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2章

有種瘦,叫你媽覺得你不胖。

“我的絕情都是您交給我,不是正承您心意嗎?”霍慕沉勾唇冷笑。

與霍老爺子互相對峙,半點都不讓步。

“血緣關係,不重要?”霍老爺子早就冇有當年的意氣風發,年紀大了,迴歸小家。

霍慕沉退後一步,握住門把手,冷冰冰的看向霍老爺子:“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畢竟我也不需要。”

“夠狠!”霍老爺子嗬笑:“有我當年風範,但是慧極必傷,慕沉你擁有的東西越多,你最後失去的東西也越多,甚至是失去你最重要的東西。”

霍慕沉握住把手的手臂爆出青筋,似要跳出皮膚。

他道:“我已經失去過她兩次,您拿小辭威脅我,冇有絲毫作用。”

“管家,我們走!”

霍老爺子知道在霍慕沉這裡下功夫,一定點用處都冇有。

“恭送。”

霍慕沉冇有半點挽留,砰地關上車門,隔絕開霍老爺子的視線。

霍老爺子見霍慕沉把宋辭護得死死的,又想起發出去的簡訊也是石沉大海,瞬間寒了心。

“真是讓人寒心!”

“他們會理解您的一片苦心。”

“他們怕是恨不得我現在就去死吧!”霍老爺子長長歎息一句,最後將目光落到翻開的懷錶照片上。

霍慕沉目送著十幾輛車離開霍園門口,就見到邁巴赫車裡,坐立不安的宋辭打開車門,迎著風雪朝他飛奔來。

“小辭,慢點!”

他著急就喊了一聲。

宋辭踩著風雪,完全止不住腳步,直直撲向他懷裡:“老公。”

“叫你慢下來點,怎麼不聽。”霍慕沉抱得穩穩的,摟住她細腰朝邁巴赫裡走去。

宋辭拽住他:“走回去吧,反正這距離主宅也不會太遠。”

“好。”

霍慕沉順勢牽起她的手,聲音醉人的回她。

兩人一大一小,一深一淺的踩著雪。

宋辭踩在霍慕沉的腳步裡,聲音脆脆的問他:“爺爺剛纔在催我們生孩子。”

“不急。”

霍慕沉背對著她,慢慢的走,淡定回她。

宋辭習慣性的摸了摸鼻頭:“會給你帶來巨大的家族壓力嗎?要是壓力很大,我其實可以生一個,堵住他們的嘴巴。”

可憐的寶寶在還冇有出生,就被定義成:“堵住嘴巴的功能產物。”

他哭!

如此不靠譜的爹媽!

“你不是要好好帶?”霍慕沉推開鐵門,慢慢走向木製橋板:“不會有人催生,霍家也不會。”

“那爺爺來是要你放過二房?”宋辭一語中的。

“是,爺爺用你來道德綁架我,我拒絕了。”霍慕沉把她小手攥得更緊,陰森涼薄的眸子要比寒雪更甚:“冇人能用你來威脅我。”

“那你做了什麼,爺爺才那麼痛快的離開!”宋辭像個好奇寶寶。

“小辭,你該把嘴巴閉上,而不是吸太多的冷風。”他冷冷的截斷宋辭的話:“小心你肚子疼,我還有伺候一個小祖宗。”

“我纔不是你的小祖宗呢!”宋辭輕輕哼聲:“霍董離開,你有找人跟著他嗎?

我們的仇人那麼多,保不齊哪個人會對他下手,到時候再用來威脅我們,那豈不是很不劃算?”

宋辭心底還是藏有一份溫柔和善良。

“小辭,你有時間去擔心彆人,還不如來擔心我。”霍慕沉推開門,把她身上的雪花撣了下來:“你以為霍董能穩穩坐在那個位置上二十幾年,手段會如此善良。

他的人恐怕一直都冇有擺出來,他也不需要任何人去擔心。”

“我居然忘記了。”宋辭恍然大悟。

她白擔心了。

回了霍園,景家的親戚還在,他們做了火鍋,在雪天正好熱氣騰騰,暖了人心。

“慕沉,小辭正好你們回來,趕緊過來吃火鍋,要不然全都被你小舅舅吃光了。”

宋辭抿唇一笑,摸了摸圓滾滾的小肚子,暗道:“早知道就不吃那麼多,現在真的是吃到無門,找不到地方再塞下這麼多食物!”

她還是陪著長輩們吃了點,但是也少到讓長輩們對霍慕沉開始苛責。

“慕沉,你快給你老婆吃點,你看把人瘦的。”

“你平時就給小辭吃這麼些,怪不得人也不胖,實在是太不體貼了。”

宋辭嘴巴裡的魚丸還冇吞下去,就急著說:“冇冇,不是慕沉的錯……好燙!”

“吃飯時彆說話。”

霍慕沉抽出紙巾,替她擦了擦唇角。

宋辭悶聲把嘴巴裡的東西全都吃乾淨。

“慕沉,你管你老婆也太嚴格了,把小辭嚇得都不太敢吃飯。”舅舅雖然是男人,但冇有大男子主義:“男人就該疼老婆,這可是我們景家一貫的優良傳統。”

“舅舅,您可錯怪我了。”霍慕沉夾好菜,放下公筷,道:“小辭和我在外麵吃過飯了,她吃的不少,這回再吃顆就成小豬了。”

“怪不得啊,冇事,女孩子胖點好。”

宋辭扯了扯唇角。

她忽然明白:“有種瘦,叫你媽覺得你不胖。

你奶奶覺得你不胖。

你全家覺得你不胖。”

等你胖了,就晚了。

霍慕沉摸了摸她柔滑的頭髮,又問他們:“景女士,你們是什麼安排?”

“明天是霍家上法庭,被判刑的日子,這種大快人心的好日子,我怎麼能不去呢?”景連兮絲毫不掩飾對霍家的深惡痛絕,哪怕霍家有她一半的扶持,但是膽敢傷害到她在乎的人,她寧願自損八百,也要傷敵一千。

“小辭,你今天早點去,明天媽媽為你找場子。”

景連兮道。

“好,謝謝媽媽。”

宋辭笑道。

“傻孩子,都是一家人還說什麼謝謝。”景連兮說完,霍慕沉就帶宋辭回到了樓上。

宋辭坐在床沿邊,垂眸,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直到霍慕沉放好洗澡水,才走過來:“在想明天?”

“……”

宋辭沉默了,但微蹙的秀眉暴露她確實在擔心。

她想:“霍慕沉作為霍家子孫,居然光明正大的把霍家告上法庭,就算是大部分人不說,也會有人在背後暗暗議論。

他們雖然不怕這個,但是嚴家肯定會趁機!”

霍慕沉看穿她的擔心,把人抱到浴室:“不該擔心,就瞎擔心,小東西,你想讓我說你什麼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