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5章

大佬那眼神,大佬那口氣

“怎麼不說話?”

“我錯了。”

宋辭主動承認錯誤,歪著頭,湊過去親了親霍慕沉的唇角:“還生氣嗎?”

“這邊。”

霍慕沉繃著臉色,把左邊的唇角遞過去。

宋辭繃不住笑意,臉俏得通紅,就嬌嬌的湊過去親了一口:“霍先生,你現在還生氣了嗎?”

“勉為其難的原諒你。”

霍慕沉啟動邁巴赫,拉開自動擋,問道:“霍氏醜聞的定罪審判不會公開,我會直接用強勢手段讓蘇雪凝和葉玫認罪。”

“那霍殷離和霍席光呢?”宋辭擰眉:“他們也是罪魁禍首!”

霍慕沉繃緊臉色,一字一頓的嚴肅道:“如果按照有罪的話,小辭我也有罪。

霍家每個人都有罪。”

宋辭怵地沉默下來,繃緊唇瓣,說道:“這不一樣!霍殷離要是罪魁禍首之一,他是真真切切的把我送進地獄裡的人!

我死過,我知道那種疼痛感。

我想過,如果我要是冇失憶過,我也許還能更清楚的記得我在哪裡被關押,可以給大哥提供更多的線索。”

她抬手,敲了敲腦袋,無奈的聳起肩膀,語氣哀婉:“那個地方不會因為我就失憶就消失,我不想更多的人受到那種痛苦!

那種藏在背後的黑手還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真不公平啊!”

霍慕沉諷刺的掀唇,把轉盤打向M&R,開回公司:“世界上不公平的事很多,我們很渺小,不能事事都顧及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那霍先生,你的使命是什麼?”宋辭從窗外的倒映斂回視線,轉頭去看專注開車的霍慕沉。

男人扯起唇角:“小辭,我可冇你想得那麼好。”

“誰說的?”

宋辭撅了撅嘴巴:“在我眼裡,霍先生是最好最好的男人,世界上任何人都比不了,你也是在我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小東西。”霍慕沉眉頭挑了挑,從喉嚨裡歎出一聲聲無奈的口氣:“我要比你想得要壞。”

壞到自私自利,做不到普愛天下,隻能愛宋辭一人。

彆人的死活,與他何乾!

“霍先生,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呢?”宋辭豎起小手指,蹭了蹭暗盒,做出一副‘漫不經心’的小孩子模樣。

可愛,嬌憨。

霍慕沉餘光掃向宋辭孩子氣的嬌態,笑了笑,逼仄的戾氣也慢慢消散:“我的使命就是好好愛你。

小辭,如果可以,我也希望你能夠自私自利點,甚至是驕縱任性點。

那些人,你不想看見的,給我時間,我都會替你做主解決了,嗯?”

“霍先生,世上可就隻有一個你,我可禁不住你被累垮了。”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嘰裡咕嚕的轉動,透露出一抹抹狡黠和靈動,說道:“萬一你一掛,外人就會傳言霍先生和霍太太過於恩愛,霍先生不堪重負,被壓榨到身亡,那我可多冤枉啊!

守著億萬家產卻冇人敢娶我!”

霍慕沉臉色陡然陰沉:“我就算真死了,也冇人敢娶你!”

“那可不一定,我年輕貌美,身嬌體直,喜歡的人可是排成長長的隊伍,怎麼能冇人喜歡我呢?”宋辭不解的調侃。

車內的氣氛漸漸活絡起來。

霍慕沉咬字道:“你放心,今天晚上我就讓你知道,我堪不堪重負!”

他斜掃過一抹淩厲的視線籠住宋辭,讓宋辭頓是感覺到無處可逃,脊梁骨一陣陣發涼。

她心裡暗道:“完了完了,霍慕沉不會是真的認真了吧!”

宋辭露出委屈嬌軟的小臉,哼唧兩聲,身體也抖起雙肩,朝霍慕沉繼續撒嬌:“老公,我剛纔講的是冷笑話,你不要放在心上呢。

晚上,我們不是還要加班工作嗎?”

“你是該加班工作。”霍慕沉硬朗的麵龐浮起一絲絲邪魅,讓人不忍移目。

宋辭看得心驚膽戰,心裡哭嚎:“大佬那眼神,大佬那口氣,哪裡是真加班!”

霍慕沉勾起唇角細微的弧度:“你看起來很不願意?”

“我這不是心疼你的身體,不如我一個人來加班,你就躺著好好休息吧。”宋辭提議。

“如果我家小辭願意賣力氣,我不介意當躺著的那個人。”霍慕沉道。

宋辭臉頰驟然爆紅,竄高十幾度,心裡吐槽:“霍慕沉著老男人怎麼能將情話說得那麼清純呢?

是因為水清則無魚,汙到深處自然純嗎?”

“怎麼不說話了?”

見小姑娘被逗得臉蛋嬌羞,霍慕沉嗓線溫和不少:“我家小辭要是不想出力氣,我可以代勞,不用那麼糾結。”

“我纔沒有糾結。”宋辭怎麼能聽不出來霍慕沉聲音裡在說什麼,忍不住回嗆:“我自己來就自己來,你以為我怕你不可!”

“那我晚上等著小辭。”

霍慕沉意味深長瞥她一眼,繼續開車。

倒車入庫,帥氣的動作惹得一路上班的小姑娘都跟著忍不住回頭。

華城天氣入冬,外麵有點冷。

霍慕沉看向宋辭穿著單薄的衣服,蹙了蹙眉頭,率先彎腰將立領風衣拿了出來,從駕駛座位上下來,給小姑娘穿得嚴嚴實實。

“往後出來,不許再穿這麼一點!要是讓我知道,看我怎麼收拾你!”霍慕沉低斥中帶著滿滿的擔心。

宋辭看向‘醋缸’霍慕沉,喵了兩聲:“那你要是不知道,該怎麼算?”

“你覺得可能?”霍慕沉把她要探出來的小腦袋藏了進去,防止她被風吹到,嗓音低沉:“把腦袋縮回去,外麵風大!”

宋辭吐了吐舌尖:“知道啦,霍媽媽。”

“你叫我什麼,嗯?”

男人嗓音被挑起,危險極了!

“老公,老公!”宋辭一聲比一聲拔高,嗓音脆生生的,讓路人都不自覺轉頭,剛纔甩車尾那麼帥的男人,懷中如此珍惜的是什麼人?

路人不自覺轉頭,驚豔的目光落到男人俊朗的臉頰上,不由得瞠目:“是霍總!”

“原來是霍總抱老婆回來了!”

眾人早就見怪不怪。

霍慕沉經常秀恩愛,秀到慘絕人寰!

“霍總,霍太太好。”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