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7章

可是臉也是真疼!

嚴白川挽起唇角:“何明,你再去買點蛋糕回來。”

何明低頭道是,出門前告誡自己:“下次不能再和先生吃飯,看看把先生餓成這樣了!”

何明一出門,就遇到一群粉絲,都是一群小姑娘。

她們攔住何明,為首的還淚眼汪汪:“白川小哥哥是不是在樓上,你是他的助理吧!”

何明被一群女孩子包圍在中間,木訥的點點頭。

“白川小哥哥最近怎麼樣,我們都是白川小哥哥的粉絲,知道他是為情所傷,希望能幫他們做點什麼。”為首的女孩子哭得稀裡嘩啦,我見猶憐:“我們都不能讓小哥哥白白受欺負,但凡需要我們做什麼,隻要我們能辦得到,我們一定為小哥哥做到!”

何明想起先生的吩咐,隻是疏離開口:“那能麻煩你們讓一讓嗎,我現在要給嚴總買蛋糕和零食。”

“這個交給我們,我們去買。”

她們立即道。

何明攔住那個女生:“不用,這點錢不需要你們破費,如果你們真希望幫助到先生的話……其實先生想要的也不多,是一個人。

那個人和他青梅竹馬,但是半路被人搶走,這件事不能怪那個人,隻是那個人失憶,並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那然後呢?”

“先生為情所傷,婚禮前夕被搶走新娘,能不難受嗎?”何明道。

“怎麼能這樣!霍慕沉也不太不要臉了,如此對待小哥哥,就不怕遭到報應嗎!”

“就是就是,就算他長得帥,現在也不妨礙我很討厭他!”

“我們一定會為白川小哥哥達成心中所想,絕對不會讓霍慕沉贏走人!”

“我先去買蛋糕和零食,如果你們想要和我上樓看望先生,那請稍微小點聲。”

一個小團體聽到何明的話,都賣力的點點頭。

嚴白川還坐在病床上,細細的看著官司合同上有冇有問題,可緊接著就接到了圍脖的推送訊息。

“知名女星當小三,新年夜求名分被正室打!”

“黎靜演技高超,霍太太演技更加高超,c位出道!”

兩條圍脖明顯矛盾,明顯人都願意相信前者,讓一個深情不悔的人設崩塌就在一秒鐘!

圍脖一分鐘更新一次,隻是幾分鐘後,黎靜又被爆料出係景家親人,第一條謠言不攻自破,宋辭也在圍脖上特意艾特黎靜,感謝她特意教她演技!

外人看不出來,但是黎靜和知道真相的幾個人都明白宋辭就是在撒謊!

哪有什麼教演技!

哪有教演技,使勁兒朝人臉上呼巴掌!

黎靜的粉絲也跳出來:“這分明是真打,把我家黎美人的臉都打腫了!”

“道歉,出來道歉!”

宋辭跳出來,再次艾特黎靜:“黎小姐的化妝技術超級高哦,都把自己的粉絲給騙了!”

黎靜坐在梳妝檯前,看著即便用冰塊都無法消腫,雙眸噴火的盯緊手機上的圍脖,又看向熱搜上十條有八條都是她,氣得直磨後牙槽:“宋辭,你太過分了!”

熱搜是全占了,可是臉也是真疼!

她卻隻能憋著胸口裡這口不舒服的氣,回覆給宋辭:“謝謝霍太太,你的演技也是真好。”

宋辭看到回覆後,順手點了讚,謠言也是不攻自破!

她想:“熱搜也送給黎靜,嚴白川打她的官司也被壓下去,簡直一舉兩得!”

“噔噔噔!”

“你什麼時候把猛料發給我!一千萬都到賬了!”

突然接到這條訊息,宋辭一拍腦袋,她差點忘記還收了人家一千萬,隻是她有幾點疑問:“黎靜是娛樂圈中人,挖她的熱搜還有點搞頭,但是她一個圈外人,爆料豪門的狗血三角戀,隻會被大佬往死裡整!

況且,這人好像很不希望網友們把她和霍慕沉,嚴白川三人的事轉移到黎靜身上!”

他想讓所有人關注官司!

宋辭內心泛冷,瘮瘮的笑了出來:“總有人想讓她不好過,那就麻煩他在年對麵待著吧!”

她回覆道:“馬上馬上,但是這些都是圖片,你確定你要直接發出來?”

對麵顯然不耐煩了:“當然!

你到底能不能給,不給的話,信不信我現在就去告你!”

“不不不,我能給,隻是我在想,有人出兩千萬,我要不要把料賣給他!”

“你想坐地起價!”

“我不漲價,不過我好奇,你們為什麼那麼關注宋辭,她也算是豪門了,就算你們再不忌憚,可是我忌憚,我害怕他們報複我!”

對麵:“就宋辭也頂多會騙一騙網絡上那些蠢貨,還能騙得了我?”

宋辭:“……”

她現在就在騙你呢!

“你隻需要把猛料發給我,剩下的我來操縱,要是料比較好,我會考慮以後都用你。”

宋辭勾了勾唇:“好。”

她放下手機,張口就喊:“媽,我記得您小時候愛好攝影,給我和慕沉拍過不少照片,相冊現在在哪裡?”

大家都在等年夜飯,景連兮在廚房幫忙,乍然聽見宋辭喊她,心頭多了抹親切感,在景家冇有那麼多規矩,也不必吃飯也要中規中矩,鬥智鬥勇。

景連兮放下餃子,抹了把手,出來就見到宋辭笑成大太陽:“在樓上,拐角處的小房間,那房間的鑰匙在慕沉手中,可是也好久都冇有進來過,估計在他的書房還是哪裡,你找他要就行!

那個小房間,他平時都不準許我們進!”

“好。”

宋辭接過景連兮手中的糖塊,吃了顆大白兔奶糖,朝樓上飛奔而去。

推開霍慕沉的門,人不在。

宋辭無聊到翻來翻去,霍慕沉的書房規矩到見不到一絲一毫的淩亂,就連成摞的英文書都能一厘不差的擺放在書架上。

她踮起腳尖,小碎步的到他的辦公桌前,一眼就看到掛在水晶樹上的鑰匙,不禁愣住:“霍慕沉會把鑰匙放在這麼明顯的位置嗎?

還就在桌子上!”

不管了,先拿走再說!

宋辭拿過鑰匙後,折身去拐角的房間裡,她小心翼翼我的推開門,撲麵而來是無邊無際的黑暗,房間裡漆黑到伸手不見五指,隻能藉著走廊裡微弱的光看到屋內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