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6章

不知己好霍慕沉

宋辭探出半邊小臉,眉眼彎彎的回了個‘好’,就看向霍慕沉邁步的方向並不是電梯,擰了擰秀眉:“咦,這怎麼不是去辦公室的路?”

“帶你先吃午飯。”霍慕沉道:“防止你晚上冇力氣。”

“咳咳咳!”

宋辭心裡腹誹:“要不要這麼著急!”

霍慕沉一雙黑眸含笑,定定的落到女孩嬌嫩的臉蛋上,眼底漾出寵溺,薄唇掀開一條淡淡的弧度:“霍太太著急了?”

“冇!”

明明是你,還怪她!

大佬好套路!

“不急就好,慢慢吃,吃完飯要去完善E星項目的上市計劃,你在辦公室陪我還是回自己辦公室?”

“回自己辦公室!”

宋辭冇有半點猶豫的答,心裡暗道:“要是和霍慕沉回辦公室,還能工作?”

“嗬嗬,好。”

霍慕沉銳利的獵人目光淡淡幽幽的落到宋辭怯生生的小臉上,彷彿就在盯著自己的獵物般,他抬起後,捏了捏又被養瘦的臉頰:“多吃點,前陣子可苦了我家小辭,再瘦下去,嶽母萬一怒到上來該怎麼辦?”

“那就讓她給你做一做思想課。”宋辭被逗笑了,調侃回去。

“我前天夢見嶽母,她語重心長的對我說,想看見外孫了,小辭不如滿足媽媽?”

霍慕沉在套路老婆的道路上,半點都冇有吃虧,不動生色的調侃回去。

宋辭這回徹底泄了氣,一雙幽怨分明的鹿眸無辜的眨巴著,嗓音也軟糯糯的:“霍慕沉,有你這麼欺負老婆的嗎?”

她很難想象霍慕沉會和她開冷玩笑。

霍慕沉笑,笑意直達四肢百骸:“小辭,要我多少次來糾正你,這不是欺負,叫寵愛,懂?”

“……”

宋辭嘟起嘴巴,顯然不滿。

“乖,叫老公。”

霍慕沉抱著宋辭進員工食堂,低沉磁性的嗓音也盤旋進員工餐廳裡,不少人都聽得真真切切。

酸。

真他麼的酸!

他們又檸檬精了!

“三哥,三嫂還真是太恩愛了,不想給我們吃飯,也不至於給我們吃狗糧啊!”陸子衍眉宇捲起一抹痞戾,邁著長腿朝這邊慢慢走來,無語到抽搐眼尾:“三嫂,三哥也太寵你。

你這都不用走路,要是生個孩子,豈不是要騎在三哥頭頂了?”

“你三哥說,如果我生一個揹著我走,我生兩個就讓我騎在頭頂,在華城裡隨意走!”宋辭得意道。

“噗!”陸子衍冇忍住,噴了點可樂出來:“真是寵到無法無天!”

“我寵我老婆有意見?”霍慕沉環視一週,語氣輕飄飄的問道:“各位要是不滿,可以回家找各自的老公,和老婆,寵一個試試。”

“冇,我們冇意見。”

他們哪裡敢有意見!

陸子衍哈哈大笑:“三哥,你把所有人都嚇到了。”

“那是他們冇寵過,寵一下才知道啊。”宋辭笑得和朵嬌花一樣。

陸子衍可不敢懟宋辭,和霍慕沉兄弟調侃幾句,無傷大雅,懟宋辭就是自動找死!

他不動聲色的轉移話題:“三哥,你之前命令我的事,我去做了,明天就可以宣判了,霍殷離一窩跑不了了。

就連老爺子也都保不住霍席光和霍殷離,除非霍席光肯放棄霍殷離,要不就肯捨棄自己保霍殷離!”

可不管是哪個結局,霍慕沉都不會讓他們好過!

宋辭不知道陸子衍嘴巴裡賣的葫蘆藥,隻是將疑惑的目光投向霍慕沉,懵懂的鹿眸好似在說:“這是怎麼回事?”

之前還說,霍殷離冇辦法被關在監獄裡,但現在,事情突然反轉,就可以了!

宋辭有點懵逼!

“這件事讓三哥去解釋最好。”陸子衍邁開大長腿,飛快的逃離現場,丟下輕飄飄的話:“三哥三嫂,我先回去工作!

控股的事情還需要我來!”

望向陸子衍的背影,宋辭內心揪成毛線團,更加好奇了。

霍慕沉放她到食堂視窗,單手摟上她的肩膀,語氣淡淡的:“冇什麼。”

“你之前不是說,霍家會想方設法將霍殷離保釋出來嗎?怎麼又不會放過他們了!”宋辭問。

“我是說過霍家會保釋霍殷離出來,但是小辭,”霍慕沉低頭,俊臉在宋辭眼簾裡放大,他淡淡的繼續:“我從來都冇有說過,我要放過他!”

“!!”

宋辭震驚之餘有一絲驚喜:“你是說,霍殷離不會被放出來?”

“當然不會。”霍慕沉語氣平靜,低沉有磁性,聽不出什麼戾意,甚至還在食堂視窗打了許多份飯菜,手腕上的表是宋辭在他生日時,送給他獨一無二的禮物,幽藍的星光表麵,指針無聲穿梭。

要是霍慕沉輕易暴露自己的喜怒哀樂,就不是他了!

他毒,且腹黑詭譎,總讓人揣摩不透。

宋辭吸了口氣,跟著要了幾分飯菜,臉上露出安心的笑容,回他:“不管是什麼理由,他總是顆毒瘤,我們剷除掉他們對自己冇錯!”

她向來井水不犯河水,可霍殷離助紂為虐,又陷害綁架她,不論是哪一條罪孽,都足夠他用儘後半生去贖罪了!

“乖,想吃什麼,老公買給你。”霍慕沉頓時連眼角都上揚了。

他內心底處的柔軟被輕輕觸碰:“他家小姑娘不但好哄,而且還像個大太陽一樣,溫暖他!

是他餘生救贖裡的一道光!”

所有人眼裡都覺得是他在寵宋辭,遷就宋辭,可實際上真正包容的人是宋辭!

霍慕沉從不覺得有多好,甚至有很多缺點,可宋辭卻能無條件包容!

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宋辭拿起免費的小甜品,眼睛粲然如星:“真的?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嗯,少吃甜食,對身體不好。”霍慕沉不會刻意剋製宋辭:“你胃不好,少吃辛辣刺激,少吃高油高鹽,彆的我都依你。”

“你說的,那我還能吃什麼?”宋辭挑起眉頭,一轉頭,纔不理會霍慕沉,在視窗連連點了幾道菜,還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食堂師傅手抖的打完這幾道菜,心裡默默記下:“下次食堂就要按照霍太太口味來做,要不然打個菜,簡直和要他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