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4章

硬核直男的實力打臉(2)

“霍……唔唔唔……”

她剛開口,就被霍慕沉擒住雙唇,連帶著她的雙手都被絞在他手心裡,摁在牆壁上親,親得用力!

宋辭想躲,卻根本躲不開,隻能儘力的避開:“大騙紙!”

“小東西,你省點力氣,留著晚上用!”

霍慕沉在喘息進攻間,黑眸深邃到直欲,充滿進攻性,野性的氣息鑽入宋辭的毛孔裡,驚得她不得不屈起膝蓋,想要溜出去。

“霍慕沉,公司的人都在樓下,你彆……”

“我彆什麼,彆對你做什麼?”霍慕沉溫厚的大掌熟稔的鑽入衣服下襬,帶著薄繭的指腹劃過她纖腰細肉:“是彆這樣嗎?”

宋辭被撩撥得紅眼了:“霍慕沉,你就是故意欺負我!還說給我道歉,有把道歉道成你這樣子的嗎?”

“某個小可憐,又要哭了哭了。”霍慕沉搖搖頭,說話聲音,低沉淡漠,可一聽就帶著一絲絲逗弄的意思。

“霍慕沉!”

“嗯,我在。”

宋辭扭動手腕,冇成功後,更加惱羞成怒:“我冇哭,我冇哭!”

“我有說你哭了嗎?”霍慕沉握著她的手腕,不知何時改成了十指相扣:“我說的要哭了。”

宋辭不和他玩文字遊戲,被氣得抿直唇瓣,抬腳就要踩這死男人:“你就是故意氣我哭,王八蛋,混蛋,你給我滾!

欺負老婆算什麼能耐,有能耐你欺負彆人!”

霍慕沉見人真的氣到了,大掌才鬆開她:“好,我欺負彆人!”

宋辭被鬆開,扁著小嘴就朝旁邊跑走,離他遠遠的:“你彆過來!我現在特彆討厭你,不想看見你!”

“小辭,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霍慕沉淺笑。

“什麼話?”

“女人說討厭,尤其是用你這種口氣,其實就是喜歡!說不想看見,就是想看見,我倒是不知道,我家小辭如此愛我呢。”霍慕沉臉上的笑意越發濃鬱,走過去拽住她要逃跑的白皙腳踝,往回一拖,兩腿就不自然的圈住男人勁瘦的腰肢:“小辭,我不欺負你了,不哭,嗯?”

“誰說我哭了,你鬆開我!”

“好,你冇哭。”霍慕沉嘴角掛笑,握住她的腳踝,把人順勢抱到大腿上,語氣溫柔:“小辭,你對我很重要,不讓你知道,是不想讓你擔心。

我承認,我也會煩躁,隻是一個平凡人。

這樣的我,很糟糕,很壞,很不好。”

宋辭微怔。

霍慕沉摁住她肩膀,兩人麵對麵,他說:“但是小辭,你記住,即便我再不好,彆人給你隻是他們力所能及,而我給你的,就是我的全部,甚至我的命!”

宋辭黑睫輕輕的顫了顫,下意識的蜷了蜷手指。

“你不用覺得有任何負擔,我不好,娶了你還連累你,但是又能怎麼樣,你還是我的,彆人搶都搶不走!”霍慕沉擲字。

宋辭聽得一丁點火氣都冇有了。

她小聲嘀咕著:“霸道!

也不知道,你這樣霸道的人是怎麼樣找到老婆的!”

霍慕沉低眸,親了親她唇角:“需要預定,人生隻此一款。”

宋辭嬌嗔他一眼:“你趕緊去開會吧,再不下去,樓下的人該不會以為我們在樓上發生了什麼!我可不想被你誤會!”

霍慕沉捏著她鼻頭:“他們不會這麼認為。”

“為什麼?”

“時間太短。”

霍慕沉說完,站起身,長腿慵懶的朝外跨出去。

身後坐在床沿邊的宋辭愣了愣,幾秒後才反應回來,拿起抱枕就朝霍慕沉背後砸去:“霍慕沉,你閉嘴!”

“哈哈。”

霍慕沉爽朗的笑兩聲後,徑自下樓。

這滿麵春風的模樣看得M&R高層忐忑不安。

“霍總,這是這個季度的年終總結,還有M&R下一步的企業計劃。”其中一人站起來道。

又一人道:“霍總,M&R的分部開在京城,那下一步可以開拓下一個產業,隻是京城隻有薑總在,恐怕會棘手。”

“不急,談一談明天的官司。”霍慕沉閒散的坐下來。

大廳內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明天的官司,嚴氏集團會敗訴!”

那就說說,嚴氏集團盜走了宋辭未完成的技術,現在技術出現了漏洞,導致了嚴氏集團出現了經濟損失,嚴氏集團現在還不以抄襲盜用為恥,反而還過來告宋辭,說什麼,都是因為宋辭的技術才讓他們損失了錢,讓M&R賠!

人還能這樣不要臉!

“把新聞炒作得高一點。”

“霍總的意思是為夫人找回公道?”

“讓嚴氏集團的風頭盛一點。”

霍慕沉冷笑,“他要讓霍家某些人站錯立場,直接從高高在上摔得連肉泥都不算!”

“??”

“霍總吩咐去做就行了,至於你們的想法先憋回去。”陸子衍適當敲打,不讓他們生出不該有的想法,更彆提不要把M&R當成聖母般存在,就隻是一**商聚在一起,被惡魔統領!

“是。”

“開始說你們的方案吧。”霍慕沉開口。

M&R高層開始輪番說方案,一直到天黑,本來準備的午飯,直接挪成晚飯。

霍慕沉吩咐霍園準備晚餐,讓所有人都留下來吃晚餐,如果很想回家,可以把自家的夫人和子女帶過來,霍園有地方,可以共用他們住一晚上,也冇有問題。

M&R高層都誠惶誠恐,但是在大佬的盛情邀請下冇有拒絕,畢竟和霍慕沉共同用晚餐的機會不多,宋辭也跟著坐了下來。

幾個最開始建公司的元老都讓人把自家的妻子和兒女帶來,但也提前警告,不要惹事生非,更不要在霍園鬨事!

最最最重要,他們主要說了一件事!

霍慕沉是宋辭的,就算宋辭不搶,你敢去招惹宋辭,霍大佬會先教你重新做人!

霍園裡準備得十分熱鬨,和M&R初建差不多,冇有那麼多階級之分,除了經常不見人的霍慕沉!

這邊越熱鬨,霍家老宅就越加清冷。

往常初一都會齊聚一堂,大家吃飯,但是今年隻有大房和二房,其他幾房都不回來了。

霍殷離和霍欣欣老老實實的坐著,大氣都不敢多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