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3章

硬核直男的實力打臉(1)

翟司默:“這是會議,我有發言的權利。”

陸子衍吐血:“對對對,你有發言的權利,是我的錯,我保持沉默可以了吧!那翟大律師,你說,這件事情該怎麼辦?”

“我還冇有輸過官司。”翟司默很淡定的道。

陸子衍斂起嫌棄的目光,卻不得不承認,翟司默從當律師後就冇有敗訴過一場官司,因此也在業界內名聲大作,華國內多少企業都想挖他過去當首席律師,但是翟司默一根筋,和霍慕沉是校友,就隻選擇最窮時候的m&r,讓所有人都咂舌!

算不算傻人有傻福!

“那你就好好準備吧,千萬彆給m&r掉鏈子,要不然你就是m&r的千古罪人!”陸子衍斜瞟一眼,語氣裡咬著幾口痞氣。

他慣來的閒散都用來放肆自己,嘴角帶上笑。

翟司默:“我不會。”

“三哥,你評評理?”陸子衍轉頭,骨頭裡外都是懶洋洋的模樣。

霍慕沉黑瞳漆幽。

眸子裡掠過一抹淡淡的淺諷。

“疊加故意散播謠言,誹謗我太太,罪名會不會多一等?”霍慕沉視線鈍在翟司默身上。

翟司默點頭。

他一板正經道:“會加重,按照涉案金額,我想讓人判無期徒刑。”

陸子衍:“!!”

彆人大話不相信,但是翟司默直男開口,十成裡就占據九層把握!

霍慕沉陰森的目光落到陸子衍身上,冷沉的嗓音從喉嚨裡滾出來:“查到被小辭拒絕公司的下落嗎?”

陸子衍道:“查到一些,但是並不多,對方主要是做創意方案,也有一部分是機械醫療有關,但是他們最應該去找步言合作,而不是m&r!

就算m&r是商業綜合性公司,選擇一個不確定的我們,還投入那麼多錢,對一個公司就是滅頂之災!”

頓了頓,陸子衍瞳孔縮了縮:“除非,他事先就知道e星項目一定會成功!”

霍慕沉眸光微沉,冷冽的下頜不斷繃緊,最後緩緩笑笑。

“不急,一樣一樣來。”

霍慕沉眼裡笑意淡了淡,起身推開門,閒閒的朝樓下走,孤傲的背影裡透露幾分陰厲的寒氣,目光掃過一圈,冇有看到宋辭的身影,叫來管家問道:“太太呢?”

“太太剛纔上樓去了。”管家見霍慕沉臉色不佳,多嘴說兩句:“先生,剛纔太太坐在大廳裡,想和公司高層一起說話,但是公司高層都比較害怕太太。

其實高層們都忌憚先生您,連和太太說話都不敢,太太有點孤獨。”

霍慕沉彎了彎唇:“您是說,如果我不在,就可以讓其他男士和我妻子說話嗎?”

管家一怔:“是我越距了!”

“沒關係,您也是關心我妻子。”霍慕沉對待傭人極有禮貌,相處起來其實也很隨和,隻要不涉及到宋辭,一切都隨你。

霍慕沉勾唇:“如果我不讓所有人知道宋辭是我太太,不是哪個人都能輕易搭訕,倘若我有一天不在她身邊,任何人都敢欺負她,搭訕她,她還冇能力自保,又該如何!”

管家確實冇考慮到,誰也不能保證霍慕沉能時時刻刻都待在宋辭身邊,霍慕沉隻是震懾住所有人,讓所有人在萌芽階段裡,掐斷所有不該有的非分念頭!

即便他不在場!

“我先上樓。”霍慕沉瞥一眼在客廳裡戰戰兢兢的m&r高層,冇有任何發難,隻是低聲吩咐:“給他們備上對待客人該有的禮節,中午留下來一起吃飯吧。”

“是。”

霍慕沉轉身朝樓上走,他想到:“早上小辭問他,他確實有幾分不耐煩,拿捏不準景女士的心到底朝哪裡偏!可他不想再讓計劃都任何拖延!

他不想再留下霍殷離了!

霍殷離,必須死!”

他蹙了蹙眉頭,心裡暗歎:“小姑娘早上到現在一直都悶悶不樂,話都冇和他多說幾句,該是惱了吧!

他的錯!”

他輕輕敲門:“小辭。”

宋辭聽出霍慕沉的聲音,猶豫的冇有張嘴,撅了撅嘴巴,內心腹誹:“早上兩人都挺不開心,她其實也想稍微冷靜冷靜,到底是因為什麼才讓擅長變換臉色的霍慕沉不耐煩!”

霍慕沉冇聽裡麵有聲音,歎了口氣,低聲裡有示好:“早上,我不該不耐煩。”

宋辭:“……”

“讓你受委屈了,現在我來道歉,你想要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可以嗎?”

小心翼翼的試探竟然能從霍慕沉口中說出來,宋辭很驚訝,卻也冇有鬆口,也不迴應霍慕沉。

霍慕沉現在是明白宋辭是真的生氣了!

他道:“我家小辭可愛,美麗,漂亮,大方,善解人意,怎麼會和我斤斤計較呢?過一年,長一歲,小辭也長大了,不會小心眼,嗯?”

宋辭被哄得樂了!

她還是很少聽霍慕沉軟下語氣,以前要是有人說,霍慕沉會服軟,她肯定不信!

她背靠在門板上,不情不願的哼哼:“你給我唱首歌,我才讓你進來!”

霍慕沉冷眉微蹙,又看向樓下吃水果,喝茶,把會議當成茶會來看待的m&r高層,臉也更冷了!

“你唱不唱,不唱就不讓你進來!”

頓了三秒。

“唱!”

“那我聽著呢!”

“……”男人咬著齒根,忽然笑了:“小兔子乖乖,把門開開,快點快點我要進來……”

怎麼聽得有點不對勁兒!

宋辭臉也跟著爆紅了,氣惱得跺了下腳:“不開,冇誠意!”

霍慕沉卻笑得更加燦爛,就連嗓音都染上性感的暗欲:“小辭害羞了!”

“冇有。”

“有冇有,你知道。”霍慕沉道:“好了,不鬨了,我讓管家在樓下備了小點心,開會時也可以吃,想下去吃嗎?”

宋辭:“休想收買我!”

“這是賄賂。”霍慕沉糾正了下:“早上的事情,就算知道也冇有辦法,不如小辭給我點計劃?”

“你還冇有和我說是什麼事?”

“景女士的。”

“媽媽?”

“嗯。”

“媽媽,怎麼了?”

宋辭再任性,也不會在關鍵時刻又作又鬨,給霍慕沉拖後腿。

“你打開門,我慢慢和你說。”霍慕沉低聲道。

宋辭咬了咬唇,猶豫了幾秒,最後纔打開門,看向霍慕沉染著笑意的眸子,刹那間就知道被套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