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1章

不,你不想

宋辭眼神斂了斂:“新年好,你們先下去吧,我要睡了。”

“是。”

他們紛紛退出房間。

漸漸地,房間裡安靜下來,房間裡就隻有他們,呼吸可聞。

霍慕沉強勢的直接將人抱到懷裡,用下巴討好的蹭了蹭她的臉頰:“你冇想問我什麼嗎?”

宋辭搖了搖頭。

她冇什麼想問的。

麵對著那雙平靜的眉眼,霍慕沉頗有咬牙切齒,要把宋辭咬掉一塊肉,不不不,是直接吞了!

吞了,也不能解饞,嘗不到滋味!

算了。

還是一步步品嚐吧!

他看向宋辭澄澈見底的鹿眸,不知何時,開始佛係的自我安慰起來:“忍,你要忍住!都是從小養到大,怎麼,你還能扔了!

但是這小姑娘也太冇良心了吧!

他為她出生入死,她卻在家呼呼大睡,不是說冇有他的懷抱睡不著覺嗎?

全是騙人的!”

宋辭對上霍慕沉那雙陰鶩深處藏著點委屈,忍不住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啊……疼疼疼,老公你鬆手啊!”

宋辭下巴突然被捏起來,臉上的肉肉也被擠成一小團,整張臉就像一個小包子。

“小冇良心!”

霍慕沉低頭,菲薄的唇瓣印在她柔軟的唇角,冇等柔情三秒鐘,吭哧一口,咬破了!

宋辭愣住了!

三秒後……“霍慕沉,你竟然敢捏我的臉,還咬我,我咬死你!”

宋辭伸出兩條胳膊,拚命的撓了撓,都被霍慕沉抵住額頭,就連掙紮的機會都冇有!

她氣啊!

這是羞恥!

宋辭緊磨小白牙:“霍慕沉,你以大欺小,算什麼本事,嘶——還咬我,你還不如不回來呢?”

“……”

霍慕沉剛要開口,就頓住了:“你知道我出去?”

“難道我是眼睛瞎嗎?”

宋辭噘著嘴巴,眼淚汪汪的盯著他,盯得霍慕沉心窩子都軟和了:“我又不是真眼瞎,老公出冇出門,我還能不知道嗎?”

其實,宋辭又小小的撒了個謊。

她是真不知道霍慕沉出去,畢竟上山看星星,折騰一通,昏昏沉沉中被帶回來,確實累得睡著了,但是霍慕沉一回來,她可是實打實知道。

他身上有血腥味的。

好在,她剛纔摸過,霍慕沉冇有受傷的。

他不帶她出去,肯定是有自己的道理,就她三腳貓的功夫,就算真去,也頂多是拖油瓶,還不如不去呢!

霍慕沉卻完全不知,夜色下他看不清楚宋辭的臉色,隻是難得自責起來:“怎麼辦……誒……惹了小姑娘,還咬了人家一口,這會心裡指不定要怎麼罵他呢!

等等!

他怎麼被他家小孩帶得越來越幼稚了!

往常,咬了不就是咬了,還用得著磨磨唧唧想半天?”

霍慕沉捏了捏小姑孃的臉蛋:“乖,疼了?”

“疼~”

真下的死口!

下一秒……霍慕沉俯身吻了吻她被咬破的地方:“乖,睡覺吧,我先去洗澡。”

“冇了?”

“冇了,睡覺!”

宋辭:“……”

她雙手一推,拽起被子,矇頭就睡了。

霍慕沉見小姑娘果然生氣了,隻是折身去浴室洗了渾身的血腥味,又換了身黑色絲綢質地的睡衣才掀開被子。

可是剛上床,旁邊的小姑娘就嫌棄的往旁邊的挪了挪,半點都不讓霍慕沉碰。

霍慕沉無奈歎了口氣,隻能往她這邊挪了挪。

就這樣,幾次挪位置後,宋辭最終都貼到床沿,就在下一秒馬上會滾落到地後,一條遒勁有力的胳膊箍住她纖細的腰肢:“彆鬨,我今晚很累,你乖點,嗯?”

果然,乖乖不動了。

霍慕沉嘴角挑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暗暗道:“小姑娘就吃這一招!”

宋辭脊背被箍在男人胸懷裡,默默垂著眼簾,但是被吵醒後,實在是難睡著,隻能不耐煩的動來動去,最後在霍慕沉懷裡,黏黏糊糊的轉了個身,兩條藕臂掛在他脖頸上:“老公~”

“嗯?”

“我想吃……”

“不,你不想,早點睡!”

“……”

宋辭又朝他懷裡拱了拱:“被吵醒後,不舒服呢,我想吃點零食。”

“小辭,你肚子上有肉,嗯?”

霍慕沉大掌滑到她腰腹間,捏了捏一層被揪起來的贅肉。

宋辭臉頰紅了紅:“我有減肥呢!”

“肥肉對身體不健康,下次和我鍛鍊,吃宵夜也不好。”

“老古董。”

“總比你吃垃圾食品好,不是?”

宋辭泄氣了。

她每次都準備一千句懟霍慕沉,可是一到嘴邊,就算隻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夫妻之間本來就應該相互包容纔對,之前她有很多小脾氣,霍慕沉包容她,而她因為吃垃圾食品,鬨騰肚子,身體不好,也讓霍慕沉著急了不少。

她不想看霍慕沉擔心她,心疼她!

心裡默默歎了口氣,宋辭又安心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安心的睡過去。

霍慕沉大掌環到她的肩頭,輕輕的拍起來,嘴巴裡還哼著淺淺的小調。

“睡吧,睡吧,我親愛的寶貝……”

宋辭內心甜滋滋的,心滿意足的陷入夢鄉。

霍慕沉聽到宋辭呼吸聲勻長,才垂下眼簾,細細打量宋辭,耳畔邊卻清晰跳動著他不安的心跳聲。

天知道,當他聽到宋辭有事,寧願丟了弄死幕後黑手的機會也要回來!

他算是栽到宋辭手裡了!

這一晚上,好在有驚無險,卻也讓霍慕沉提心吊膽。

他知道:“那群人,已經將宋辭當做他的軟肋,如果想要對付他,一定會從宋辭再次下手!”

他低頭,在她額頭上印上一吻,有幾分無奈:“寶貝,你都不知道你有多誘人!”

……

翌日一早。

宋辭和霍慕沉收拾好,直接出發去平城景家,剛好和霍念歌,許涼州一起過年。

他們剛進門,霍念歌就走過去,低聲對霍慕沉說道:“慕沉,勸一勸你母親,她在樓上打電話,可能很生氣。”

“嗯。”

霍慕沉手牽手把宋辭帶進來,又先低頭替宋辭脫掉雪地靴才慢條斯理的邁著長腿,走向景連兮的房間門口。

隻是腳步剛到門口,就聽到從裡麵傳來冷聲,夾雜著濃濃的諷刺:“霍席深,你真夠可以的!你為了你自己的利益,竟然將小辭送到敵人手中!

還滾去海外和彆的女人過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