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9章

望了眼天。

“嚴白川到底給了你多少好處,讓你這麼死心塌地的賣命,我們可以給你更多,讓你效忠我們!”嚴白榮咬牙切齒的周旋。

該死,他出門前怕被人發現,偷偷摸摸來的。

如果真被嚴白川軟禁,那可就真冇有人能發現他!

“先生對我的恩情是我這輩子都還不清的,你們就省省收買我的心思,不如去想,自己會葬在哪裡!如果想不清楚,那最後就是海葬了!”

屍骨無存!

管家說完,轉頭就給嚴白川撥通電話:“先生,全部按照您的要求,老爺子已經決定將最高決策人的位置交給你,那些人也全部都被關押在地下牢房裡,就等著您親自回來處置。”

嚴白川坐在逼仄沉悶的車後箱,臉上浮現一絲絲溫和的內韌和不屑:“不用給他們飯吃,逼急了讓他們親自把東西都交出來。”

幾人都是和他同輩分,卻個個玩不轉嚴白川的手段。

他撂斷電話後,冷聲吩咐:“開車回公司,等著小辭親自來找我。”

何明震驚,握住的方向盤的手攥緊不少:“先生,宋小姐怎麼會來找您?她現在應該忙碌在霍氏醜聞裡,要不然您就放棄宋小姐吧,世上的女人有那麼多,依您現在的能力,您想要和誰結婚,那些女人都會眼巴巴的湊上來,絕對會對您忠誠,為什麼就偏偏要是宋小姐呢!”

“隻能是她。”

嚴白川拿濕巾擦手,吩咐他:“其餘的部分,你不要擅自去做。再敢有一次不聽命令,何明你就回老家吧,不用在我身邊了。”

“……”

何明不敢再違抗嚴白川的命令,心裡也深知:“嚴白川是對宋辭有偏執的執念,就算是多少個女人擺在他麵前,嚴白川都不會再多看一眼,隻要宋辭!

可霍慕沉不死,宋辭就始終有巨大的靠山,看來是時候該讓唐城的宋嫣然出手,畢竟她的南區項目都已經準備那麼久的時間。

她比蘇雪凝還想要嫁給霍慕沉,她的介入會更比讓先生直接破壞,會更容易離間他們夫妻間感情!”

車子穩速在高速上行駛,與又一輛黑色的轎車恰好擦肩而過。

男人桃花眸斜瞥一眼窗外,便頹喪般朝後車座一倒,胸口被扯開幾顆鈕釦,露出若有若無的肌肉線條,更添了些魅惑。

妖魅,本來就是形容女人的,放在這男人身上,絲毫不為過!

“家主,現在要去哪裡?”

“去華城中心監獄,我可是要親自看看她是怎麼對自己敵人下手的!”男人舌尖撩了下齒尖,瞳仁裡掠過興奮,藏匿在赤紅深邃裡,讓人看不清楚男人在想什麼。

……

華城中心監獄。

郊區。

荒無人煙的郊區。

周圍都是森重的鐵門,泛著壓抑的氣息。

“太太,您還要繼續前進嗎?”

保鏢透過後車鏡見宋辭臉色蒼白,不禁擔心問出來。

霍太太可是霍少心頭寶,要是出了任何問題,他們都擔待不起,小命不保!

“冇事,我今天揹著霍慕沉偷偷出來就是為來監獄。”

宋辭道,她不想讓霍慕沉看見,知道,她曾經在這個地方受到多少苦難,希望他的心也能少一點內疚。

上輩子的痛苦,每一步都是她自己作出來,怨不得任何人,可霍慕沉卻總是將所有作孽都攬到他自己身上,宋辭不捨得,是一丁點都不捨得。

當然,她也想看看,重複她上輩子痛苦的蘇雪凝會是怎麼樣?

畢竟,隻是開始……

“太太,我們是霍少親自派給您的保鏢,所以您能不能讓我們跟您一起進去,我們保證不將您的談話告訴任何人,就死死的爛在肚子裡。我們必須要保證您的安全。”

保鏢難為情開口,他們都惶恐霍少折磨人的手段,所以一定要將宋辭保護好纔對。

“可以,隻要你們不把我在監獄裡的遭遇,剩下我說過所有的話,包括做了什麼,都可以說。”宋辭無所謂把自己所有真實一麵讓霍慕沉知道。

儘管她隻有二十歲,可心卻已經是飽經滄桑的老年人,帶著上位者的陰狠。

不管對方是誰,隻要礙著她,她都會不擇手段剷除掉!

到了監獄。

宋辭站出來,抬頭望了眼天。

萬裡無雲,陽光刺目。

風一撩,將她兩邊的黑髮吹了起來,掩住半邊巴掌大的小臉,隻露出一雙漆黑深邃的瞳仁,亮且不見底。

宋辭抬頭看向黑白交加的鐵門,牆皮,脊背的陰寒一下子就竄了起來,彷彿一切就像是回到好久好久前,讓一切都變得異常陰暗。

“太太,您怎麼了?”

“太太。”

保鏢連叫兩聲,才把走神的宋辭帶了回來。

宋辭指骨絞住裙襬,看了眼保鏢,眼神裡的刺骨嚇得他們禁不住瑟縮了脖子。

“我冇事,走吧。”

她率先邁開步伐,向監獄裡走去。

因為事先和人打過招呼,他們一來就有人接待,並冇有受到過任何阻攔。

宋辭跟在監獄長身手,踩著高跟鞋,鞋跟碰撞著地麵,發出沉悶的‘咚咚’聲,如同從沉寂中覺醒的猛獸般,正在吞噬宋辭的理智。

“霍太太,前麵就是蘇雪凝的牢房,霍二少和蘇雪凝不在一個樓層,有霍老爺子的保釋,就算動用了點手段,賣了幾分薄麵。”

男人道。

“麻煩了。”

宋辭恭敬頷首,讓監獄長受寵若驚的擺起手,尷尬道:“您真是太客氣了,我們還怕這裡的環境不好,招待不好您。”

“霍氏會破產,安撫好霍老爺子,一切走手段就好。”宋辭到底不忍心對那個老人太過苛責,但也隻是一個晚輩對於長輩的尊敬,而再無半點親情可言!

從霍老爺子決定要放棄霍慕沉那一刻起,宋辭就把恩情徹徹底底還清了!

兩輩子!

“是,我們肯定不會有半點隱瞞,一切都要交給證據說話。”監獄長秉公執法道。

一開始他們還擔心霍太太過來是要讓他們暗中加料,讓他們判成死刑,可是霍太太卻公道說話,甚至還禮貌有佳的問好道歉,哪怕是麵對仇人,也是一切按照法律走,真是出乎意料!

監獄長在心裡對宋辭又多敬佩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