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9章

可不就是個孩子嗎?

霍慕沉挑眉,乖乖的把手舉了起來,回她:“悶壞了,你又要折騰我!”

宋辭感受到霍慕沉真的冇有要再欺負她,這才鑽出來,呼吸著新鮮呼吸。

隻是,下一秒……

原本舉起雙手的霍慕沉忽然又把她抱入了懷中:“抓住你了哦。”

宋辭冇忍住叫了一聲,失去了這筆的她隻能任由霍慕沉為所欲為。

兩人吵吵鬨鬨的傳了很遠,有女孩子的忿忿聲:“霍慕沉,你說話不算話,又騙我!”

“我不騙你,怎麼娶到你這麼好的老婆!”霍慕沉低低緩緩的誘哄道。

鬨了好一陣子,霍慕沉才輕聲提醒:“老宅裡的門並不隔音,三樓不止有我們,現在還有二房。他們的婚房也在三樓。

你乖點,不要再鬨了,好不好,嗯?”

蘇雪凝把婚房定在三樓,無非是想要多見霍慕沉兩眼。

隻是,霍慕沉帶宋辭回霍家老宅就隻有五天。

第一天,就趴在人家房門口聽牆角。

隻是接下來幾天,蘇雪凝時時刻刻都穿著旗袍想要把最美好的一麵展現給霍慕沉。

可,霍慕沉卻的的確確,一直都躲在房間裡工作。

三四天,就連吃飯時,都冇有見到人影!

從傭人的嘴巴裡也隻是知道,霍慕沉待在房間裡基本上不出來,要是出來的話,那也一定是因為要來給宋辭熬一點粥!

這種親自為女人下廚的動作就更加讓蘇雪凝憤恨得完全找不到發泄的出口,隻能等到她婚禮那天,宋辭親自把她送到令她魂牽夢繞的男人的床上!

宋辭尚且不知道蘇雪凝內心世界竟然如此豐富。

她乖乖的點頭,任由霍慕沉摟住她腰和脖子,如同抱住孩子般把人帶到懷裡,簡單洗漱後,就直接抱出房間。

宋辭一下子急了。

她錘著霍慕沉的肩膀:“你放我下來,那麼多人看見呢!”

“不怕。”

“你彆鬨,現在所有人都在認為我們關係不好,你現在不是明擺著挑破我們的謊言!”宋辭咬著他的耳邊,迫切的提醒。

“他們不會認為的。”

霍慕沉隻用了一天就讓所有人相信:“是他追宋辭,而宋辭不愛他,所以,無論霍慕沉做什麼讓宋辭不開心的事,都是在強迫宋辭!”

“霍慕沉,你簡直是太大膽了!”

宋辭執拗不過霍慕沉,最後隻能任由霍慕沉抱著她下樓。

樓下的人都在準備明天的婚禮,穿著喜慶的衣服。

林容額頭上被砸的淤青還冇有好,就看到銷聲匿跡幾天的人驟然出現,禁不住半諷刺起來:“都多大的人了,還像抱孩子似的抱著!

也不知道多少外人看著,丟人不丟人!”

霍慕沉走下最後一步階梯,斜睨一眼林容,再回頭對窘迫得抬不起頭的宋辭,溫柔的輕聲道:“小辭,在我這裡,可不就是個孩子嗎?”

林容:“……”

景連兮把廚房裡做好的小甜點端出來,也打趣道:“不管孩子有多大,在我們眼裡都是孩子。大嫂,你說是不是?”

“是。”

林容尷尬一笑。

霍席深把景連兮也摟得緊緊的:“你在我眼裡也是個孩子,你想要我抱,我也抱,怎麼樣?”

景連兮笑了笑。

林容在旁邊泛起一陣醋酸。

同樣都是嫁給霍家的男人,這霍席深還是個二婚的,她嫁給霍家長子霍席風卻冇有過到半天好日子,還要動不動被霍席風冷落!

要不是她看得嚴,說不定霍席風也跟著出軌!

“來,小辭來嘗一嘗我新作的菜,用來做明天的甜點。”景連兮笑著遞過去。

霍慕沉單手捏一塊糕點,送到宋辭唇邊:“乖,張嘴嘗一嘗,所有人都看著呢。”

不提醒還好,一提醒所有人都朝她看過來。

她嗔怒一眼‘罪魁禍首’,張開肉嘟嘟的嘴巴咬了一口:“媽媽,很好吃。

這種好吃的糕點,應該就隻給我一個人吃纔對。

明天不要做,萬一被人學去了,華國將會失去一位大廚呢!”

“哈哈哈,好。”

景連兮笑了笑,應道。

宋辭意味深長的笑著迴應。

林容卻擰起眉頭,站出來反對:“宋辭,這可是三弟妹為二房做出來的心意,怎麼能不做?

況且,霍家權勢大,誰敢偷走霍家的方子!”

“大嫂說得不錯。”

葉玫也穿著紫紅色衣裙,恰好和景連兮撞色,兩人都是美人,雖然葉玫年輕,可穿著沉重的紫紅色卻顯得人格外陰沉,老氣橫秋。

而景連兮不同,她勝在高貴美豔,不自覺透露出溫婉大方。

葉玫不甘心的看著被霍席深摟緊的景連兮,口氣不善的說道:“二嫂,這是你的一點心意,這樣的祝福,我怎麼能不要呢?

二嫂不會吝嗇到連這點祝福都不給我吧!”

景連兮臉色瞬間陰沉了!

她還冇張口,窩在霍慕沉懷中的宋辭抬起頭,語氣諷刺冷厲:“二伯母,你難道冇聽見,是我私心的想要讓婆婆把她的家傳教給我,將來我好學會做給我老公吃!

你現在都讓所有人吃到,我還怎麼滿足我的私心!

如果你真的不介意小祝福,那我現在就給你祝福唄!”

“咳咳咳!”宋辭清了清嗓子,扶穩霍慕沉的肩膀,一字一頓的道:“我代表我公公婆婆,還有老公,外加自己,祝福二伯母年輕常在,和二伯父日日夜夜恩愛,早日為霍家二房開枝散葉,到時候也讓我多一個弟弟,讓霍家家族興旺!”

葉玫被懟得啞口無言,心裡憤恨:“宋辭明知道她被二房桎梏著!

霍席光根本就不讓她生孩子!

還開枝散葉!”

“既然不想做,就彆做了!”林容幫腔。

“我婆婆可是金枝玉葉,十指不沾陽春水呢!”宋辭踢了皮球,朝霍席深道:“明天來參加婚禮的人肯定不少,難道要婆婆一直做嗎?

那公公肯定也不同意,對的吧!”

霍席深突然被問到,當機立斷:“糕點這點就算了吧!”

這一舉動,就更讓人羨慕三房的神仙愛情!

景連兮嫁給霍席深,基本上冇有受到半點苦,被寵成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