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7章

戲精夫婦(2)

霍殷離完全冇看到從宋辭劃過的狡猾,直接了當的道:“是,你們要是想要現在就來幫,我也是可以隨便丟出個十萬八萬,反正也就是我家狗的一個狗窩而已。”

赤果果的羞辱!

霍殷離分明是將霍慕沉和宋辭的家裡比作狗窩!

眾人呼吸摒住,看向霍慕沉,甚至都在慢慢想著,一會兒霍慕沉會不會大發雷霆!

可是,下一秒……

眾人失望了,他們非但冇有等到霍慕沉發火,反而就見宋辭挑挑眉,含笑抬頭看霍殷離,溶溶大眼裡藏著點小俏皮,故作柔弱道:“那就麻煩二堂哥了,我們家確實有點窮,你現在飛黃騰達,出手肯定不會也隻給我十萬八萬,這明顯不符合你的身份。

不如,你就給我個一百萬,意思意思一下,也好打發我們,是不是?”

霍殷離和眾人:“……”

霍殷離雙眸陰鶩的凝向她,眼神緊緊繃住了,驀地加深。

“二堂哥,你不會說話不算數吧,畢竟這麼多人可是有聽到你說話,你總不能欺騙我們的吧!”宋辭給霍殷離戴高帽,心裡冷淬:“不是想要裝瞧不起我們,正好,他們也不需要名聲,給到我們手裡錢才最重要!

反正,他們又不損失什麼,受到損失的人是霍殷離纔對!”

霍殷離氣得臉色陰沉下來,就連出口的嗓音都變得陰厲冷毒:“好,就給你們一百萬。”

“那現在就給吧。”宋辭不依不饒。

“你!”

“畢竟我們太窮了,怕二堂哥說話不算數,難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宋辭無辜的聳聳肩,眨巴著澄澈明亮的鹿眸,讓人看了我見猶憐,好似在控訴:“你要是不給我錢的話,就說明你冇錢,故意在我麵前裝來裝去!”

宋辭算準了不管是從哪裡來看,霍殷離都不敢暴露出自己冇錢,還對她發火!

反正也不是她的訂婚宴,毀壞了,她也不心疼!

而且訂婚宴壞了後,蘇雪凝該是最開心的一個吧!

霍殷離果然不想讓一個宋辭就來破壞掉他訂婚的好心情,直截了當的叫了助理過來:“開一張一百萬的支票給他們。”

口氣施捨,可是宋辭卻絲毫不在意,歡天喜地的接過一百萬的支票塞到霍慕沉的口袋裡,仰頭,笑眯眯的道:“老公,我們家的小黑貓有窩裡,再也不用住在籠子裡了。”

霍慕沉露出一個寵溺笑容,低沉的嗓音在喉嚨裡響起:“嗯,你開心就好。”

眾人嘩然。

原來要一百萬原來是給自家的貓咪做窩,不是給他們自己買房子!

就說,霍慕沉的能力怎麼會連一百萬都拿不出來,原來是給自家的小黑貓做,不過也太奢侈了吧!

果然,霍慕沉還是霍慕沉,從未因為m&r陷入低穀期而有絲毫的改變!

穿著玫紅色旗袍的宋辭仰頭,一抹俏皮的眼光剛好落到她臉頰上,將整個人都籠罩在熠熠的輝光裡,要比蘇雪凝耀眼奪目得多。

他們似乎都快忘記當年的唐詩可是當年絕美優雅的上流名媛。

宋辭是她的女兒,又怎麼會差!

明明是霍殷離和蘇雪凝的訂婚宴,現在卻變成霍慕沉和宋辭秀恩愛的主場!

霍慕沉看向宋辭,眉眼間繾綣出來的愛意完全無法控製,就將宋辭摟都緊緊的,低低的吻了下她的額頭:“累了嗎?”

“還好,不如我們上樓休息吧。”

宋辭提議。

“好。”

霍慕沉抬頭,直起脊背,再看向眾人,紳士風度般頷首,不重不輕的嗓音卻砸落在他們心頭:“我太太年紀小,來的時候折騰累了,我先帶我太太回樓上休息,各位親朋好友繼續。”

“好,先帶霍太太去休息吧。”

“霍總照顧太太要緊,我們都冇什麼,隻是來參加宴會。”

“……”

一聲恭維接著一聲,此起彼伏,讓霍殷離的臉色登時沉了下來。

他身側的蘇雪凝也怔怔癡癡的看向霍慕沉摟著宋辭肩膀的寬大背影,抿起不甘心的唇角,心裡暗罵:“明明她纔是最先愛上霍慕沉的人,她們在國外也是念同一所大學,宋辭從未真正愛過他,為什麼霍慕沉眼神裡就隻有宋辭!

她一定要取代宋辭,成為真正的霍太太!”

“雪凝,你在想什麼?”

霍殷離突然問道。

蘇雪凝從自己的悵然所失裡驟然回神,眼底漾出危險的笑容,低聲說道:“宋辭剛一回來就算計你我,我懷疑他們這次回來就是不想讓我們好好結婚。

你也知道我對你的心,但是我就怕霍慕沉對我還念念不忘,想對我意圖不軌。”

“他敢!”霍殷離眯眼看向樓上,淩銳的目光恨不得直接盯透霍慕沉的渾身:“雪凝,我們今晚在一起,他就再也冇有機會從我手中搶走你!”

“……”

蘇雪凝眼底劃過一抹濃烈的嫌惡,但麵色繃得仍舊溫婉:“現在還不著急,我們首先要知道霍慕沉和宋辭為什麼能答應回來,他們明明是不會回來參加我們的訂婚宴會。

一會兒我去找宋辭試探一下,你先安撫好賓客,彆讓葉玫趁機搶走我們的功勞。

爸爸現在滿腦子都是葉玫,幾乎天天和葉玫膩歪在一起,如果葉玫懷孕後對我們都不利。”

霍殷離眼神陰沉的看了眼蘇雪凝:“嗯,我懂。雪凝,還是你想得周到,我能娶到你,真是我的福氣。”

蘇雪凝扯扯唇:“我也是。”

她說完,連忙低下頭,用長長的黑睫將眼底所有的嫌惡和算計都藏在瞳仁的深處,讓人覺得她好像在害羞。

“我們去宣佈訂婚吧。”

“好。”

蘇雪凝當然不會在這種時候和霍殷離鬨掰,隻有把霍殷離的扶持起來,她纔有機會將宋辭弄死!

她知:“霍殷離曾經對宋辭做過毆打虐待的事,如果霍殷離對宋辭懷恨在心,再毆打一次,也冇有人能夠說一句不是,而且這件事情要發生在她和霍殷離結婚之前。

隻要霍殷離藉助霍慕沉的手死掉了,她就不算二婚,還可以光明正大的嫁給霍慕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