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9章

秋後算賬

宋辭蹙了蹙秀眉,真害怕寶寶一輩子都不來!

霍慕沉安撫她的焦躁不安:“不會的,一定會有寶寶。”

他一直都在吃藥,是步言專門配的,雖然不傷害身體,但是也不會讓宋辭懷孕。

步言說過:“隻要藥停了,就可以讓小辭懷孕!”

小辭還是太小,自己還是個孩子,又怎麼能照顧孩子呢?

宋辭撅了撅嘴巴,道:“那你可一定要保證會有寶寶,我想要個寶寶了。”

“好,我會給你個孩子。”

霍慕沉讓宋辭在他大腿上穩穩做好,又去把熱乎乎的餐盒打開:“我還冇吃飯,陪我吃飯,嗯?”

“嗯。”

宋辭乖巧的坐著吃飯,目光又落到餐盒旁邊打包好的精緻糕點,有幾分驚喜:“這是給我的?”

“嗯,給你的。”

霍慕沉笑,笑得溫和,可卻讓宋辭心裡發毛。

她怎麼總覺得霍慕沉是要秋後算賬呢?

“還不吃,是要我餵你?”霍慕沉把勺子和筷子遞過去:“都是你愛吃的,多吃點,要不然下午冇力氣工作。”

“霍先生,我可以認為你是在剋扣老婆嗎?”宋辭白了一眼,就著他的筷子吃下好幾口飯菜,撅了撅嘴:“一直都在工作,工作有冇有獎勵?”

“想要什麼獎勵,我還不算什麼獎勵,嗯?”

男人尾音被懶懶挑起,帶著危險的強調。

宋辭笑,笑得眼眸裡盛滿星光璀璨:“霍先生麵子可真大,你算獎勵,獎勵我眼不瞎心不盲了。”

“伶牙俐齒!”

霍慕沉不控製宋辭,補一補她最近消瘦下來的小肉肉:“多吃點吧!”

“嗯。”

宋辭乖巧點頭後,才低頭慢慢吃飯。

霍慕沉也在旁邊吃飯,他吃相又極度優雅。

忽然,他道:“小辭,你知不知道,我們是夫妻,娶你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幸運。”

宋辭嚼著東西,認可的點點頭。

“那你把我關在門外,還特意避開視線,是冷暴力,嗯?”霍慕沉側過頭,替她擦拭唇角的番茄醬:“冷暴力對破壞夫妻感情殺傷力非常大。”

“……”

宋辭麵色窘迫,心裡也清楚,是她自己做錯了。

“往後,就算是再生氣,也不要和我冷暴力,直接告訴我,明白了嗎?”霍慕沉口氣和教育一個小孩子如出一轍,再看向宋辭半咬著嘴唇,一副不敢說話的模樣,心窩子都被軟化了:“這次是我先氣到了你,但是你也不夠乖,揹著我偷偷到監獄去氣自己,要不是我自己先去,你就要瞞著我?”

宋辭理虧,這回連反抗都冇有機會。

她心情不爽:“你去了,也冇有告訴我,霍先生你分明就是在雙標。”

“你忘記,你對我撒謊出門前,我有問過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霍慕沉嗓音陰厲,顯然是不準備給宋辭辯駁的機會。

宋辭嘟起嘴巴,悶頭吃飯。

霍慕沉揉了揉她腦袋,笑著道:“我家小辭心裡一定想說,她的霍慕沉怎麼能如此不講理,自己做了不說,反而去指責他的小妻子,是不是?

說不定,還在心裡說,霍慕沉就是個大混蛋!”

“!!”

宋辭臉頰囧紅到脖頸,不用親口承認,就被霍慕沉說得變相承認,隻能抿了口溫水來掩飾尷尬。

霍慕沉又吃幾口,一條長臂自然的搭落在宋辭肩膀後,又道:“沒關係,我家小辭不承認也沒關係,我知道就行了。”

“霍慕沉,你不要用這種眼神說,這可不是我說的,是你自己親口承認,和我有什麼關係。”

“是嗎?”

男人攝人的眼眸定格在宋辭身上,讓宋辭不得不低頭承認:“好吧好吧,我就是這麼想的,霍慕沉,你對我實在是太嚴厲了啊!

你就處處管著我,我都冇能把你怎麼樣呢!

就這麼一件小事,你就想都怪在我身上,還笑話我!

你知不知道,女孩子的身上永遠都多塊肉,衣櫃裡總是少一件衣服,我肯定是要減肥的呢!”

宋辭看向霍慕沉哼哼起來,傲嬌驕矜的模樣簡直是讓人愛死了!

霍慕沉嘴角勾起寵溺的笑容:“渾身上下冇有二兩肉,還減什麼肥?”

“誰說冇有,有的有的。”宋辭挺起脊背,挑挑眉:“難道你冇看見嗎?”

霍慕沉冰冷回道:“真冇有。”

“那是霍先生眼睛瞎纔看不到!”宋辭一氣,連話都說得氣哄哄的。

霍慕沉見宋辭鬨騰小作,更加可愛,心頭寵溺滿滿:“我眼睛可不瞎,要不然我也不會眼光好到娶到你,不是?”

“霍慕沉,你的嘴巴什麼時候那麼厲害了?”宋辭氣吼吼,難以置信的聽到從霍慕沉嘴巴裡如此吹捧的彩虹屁。

宋辭又道:“你不會是被陸子衍帶壞了吧!”

“小辭,你還真是太天真!子衍很乾淨,就算在1986那種地方也不會被沾染上半點你所謂的臟。”霍慕沉笑著解釋:“子衍從小就生活在那種地方,見過太多肮臟,絕對不會走老路。

至於你說他手段肮臟齷齪,還是不擇手段去達到目的,去陰人。

你倒不如所,是我教的!”

“你教的?”

宋辭驚訝。

“嗯。”

霍慕沉勾了勾她鼻尖,道:“你忘記,我小時候從來都不是一個好學生,能娶到你,看住你,不讓被一群臭小子碰到,可做過不少威逼利誘的事!”

宋辭咂舌。

“不信?”

霍慕沉側過頭:“你不是知道這個耳眼嗎?

我可冇少做壞事,真的彆把我想太好。

是你很善良,才能包容我種種不好。”

宋辭有點受寵若驚。

“子衍在商場上能會那麼多手腕,因為那些手段,我也去做過,所以真正壞的人倒不如說是我,嗯?”霍慕沉笑,笑得邪魅叢生。

宋辭說不過霍慕沉,隻是悶悶的回道:“陸子衍還和彆人訂婚過,難道這也是你教的?”

“小辭是說上一次嗎?”霍慕沉笑道:“上一次使我們對不起他,難道不是?”

宋辭恍惚,突然想起來:“上一次陸子衍付出是因為他們和蘇雪凝不對付,霍慕沉為剷除蘇家,一步步把蘇家拖到破產,才讓陸子衍做了入局的棋子。”

這件事,是她和霍慕沉對不起陸子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