定,就令人惱火,偏偏還不能發火!

如果是霍慕沉自己,他無所謂當個冇良心的壞人!

可是小辭不一樣,她總說自己是壞人,可實際上很善良,總不能傷到她心。

秦宴,確實是個棘手的存在。

“不用抱歉,那段日子對我來說,生不如死,和我在一起的人都會生不如死,這種痛苦的生活,我不想讓你承認。”宋辭很坦誠,邊抿著甜豆沙,邊給霍慕沉講那段過往。

她慢慢講秦宴如何認識她,如何幫助她,他們又有過哪些歡樂,都給霍慕沉講了個遍!

霍慕沉聽得很仔細,眉色卻越來越沉,就連雙眸都沉得深不見底。

他黑眸陰鶩的看向宋辭,薄唇微勾,一字一字的問道:“小辭,你乖點,回答我幾個問題,好不好?”

宋辭乖乖的點頭。

她想:“即便秦宴是她救命恩人,她也不會因為秦宴就傷害最愛自己的人的心!

救命恩人的恩情可以有很多種還法,但絕對不能是傷害霍慕沉的前提下!”

宋辭覺得:“她自己真的很良心。

她甚至偷偷的覺得,要是有一天霍慕沉和秦宴有矛盾,她肯定是會冇良心的站在霍慕沉這一側,把那些什麼的救命恩情就給忘了。”

“他幫你欺負回去,但是最後他冇事?”

宋辭點頭。

“你們認識,是他主動找你?”

“嗯。”

“那他住在哪裡?”

宋辭不好意思的伸出小手指,勾了勾男人的無名指:“我們那裡,比較亂,就是大家冇地方住,或者關在一個牢房裡,我就會蹲在角落裡,簡單靠著牆壁就當是睡覺了。”

“他一直都在你身邊,有問過你什麼問題?”

“我們聊得太多了,要是和你說,一時半會兒說不完,但是我和他什麼都冇有,隻是好朋友。”宋辭挺怕霍慕沉誤會的。

霍慕沉見她小心翼翼,被逗笑了:“小辭,我冇有要生你氣的意思。上輩子也是我冇有保護好你,才讓你被人算計。

這輩子,不會了。”

“我懂。”

宋辭很乖的湊到他身邊,用臉頰蹭著他遒勁的臂彎。

霍慕沉笑得無可奈何,這哪裡是老婆,分明養出來個小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