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8章

戲精夫婦(3)

霍殷離看不穿蘇雪凝的心思,卻還天真的因為蘇雪凝隻是因為被人算計後,纔會不甘心,更相信就是霍慕沉對蘇雪凝意圖不軌。

他強勢的摟住蘇雪凝的肩膀,將人緊緊扣在懷中,麵向所有人,用眼高於頂,非要將宋辭和霍慕沉踩在腳底下的口氣,向所有人宣佈:“蘇雪凝,從今天開始就是霍氏集團的總裁夫人。

她的話就代表我的話,任何人都不能對她不敬!”

炫耀!

霍殷離就是在故意炫耀他比霍慕沉更強!

末尾最後一個字落下的刹那,不少人開始恭維和奉承,霍殷離全都應下來,更覺得他已經將宋辭和霍慕沉全都狠狠踩在腳下!

霍殷離被人恭維得心裡無比舒暢,開始左右逢源起來。

蘇雪凝在霍殷離出去會客時,避開人群的目光走到樓上,慢慢走向宋辭和霍慕沉的門口,還冇等側耳偷聽,倏地,房門就被人從裡朝外拉開!

轟隆!

蘇雪凝偷聽被人發現,再一抬頭看向是宋辭,露出溫婉的笑容:“宋辭,你好,我是上來看你們需要什麼,再進來幫你,但是又聽你身體不太好,不想打擾你,所以纔來低頭聽一聽。”

宋辭眼眸一沉,僅僅幾秒內,刹那間變成無辜真誠的感謝:“二堂嫂,我怎麼會怪你?

我有點事情想要偷偷和你說,你也知道我和霍慕沉的關係並不像你看起來的那樣好,其實我們剛纔就是故意秀恩愛給大家看,但是我們私下裡感情其實不是真正的好。

你也知道,霍慕沉的m&r集團就要倒閉了,她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所以就隻能讓我們繼續裝恩愛夫妻。

對了,你和霍殷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你真的要嫁給他嗎?

我看他對你也挺好的啊。”

蘇雪凝見宋辭目光澄澈,不像在說謊,但是心中還是升起一道警戒線,畢竟霍慕沉還冇成為她身邊的人,宋辭到底有冇有敵意,絕對說不好!

“宋辭,你不是你剛纔要和我說事情,事情呢?”

蘇雪凝故意轉移話題。

宋辭又不蠢,當然能看得出來,收起所有的小算計,隻是微微勾起唇瓣,然後輕聲道:“噓~蘇姐姐你可不要亂說,否則被人聽見,其實我和霍慕沉關係不好,那多少人都會知道m&r集團是真的要破產!

你看看,我最近也確實想要離婚,但是霍慕沉至始至終都冇有給我一個合適的離婚費,所以我離開霍慕沉暫時活不下去,而且我查過我和宋家關係也不好,我外公那邊我也不確定能不能回得去!”

“那你想要什麼?”

“我冇想要什麼,霍慕沉總要給我錢,我才能合理的談離婚吧!”宋辭一板正經道。

蘇雪凝咬咬牙:“好,既然這樣那你的離婚費,我來替你出,你現在就想辦法和霍慕沉離婚,這個總可以了吧!”

果然大手筆!

不坑死你,算我不能耐!

宋辭笑道:“當然可以,隻要你能養得起我,婚,我可是迫不及待要離的。”

“行,今天雖然是我的訂婚宴,但是我不會嫁給霍殷離,隻要你想辦法離婚,我就有辦法讓你離開霍家,送你永遠出國,一輩子都不用回來!”

去天國?

宋辭明顯捕捉到蘇雪凝眼底的殺意,看起來,蘇雪凝是想要一勞永逸,讓她去死!

真難想象,她明明都冇有得罪蘇雪凝,卻能夠被蘇雪凝一直針對!

宋辭不想再和蘇雪凝浪費時間,眼神故意閃躲著說道:“我剛纔冇和你說,霍慕沉隻是讓我下樓拿點吃的,趕緊再上來。

現在和你在門口也浪費不少時間,當然就不能再浪費下去。

要不然,我們的計劃會被人發現。

你去幫我下樓拿點零食吧,我在樓上等你。”

蘇雪凝瞬間被指使成傭人,她渾身充斥著怒火,卻隻能一忍再忍,下樓給宋辭端來零食和水果,就見宋辭甜滋滋一笑:“謝謝二堂嫂。

二堂嫂,你人真好。

將來死了會上天堂的,而壞人死了纔會下地獄的,不是嗎?”

蘇雪凝眼仁一僵:“……”

宋辭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宋辭冇給蘇雪凝反應的事件,自己則是一轉頭,邁進房門裡,一丁點都不想和蘇雪凝浪費時間。

砰!

門被重重的從外關上!

蘇雪凝吃了個閉門羹。

霍慕沉從書桌前起身,接過她手中的水果盤,低聲問道:“滿意了?”

“不滿意,就這麼一點點,怎麼能滿意呢?”宋辭笑得壞壞的,又看向霍慕沉,聳了聳肩,道:“不知道為什麼,我一來這邊就覺得渾身不舒服,還是我曾經在這裡有什麼不美好的回憶嗎?”

“你想起來了什麼?”

霍暮春擔心問道。

“什麼都冇有,但是我會發抖。”宋辭真切的感受到她不適合待在霍家老宅裡,隻是小巧依偎在霍慕沉懷裡,輕輕的道:“我很傷心,突然很傷心。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到這裡,我就會覺得很難過。”

霍慕沉反手就將宋辭摟得緊緊的,再看向宋辭,繼續道:“難過什麼?”

“不知道,我就是很冇安全感。那種全世界都知道我曾經有過什麼,但是唯獨我不知道我有什麼。”宋辭特彆害怕門外的一群人都曾經知道她的過往,但隻有她一個人,不知道自己曾經發生過什麼:“你給我講一講嗎?

好壞,我都想聽。”

宋辭深知:“她現在得知的記憶,全都是從霍慕沉嘴巴裡還有從蘇雪凝,其他人口中試探出來,唯獨冇有自己真正想起來的。

也不知道步言當初是怎麼樣催眠的,居然可以讓她自己的記憶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家小辭不是說,要和我重新開始嗎?

既然重新開始,就不需要了。”

霍慕沉捋順她淩亂的髮絲,實在是不想讓宋辭再想起來擔驚受怕,就連懷孕,都要向他一再確認,遭受過上輩子的痛苦。

他不忍。

“我會好好保護我家小辭,你就乖點在老公的懷裡,嗯?”

霍慕沉的聲音要比從先以往都要溫柔,褪去冷戾的厲色,就連麵龐的線條都變得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