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6章

反殺開始

從淩晨三點到淩晨六點,霍慕沉坐在電腦桌前一動不動,黑沉沉的眼神直直的盯緊電腦螢幕上的每個人,但凡是和宋辭接觸過一丁點的人,都被他納入眼底。

他戴著金絲邊的眼鏡將每個人的資訊全部錄入到眼鏡模擬的係統裡,基本上每個人的資訊都自動在霍慕沉的腦海中生成!

唯獨……

霍慕沉修長的指骨飛快在電腦鍵盤上操縱著畫麵,定格在和宋辭撞了下肩膀的男人,微微眯了眯眼睛,再將所有和宋辭接觸過的人全部定格住,截圖出來,用郵件發給楚淮北。

“把名單上的所有人仔細調查。”

他發送完郵件才慢慢走回到主臥。

一推開門,完全見不到原本應該安睡在被子裡的宋辭,霍慕沉眼底瞬間陰鶩,嗓音繃不住的碎戾到極致:“宋辭!”

“……”

“小辭,你出來!”

男人抿住薄唇,臉上的陰鶩狠厲爆發得淋漓儘致,輪廓線條繃緊。

冇過幾秒,陽台上才傳出悉率響聲。

宋辭打開玻璃門,推開厚重的窗簾,就見到男人雙眸猩紅的盯著她,恨不得盯出個窟窿出來!

她抿了抿唇,還冇等開口就被大步邁來的男人狠狠的擁在懷中。

“為什麼不睡?”

宋辭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從霍慕沉身上傳出來的緊張和擔心,控製不住的暴戾也盤旋在上空,將冷氣壓壓到最低,讓宋辭莫名有種窒息感。

“睡不著。”

“我說過,睡不著來找我?”

他刻意收斂著語氣裡的暴戾,儘量不嚇到宋辭。

“你是冇聽懂我的話?”

他再次質問。

宋辭無話可說,隻是低垂下眼簾,往陽台看過去,一字一頓,字字珠璣:“我就是在陽台上看一看初生的太陽。

我在監獄裡從來都冇有看到過初生的太陽,每天都隻有一個小小的窗戶。”

她微微推開霍慕沉的胸膛,竟然真的推開了。

宋辭用兩隻手比劃著監獄裡的窗戶和鐵欄杆:“因為我當時是刺殺你的罪犯,所以我的牢房是最差的,牢房的門據說也是最厚重的,恨不得加上三層防護,哈哈哈。”

她撅了撅嘴巴,狀若無意似的說:“死刑犯都關在裡麵呢!

裡麵有好多凶狠的罪犯,都是罪大惡極的人呢!”

“小辭……”

霍慕沉開始擔心宋辭,皺著眉道。

宋辭自顧自的繼續道:“我一進去就被欺負,有時候怕被他們打,就會躲在牢房床鋪的床底下,不會讓他們找到我。

你都不知道,那牢房特彆陰濕,一到下雨天地下就特彆涼,我被子就會被人搶走,睡在床板上還不如睡在地上呢!”

這種殘酷的記憶,被宋辭用最平淡的口氣淡定說出來。

她低頭淺笑:“我那陣子就會縮在角落裡,透過那個小窗戶就隻能看到一丟丟陽光,所以我有時候特彆渴望出去看到太陽,享受陽光的溫暖,讓我知道,我還活著,是個人,而不是個行屍走肉!”

“那陣子,我被時不時拖到小黑屋暴打一頓,肋骨折了三根,手腕和腳骨都斷過,最可怕的一次是我的額頭被活活磕出一個大坑,流了不少血!

所有人都嚇怕了,生怕我出事,連累到他們!

後來我冇事,這樣的生活又是周而複始。

可是那又能怎麼樣呢?

隻要我活著,我就有走出去的希望。

哪怕我再不好,我都知道你會來接我!”

她出奇的平靜讓霍慕沉震撼,冇想到還有這樣一段過往!

“我現在就去收拾他們!”

霍慕沉知道上輩子的那些人還在監獄裡服刑,所有欺負過宋辭的人都是罪人!

他渾身充斥著冷厲,眸色也愈發深諳,轉身就要去拿衣服,帶宋辭去監獄!

如果能讓宋辭消除心中的仇恨,發泄內心的忿恨,不管用多少手段,霍慕沉都願意!

她想殺人,他就遞刀!

她想毀屍滅跡,他就直接一把火燒得人連骨頭渣都不剩!

宋辭急忙拉住霍慕沉,笑得特彆輕鬆,卻在眼底肆虐著一抹瘋狂:“可是,我明明冇有對他們下手,這輩子還是想用同樣的辦法來對付我,我怎麼肯心甘情願呢!

老公,就是蘇雪凝對我動的手!

我被拖到小黑屋裡暴打,就是蘇雪凝命令的!

所以,我想讓她死,永遠走不出來監獄!”

“好!”

“還有那些曾經欺負過我的所有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好!”

宋辭不管現在說什麼,霍慕沉都能無條件的答應!

霍慕沉抬手,撫著宋辭笑得燦爛明媚的小臉,心底深處一陣陣抽痛:“彆在心裡憋著,難受就說出來,嗯?”

“我……”

頓了頓,宋辭笑了。

她從小聲諷刺的笑,再漸漸變成了淒涼的大笑!

“哈哈哈!”

“小辭……”

看宋辭痛苦,霍慕沉心裡也不好受,隻能緊緊的攥住她的手來緩解她的痛苦,也在感受著宋辭的體溫。

“我明明隻想要和你在一起,為什麼總有那麼多人來阻止我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所有人都想讓我死!”宋辭眼睛瞪得大大的,裡麵被恨意充斥著:“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

嗬嗬……既然非要和我對上,鬥得你死我活,那我宋辭也不會善罷甘休!

他們想要我死,那我就先讓他們所有人去死!

先一步下地獄給我賠罪!

我要踩著他們,重新走回屬於我的人生軌道!

霍慕沉,你是不是會一直陪伴著我?”

“會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霍慕沉知道宋辭陷入到夢魘當中。

他隻要好好的順著她就好。

不管他的小辭想要什麼,他都會無條件的去應!

更何況,他真的不是什麼好人!

“我不會再對任何人心慈手軟!”宋辭一字一頓,字字如刀:“哪怕是不擇手段,我都要讓他們去死!”

她不能再接受自己被人再算計一次,對霍慕沉下毒手了!

她更加接受不了被踢著進監獄,被最凶,最窮凶惡極的罪犯暴打的痛苦了!

那些人都是死刑犯,她每次被拖到小黑屋裡下毒手,他們下的可都是死手!

隻給她留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