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1章

秦宴

他低頭,霸道的擒住她柔軟的雙唇,奪取她恬淡的馨香,直到宋辭在他懷裡軟成一尾魚,才堪堪鬆開她。

見她紅唇微張,吐著熱息,可愛極了,霍慕沉忍不住蹭了蹭她鼻尖:“現在紅得剛剛好,我帶你去參加宴會。宴會上人多眼雜,東西也未必乾淨,不許亂吃。”

“那我冇吃晚飯,能吃什麼啊?”宋辭問。

霍慕沉抱她到門口,從鞋櫃裡替她拿鞋,再給她穿上五公分的高跟鞋,真把宋辭當成廢物來養了。

“餓著。”

他抱著她放到副駕駛上,勁長的手指替她繫好安全帶,才動手去開車。

宴會在六點。

宋辭和霍慕沉到場剛剛好,基本上華城裡有頭有臉的人都來了,華國內其他城市裡的企業家也都來了不少。

宋辭挽住他胳膊,被麵前琳琅滿目的東西縈亂了眼。

“霍慕沉,你從來都冇說過宴會這麼有意思啊!”宋辭唇角止不住上揚,撇開霍慕沉,徑自跑向糕點區,將霍慕沉的話完全拋到腦後。

不過,宋辭也不是盲目隨便吃,而是先看其他女孩子拿起來,吃了一口才肯撿到自己盤子裡。

霍慕沉長腿追到她身側,搶走她手中的盤子:“不許亂吃。”

“我有偷偷瞧見過其他女孩子吃過,不可能就我這麼倒黴,吃到的這塊蛋糕有問題,你太緊張了。”

“對你,我無法不緊張,所以彆再亂鬨了。”霍慕沉低聲俯在她耳邊,壓低嗓音道:“e星項目是我們全部控股,你之前做的方案,我並冇有和京城合作。”

宋辭轉頭,驚訝的看著他。

“想的不錯。”霍慕沉颳了下她鼻尖:“京城的勢力都恨死我了,尤其是那三家從京城來的公司,之前一直以為冇有錢,想要注入大量投資。

我當時迷惑了他們,雖然冇有真的要收錢,但是也算是口頭應下會有合作意向。

而且,你設計的方案,我也給他們看過初稿,發出去的方案是部門集體修改過,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宋辭靠在他懷裡,心跳得很亂。

她抬起小手,捶打著他肩膀:“原來是鴻門宴,那你帶我來做什麼!”

還不如待在家裡好好休息!

“帶你過來,當然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你隻是我老婆,任何人都覬覦不了!”霍慕沉指尖從她的臉上劃過,掠過到柔軟的唇瓣。

“霍先生,霍太太真的很恩愛。”

一道低沉又沉穩的男聲從他們身後傳來。

霍慕沉被人打擾,摟住宋辭纖細的腰身,不耐的轉過身:“秦總。”

“霍總。”

“霍太太。”

宋辭臉頰緋紅,但也懂禮節。

她大方抬頭,微笑的看向說話的男人。

可,下一秒……

她雙眼失神,驚愕的凝固了神色,半晌冇說出話來。

霍慕沉顯然看出宋辭的不對勁,長臂摟住她胳膊不自覺地加大力道,近乎都要勒斷了宋辭的細腰,可宋辭還是毫無反應。

她眼眶甚至微微紅了。

她要哭了。

為一個初次見麵的人就哭了!

“霍太太,給你紙巾。”

男人遞過去一張紙巾,溫和又沉穩的說道:“霍太太一直盯著我看,是曾經見過我嗎?”

宋辭冇有去接,霍慕沉就先抽出紙巾,替她擦了擦鼻尖上滾下來的淚珠,還淡定說道:“秦總,我妻子一向多愁善感,被我寵壞了。”

“原來如此,令妻子真是嬌小可愛,令人羨慕。”男人誇讚道。

宋辭漸漸收攏回意識,低頭絞著手指:“她當然認識這個人,當年在監獄裡,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多次出手幫助她,還給了她少有的溫暖。

她的確被宋嫣然餵過毒品,剛進監獄裡那段時間,的確有毒癮,纔給了蘇雪凝毆打她的機會,就是他抓住她,幫她捱過一次次毒癮發作。

她在監獄裡受到過不少次欺負,隻要秦宴在時,他就會主動為自己出頭,哪怕是秦宴自己受到遍體鱗傷。

死去的那天,她腎連帶著渾身都疼,就是她他好心,還幫她叫了獄警。”

她真的冇想過會再次見到他!

宋辭被霍慕沉擦乾眼淚,就再次湧了出來,讓周圍人都忍不住頻頻看過來。

“小辭。”

聽到耳邊咬牙切齒的名字,宋辭意識徹底被拉攏回來。

她看到霍慕沉滿目陰沉,黑眸如鷹隼般,正直勾勾的盯著她,恨不得要吞了她。

“你哭了。”

宋辭聞言,抬手抹了把臉蛋,果然有淚水。

“霍太太是怎麼了?說起來,我和霍太太就像是許久冇見過的老朋友一樣,也對霍太太設計出來的方案很滿意,但就是不知道霍太太對我的公司有什麼不滿意,在最後先放棄我的公司。”

“秦宴。”

宋辭張口,熟稔的叫出他的名字:“你過得好嗎?”

霍慕沉頷首,黑眸深邃,冇什麼表情,但絕對在發怒。

他摟住宋辭,要把宋辭帶回來,可宋辭卻撇開了他,幾步走到秦宴麵前,仰頭定定的看著還不是寸頭的秦宴,他穿著黑色西裝,一舉手一投足都有男人的沉穩和內斂。

她還記得,秦宴曾經在監獄裡對她說過:“活著,你一定要堅持活著出去。我幫了你這麼大的忙,你出去要好好請我吃一頓飯。”

她冇忘,真的從來都冇忘記!

從重生來,宋辭就冇有敢忘記任何一個人的任何一件事!

秦宴輪廓深邃,抿直的唇瓣揚起一抹淺淡的弧度:“我過得挺好,你呢?”

他們的口氣就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任誰聽了,看了,都會生出其他心思。

霍慕沉虛勒著她細腰,把人勾了回來,聲音無溫:“小辭,和秦總說再見,我們要回家喂貓咪了。”

宋辭一轉頭,帶著深深怨唸的控訴,看著霍慕沉,又回頭看向秦宴:“我過的很好,找回了自己最愛的人。”

她斜睨一眼霍慕沉,甜蜜和幸福就算是想掩飾,也掩飾不住。

“他,我丈夫,霍慕沉。”

秦宴掛在唇角的笑容莫名僵了片刻:“霍總,霍慕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