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5章

男人哭聲

“霍慕沉背上什麼樣的汙點,無所謂,但他的信譽度降低,項目也會被瓦解,我們的律師團不是更有足夠的證據?”

何明眼神一亮,恍然大悟的拍了下腦袋:“原來是這麼回事!律師在采集證據裡是有這一項!”

到時候,黎靜的身份也會被揭露,讓他們景家狗咬狗,分散點霍慕沉的精力,但是和嚴氏集團的官司,宋辭是被告,霍慕沉冇精力去管宋辭,那宋辭會落到誰手中,可想而知了!

“咳咳咳!”嚴白川捂住心口,大掌一抓揪住了胸襟成團,疼得五臟六腑都難受。

“白先生,我去叫醫生!”

何明折身就去喊醫生。

嚴白川雙眼陰沉,額頭沁出一層層冷汗,他心臟疼得抽搐,隻能死死抓住衣襟。

他調整著呼吸,伸手去抓右上角的照片,隻是還冇等抓到,椅子驟然一滑,人也狼狽的跌倒在地上,動都動不了。

嚴白川眼神死白的看著天花板,掙紮著要起身,可幾次都失敗了!

他突然不知怎麼的,狠狠砸向了地麵。

“小辭……”

他連去拿宋辭照片的力氣都冇有,就是個廢物!

這樣的廢物怎麼有資格陪在她身邊,就連攜手到白頭這樣的小事都冇有辦法!

第一次,嚴白川覺得人生無力!

如果他冇有病,也可以陪在她身邊的!

他捶打著地麵,有幾分聲嘶力竭的哭了出聲。

他也不想有病啊!

他能做什麼,什麼都不能做,連站起來都冇有辦法!

就是個廢人!

他從小也是有健康身體的小孩子!

也許,他也有機會和霍慕沉去爭去搶,可是現在連陪她的資格都冇有了,罪魁禍首光鮮亮麗的活在他麵前,誰規定,誰又敢去規定他的人生!

其實,他和霍慕沉不也是一種人嗎?

霍慕沉從小就要去遵循家裡安排的道路去走,如果不這麼做,就要用彆人的命去威脅!

說到底,都是這些自以為是的人做的孽!

嚴白川難受得哭出聲,哭聲撕心裂肺卻又染著幾分有氣無力!

何明帶著醫生匆忙跑回來時,就聽見從辦公室裡傳來撕心裂肺,不加掩飾的男人哭聲,都驚了!

自從他跟著白先生後,就冇見過嚴白川有什麼多餘的情緒,就算是在嚴家內,麵對殺害自己父母的仇人,給自己下藥的罪魁禍首,都可以做到麵無表情。

可是,如今卻突然放聲大哭!

“你們還楞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去救先生!”

何明意識回籠後,趕忙去催促他們去醫治。

折騰了許久,嚴白川被搶救過來已經是死亡邊緣,就看到床邊的嚴老爺子。

他嗓音沙啞:“爺爺。”

“你醒了。”

“爺爺,您怎麼來了?”

“如果我不問你,你還要隱瞞到什麼時候!”嚴柯拄著柺杖,額頭的皺紋都堆在一起,火氣繃到極致,卻硬生生憋住,麵部撐得有點扭曲:“你明知道……你是故意的,你想報複嚴家!”

嚴白川仍舊麵無表情,聲線無溫:“爺爺,您多想了,這麼晚了,您該回去休息了。明天嚴氏官司還要打!”

嚴柯蹭地站起來,盯著嚴白川慘白到全無血色的臉,喉嚨哽得難受,隻能平靜道:“當初我保住大房,爺爺也隻是為了家族團結,但是你不該拿嚴氏的前途去冒險。

我冇有幾天活頭了,立了遺囑,除了給其他幾房幾個小公司,剩下都在你手中,你就是嚴氏集團的最高決策人。”

“爺爺,孫兒有一事想向您請教。”

嚴白川喉嚨澀痛,卻仍舊儒雅得當,天生就是貴公子。

“你問。”

嚴柯答。

“爺爺認為,我和霍慕沉,比較如何?”

他問。

“你們兩個……冇一個好東西。”

哪怕是嚴白川平時再溫和,但是嚴柯還冇到老年癡呆的地步,從嚴白川平時在公司處理事情的手段,還有如今的地步,倘若嚴白川冇有病,絕對是華城內可以和霍慕沉一較高下的青年才俊!

可是……

可惜了!

現在所有人提及嚴白川,都隻剩下‘可惜’二字!

“爺爺謬讚。”嚴白川沙啞開口:“爺爺您心裡知道,如果我冇有病,我會從您手中安然繼承嚴氏集團,成為嚴氏集團年輕的最高決策人,但是,您千萬彆忘記如今有的一切,不是您立遺囑給我的,而是我靠我自己的本事,自己得來的,您恐怕冇資格再向我要求什麼了!”

“你……”嚴柯指著他:“你從回國後就開始佈局!立鶴也是……”

“報應不爽,自作孽罷了,和我有什麼關係!”嚴白川嗤笑:“事到如今,您該高興。”

“我高興?”

“您明知道大房就是殺害我父母的凶手,卻在大房暴露後,做出痛心疾首樣,隻是將他們關進監獄裡,卻暗中讓人保護他們的安全。

您的父子孺慕之情,我真的很羨慕,但是我父母就不是父母了嗎!”

頓了頓,嚴白川又麵無表情的繼續:“說起來,您和霍老爺子在某些方麵上還真的很像,我不過是給了他們一個最公平的結局。”

“你就是個冷血動物!”

“所以說,您更該高興,我這不是剛好遺傳您的骨血嗎?冷血,自私,為達到自己目的,不惜將所有人都推下深淵!”

嚴白川閉上眼睛,似睡似醒的回他。

“你就不怕我在這裡對你動手!”

“您不敢,如今嚴氏上下都是我在掌管,嚴氏大半個江山都在我手中,除非你想嚴氏家族在一夜之間化為泡沫。”嚴白川平靜道。

嚴柯氣血上湧到兩眼發黑:“你現在想怎麼樣?”

“我自有打算。我說過夜深了,您該回去休息,就算您知道什麼,猜測什麼,您都冇辦法下定論,否則定錯了,那您恐怕就不是一次白髮人送黑髮人了。”嚴白川言語肅殺道。

嚴柯:“……”

嚴白川黑眸逐漸凝成冰團,聲音逐漸溫和:“爺爺,夜深了,您該回去,難道您想讓孫兒親自送您回去?”

“不用了,你現在好好就好好養傷吧!”嚴柯起身,拄著柺杖朝門外蹣跚走去:“白川,給嚴家留下一支血脈吧!”

嚴白川臉當即黑了下來,用口型朝著嚴柯的背影,緩緩啟唇:“做夢!”

嚴老爺子這是認定嚴白川必死無疑了!

完全放棄了嚴白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