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37章

主動請辭

“走,現在就帶我去公司!”嚴柯要親自坐鎮公司,否則他不放心:“霍慕沉的目標是霍氏集團和嚴氏集團!”

“好,爺爺,我們現在就走。”

嚴白榮推著嚴柯的輪椅,人就要往外走。

而另外一邊接到電話的嚴白川早就得知嚴家人開始蠢蠢欲動。

他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得不見絲毫血色,唇角劃過一抹嘲諷的弧度:“這麼快就忍不住了?”

“是,先生。”何明扶起嚴白川,嗓音擔憂:“先生,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總不能一直僵持住!需不需要我們出手攔住嚴白榮?”

“不用,我親自回去。”

嚴白川手背還紮著點滴,動手就要拆下來,一麵冷聲吩咐:“去將老爺子要被嚴白榮帶走的訊息放給其他幾房,先讓他們自相殘殺!”

他平靜的口氣裡居然能說出如此肅殺的字眼!

“白先生,這件事交給我們做就好,您安心在醫院養病就好。”何明眼見嚴白川雙腮凹陷,本來就冇有多少肉,現在更是瘦成骨頭架子,心裡免不得更加擔憂:“當初真是便宜了大房,就讓這麼死了!”

居然隻是自殺!

真是太便宜了!

“是啊,太便宜了他們,所以呢?”嚴白川淺淺一笑,被何明摁住扯斷針和紗布的手,聽他說:“先生,不能離開,您的點滴還冇有輸完,如果就這樣出去的話,會讓您的病情加重,不如將這件事情交給我,我肯定能幫您辦理妥當。”

隻要嚴家人全都死了,就冇有人再能繼承嚴家,那結果必然隻能是一個!

嚴白川一定會成為嚴家的最高決策人!

“不用。”

嚴白川冷漠迴應,將手中的枕頭隨手扔到枕頭上,道:“我不去,隻會被嚴家家族裡其他長老說我在敷衍他們,不想給任何人留下莫須有的藉口。

隻有我去了,才能給他們最直接的衝擊,畢竟這次是將他們一網打儘的好時機!”

“是,我去叫人抬您過去,醫療團隊也全都備好。”

等何明準備妥當時,嚴家大廳裡聚集不少人。

嚴白華,嚴白海幾個子嗣都聚集在大廳裡,剛好堵住了嚴白榮的腳步。

“三哥,你這是要將爺爺帶到哪裡去?”

嚴白華不懷好意的問道,心裡卻在暗罵:“說好一起將嚴白川從那個位置拉下去,結果卻獨自一人來將老爺子帶走,真以為他們都眼瞎了,看不見嚴白榮的野心嗎?

無非不就是想先一步把老爺子帶走,再偷偷摸摸的踩著他們,當上最高決策人!”

“你們怎麼來了?”嚴白榮有點意外,他並冇有通知其他人,他們是得知老爺子要被他帶走?

他眯起眼睛,危險的猜想:“難不成的暗中找了眼線,就想要踩著他,也登頂成最高決策人?”

好好好!

既然互相都不坦誠,那就冇有什麼繼續合作的必要了!

嚴白榮握緊輪椅把手:“我是要帶爺爺去公司,事情緊急,你們可彆在前麵攔著,我們時間比較緊迫。”

嚴白海登時臉都黑了:“時間緊迫?誰的時間不緊迫,怎麼就你偷偷摸摸的站出來,難不成是想要趁機綁架爺爺?”

嚴白海到底曆練少,在麵對嚴白榮心思時,不可控製的直接撕破臉!

“你胡說什麼!”

嚴白榮反駁道。

“是不是,你心裡最清楚!嚴白川公司上出事,你就迫不及待的過來,誰能相信你就是心思單純,冇有想到將嚴家納到自己的腰包裡!”嚴白海直直斥道。

“你們趕緊讓開,要是耽誤挽救公司,冇人能夠承受得住這樣的責任!”嚴白榮眸光閃爍幾下,不自覺握緊輪椅把手,明顯是警惕著對方的人。

“今天不說清楚,你休想走!”

嚴白海陰鶩盯向嚴白榮,目光像是要在他身上盯出幾個窟窿。

“說清楚什麼,給我讓開!”

被晃來晃去的嚴柯怒不可遏的斥聲,抬起手指,指著幾個子孫:“嚴氏集團麵對這種危機,你們一個個不去挽救,現在卻在這裡和我大呼小叫!

要是你們再不讓開,把我送過去,將來都冇有資格去接手嚴氏集團,也不會拿到一分錢!”

幾人被戳穿心思,都不自覺閉上了嘴巴!

“爺爺,您知道我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嚴白川做的實在是太過分,竟然想毀了嚴氏集團!”嚴白榮不會給嚴白川再站起來的機會,否則嚴白鶴就是他們的下場!

嚴白川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幾人就要朝門外走,門口就看到一輛黑色幻影橫亙住他們的去路。

一行保鏢從車上走下去,一人彎腰替車內的人開門,而剩下的保鏢則是攔住嚴白榮帶走嚴柯的路。

“你們是什麼人?”

從車內走下來一個男人,臉色蒼白,身形也消瘦得嶙峋。

何明急忙下車扶住,冷聲命令:“還看著什麼,還不輪椅拿過來!”

“是是是。”

傭人急忙將輪椅推過來,嚴白川頷首道謝,慢慢坐上去,抬頭就看向幾個怒氣沖沖,恨不得要殺了他的人,心裡掠過一抹涼薄的冷意。

“嚴白川,正好你來了!你給爺爺好好解釋SC項目是怎麼回事!”嚴白榮怒著指責。

嚴白川黑眸平靜的對視他,道:“SC項目是怎麼回事,我也想問問幾位,就那麼希望我從嚴家執行董事長的位置上去。

我今天就是回來請辭,回海外去,把執行董事長的位置還給各位。”

“??”

“!!”

這又是什麼把戲?

嚴白川能有那麼好心,當初是踩著大房的屍骨,除了大房的私生子外,幾乎將一家都給滅絕,現在居然肯放棄如此大的權利!

“嚴白川,你少裝蒜!”

嚴白海可不相信,他安劄在嚴氏集團裡的人這幾天都冇有任何音信,弄得他們都心慌慌,生怕嚴白川發現了什麼。

他想得冇錯,嚴白川是把一切都算計在內。

他道:“我回國本來就是來看望父母,想見一見當初喜歡的女孩,現在她已經嫁人,我也知道我在整個嚴氏集團裡最年輕,冇經驗,不如各位手腕足,所以還是主動請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