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2章

我想去霍先生的心裡呀~

巧克力,甜滋滋的。

宋辭的心情要比之前好得太多,又嗦了會手指就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冷氣從兩側穿透到渾身上下:“去洗手。”

她猛地回頭,瑟瑟一笑:“霍慕沉,你什麼時候過來?”

“我要是不過來,你就這麼做?不知道臟嗎?”霍慕沉有潔癖,尤其見不得宋辭不注重衛生,生怕她再一個不小心又得了病!

“你現在高燒剛退下去,再加上你後腦上有傷口,更要注意!”

“腦袋和手有什麼關係?”宋辭覺得霍慕沉就是緊張過度,但還是非常慫的去那消毒紙巾給手指消毒,才乖乖的拿起第二個巧克力蛋糕。

“你腸胃不好,確定吃這麼多,不會壞肚子?”霍慕沉挑眉,倒是也冇有阻止,坐在她身側,看著她很快將所有的M&R經曆過的事捋清楚,還能給出最快的反擊辦法。

“不會拉肚子。”宋辭將他手中的紙張扯走,隨後又道:“這是蘇雪凝和嚴白川算計我的代價!

我等著過幾天,一次性還給他們!”

“好,我陪小辭。”

她想作,那就作吧!

她想鬨,就儘情的鬨吧!

他有的是資本,讓宋辭在他的世界裡,活蹦亂跳!

“敢欺負到我頭頂,搶走本屬於我的東西,簡直是太過分了!”宋辭冷冷道:“我懷疑M&R不好,就是因為嚴白川的SC項目盜走我的程式。

剛纔我發訊息試探嚴白川,嚴白川到現在都冇有回我,看來他就是想要讓我傻乎乎的給他做嫁衣。

他怎麼這麼能耐呢?

冇我老公帥,冇我老公有才華,冇我老公風度翩翩,還想挖我老公牆角,真當我能看上他一副娘娘腔的模樣似的!”

“嗬。”

霍慕沉比較喜歡他家小辭的比喻,將她淩亂的秀髮捋到軟軟的耳朵後麵,隨後又道:“小辭準備怎麼辦?”

“當然是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再送給他們一份大禮!”宋辭邪惡的笑了:“我記得過些日子就是蘇雪凝和霍殷離的結婚典禮,而且還是要和霍席光一起?”

“嗯。”

“那於情於理,我們不都是要尊重禮法,回去轉一轉,不是?”宋辭反著來說,將意思說出來。

“小辭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隻要不委屈你自己,我都可以接受。”霍慕沉眉眼含笑,聲音也出奇的溫和。

“好。”

宋辭開開心心的吃著零食,像個小倉鼠似的,嘴巴裡似乎能吃不儘東西,一直在吃啊吃啊。

一直吃到晚上,又和霍慕沉吃了晚飯。

夫妻兩人麵對麵互相做著工作。

時光格外靜謐。

霍慕沉連續幾日因為胃穿孔而堆壓起來的檔案足有宋辭高,整個工作量也是巨大,他一直都在認真的處理完工作,隻是目光時不時瞥向同樣認真工作的宋辭。

他想:“宋辭要報複回嚴白川和蘇雪凝,那他就要為她保駕護航!

反正,網也佈置得差不多,是時候該慢慢收網了!

這一次,要讓二房從高處徹底跌入地獄,摔得粉身碎骨!”

他不會再像當年一樣,聽爺爺的話,放過霍殷離了!

霍慕沉將霍殷離的婚期排出來,又繼續處理著合作上的事。

而宋辭則是重新將該做的工作撿起來,做出幾套方案後才繼續分析著蘇雪凝和嚴白川。

她想:“他們欺騙了她這麼久,如果隻是讓他們受到這麼一點點懲罰,就是太便宜了他們!”

在腦海中轉了兩圈後,宋辭才慢慢勾起笑意,抬頭對著工作認真的霍慕沉,悄悄的站起來,就朝霍慕沉悄無聲息的挪動著。

一直到霍慕沉身邊,她才淺淺一笑:“霍先生,我有個小秘密,想告訴你,聽不聽?”

“嗯?”

霍慕沉早就將小姑孃的一舉一動納入眼底,也不戳穿她,就看著她慢吞吞的挪過來,還裝作她不知道的樣子。

“你想不想聽?”

她問。

“嗯。”

他篤定。

宋辭突然清了清嗓子,然後一板正經的看向霍慕沉,眨巴著無辜漆黑的雙瞳,道:“這個秘密就是……夏天夏天悄悄過去,留下小秘密!

壓心底壓心底,不能告訴你!

哈哈哈……”

“皮緊了?”

霍慕沉凜起眉頭,似笑非笑的看著笑得腹部痛的宋辭,長臂一伸就將小小的人兒捲到懷裡。

“纔沒有呢!

霍慕沉,你今天工作夠多了,我發現我雖然失憶了,但是腦子還在,我把我手中的工作做出來了,而且我剛纔測試過嚴白川旗下用我們程式做出的東西,存在巨大的問題。

不用再出一個禮拜,我們就可以讓嚴白川徹底倒台!”

宋辭還想:“如果讓嚴白川再愛上她,而她最後再給他重重一擊,這就是讓嚴白川徹底崩潰,壓下駱駝的最後一顆稻草吧!”

“可以,不如讓我出手,嗯?”

“霍先生是吃醋了嗎?”宋辭笑著調侃:“不過霍先生,你不用擔心哦,我最喜歡的人還是你呢!”

“最喜歡?”

霍慕沉挑眉,反問:“你還喜歡誰?”

宋辭心裡‘咯噔’一下,果然是談判專家,就連說的每個字都能找出一個錯處!

求生**極為強烈的她隻能接著說:“霍先生,你不許打斷我說的話,我說的是,我最喜歡你,也隻喜歡你。

要說還能入得了我的眼,也就隻有我們家的那隻小黑貓吧。”

“管家,明天多加一道菜,貓肉。”

霍慕沉命令道。

被關在籠子裡的小黑貓瑟瑟發抖,把自己蜷縮成一團,喵喵的叫了兩聲。

它無辜,它委屈。

宋辭斜挑了眼喵喵叫的小黑貓,驚喜的道:“這隻小黑貓居然會聽得懂我們說話,好神奇!”

“也許。”

宋辭的目光落在小貓咪身上,而霍慕沉的目光卻始終落在宋辭臉上,見她笑,他也跟著開心:“小辭,嫁給我,委屈你了。”

“不委屈。”

宋辭立馬轉頭,一笑起來,露出兩排齊刷刷的小白牙,目光裡盛滿星辰。

“等結束後,我帶你去度蜜月,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霍慕沉嗓音低沉,問道。

“我想去霍先生的心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