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6章

這樣的老公誰丟誰傻!

“那我選擇不好。”頓了頓,宋辭大口吃飯不忘記和霍慕沉商量:“我剛纔查過手機,你在網絡上的媒體寵幸八個女人澄清了。”

“嗯,我做的。”

霍慕沉不否認,而且一會兒,他還要親自教小辭如何懲罰敢隨意在他們頭頂動土的人!

“我其實覺得可以不用。我還翻到以前的新聞,說是因為我嫁給你的緣故所以你纔會破產……”見霍慕沉要開口,宋辭趕忙摸順霍大佬的毛,嘻嘻的說道:“但是,他們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信!

我可是錦鯉體質哦!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背後有人在背後操縱評論,我想和上次霍殷離有關吧!

我可是說過,隻要蘇雪凝騙我,我就會送給她一份大禮。”

“你想送給他們什麼大禮?”

霍慕沉優雅吃完了鵝肝,還特意給宋辭留出一小份,一條修長的手臂圈住她腰間卻又不讓宋辭覺得壓抑被監視。

他想過:“他性格上確實存在霸道的佔有慾,會讓小辭覺得壓抑得透不過來氣,但是隻要小辭願意,那又怎麼樣!

他試圖去改,但是改不了!

就像小辭愛撒謊,但隻是她從骨子裡養成自我保護的意識,讓他無法去改。

他縱容著小辭,也想自私的縱容自己一次!

對宋辭的佔有慾從來都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改變半點!”

宋辭吃得開心,時不時還餵給霍慕沉一口,見他冇有拒絕吃下去,也甜甜的眯眸笑了:“當然是一份巨大的禮,不過需要霍先生配合我。”

“可以,身體力行的配合,二十四小時,隨時隨地為你服務。”霍慕沉表情撩人,帶著不一樣的魅惑邪肆。

“……咳咳咳!”宋辭不由自住的臉紅了起來,轉頭看向霍慕沉,眉頭淺淺的淡壓了下來,故意板住臉:“霍先生,你不要隨意想歪!

我是說,我們還要在霍家和嚴白川麵前演一對不恩愛的夫妻。”

“做不到。”

一次折磨就夠傷筋動骨,再來一次,冇把這小丫頭折磨慘,他真覺得自己會被宋辭先氣死!

“霍先生,你就答應我嘛~我不想,被人白白欺負呢~”宋辭嘟嘟嘴巴,沾滿油漬的直接貼到霍慕沉的臉頰上,在他懷裡撒個嬌:“霍慕沉,你也是受害者呢!

你心疼心疼我唄!”

“嗬。”

霍慕沉凝睇著她盛滿星辰的眼神,隨後又道:“你不心疼我嗎?”

“心疼啊!”宋辭把情話說得特彆順口,再去看向霍慕沉時,都帶著狡猾和機靈:“但是我從來都冇有想到過要離開你。

就算那段和你鬨離婚,我失憶,我也冇想到過離開你,就算是我當時……算了,不說!”

這筆賬要狠狠的算在蘇雪凝和霍殷離,還有……嚴白川身上!

這一切,她都要狠狠還回去!

“是嗎?”

霍慕沉反問。

“是,當然是!

霍先生可是我好不容易纔搶到手的,我怎麼會捨得放開呢?”

宋辭說完後,就晃了晃腦袋,笑得特彆特彆的甜,說出來的話卻是讓人頓時覺得:“這不是個軟軟萌萌的小天使,而是一個小惡魔!”

“霍先生,你配合我,好不好嘛?”宋辭躺在他懷裡撒個嬌,哼哼唧唧的,像個小奶貓似的,撒嬌。

霍慕沉本來冰冷的麵孔卻在麵對宋辭時,不自覺柔和了幾分力道,隨後就把宋辭動來動去的小腦袋瓜摁到懷裡:“再蹭,你就不用走了。”

“霍先生,你不要每時每刻都在想那種事,好不好!”宋辭心口剋製不住的縮了縮,被霍慕沉狠狠折磨的情景還曆曆在目,大大黑黑的眼睛亮著璀璨的光亮,看得霍慕沉凸起的喉嚨不自覺的滾了滾。

“我想的是那種事?”霍慕沉側臉繃住冷厲,流出來的是迷倒萬千少女的心情,他壓低嗓音,俯在宋辭的耳邊,輕輕的吹著氣。

宋辭渾身抖了個機靈,直接抓起盤子的壽司塞到霍慕沉的嘴巴裡,眉心動了動,閃爍道:“你什麼都冇想?

對了,霍殷離和自己的爹霍席光一同辦婚禮,我們也在邀請之列嗎?”

“會回去。”

霍家就算再散亂,但上方還有爺爺坐鎮,不想霍氏被霍老爺子的幾個兄弟旁支瓜分,就算他們鬨得再開,也會在這種喜事上聚齊一堂,做樣子給其他的霍氏旁支看。

“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宋辭淡淡問。

“婚禮前一天。”霍慕沉說完,又蹙眉改口:“婚禮當天。”

“我們不如提前一個禮拜回去吧。”宋辭卻建議道。

霍慕沉菲薄的唇抿成一條鋒利的直線,漠然的將目光落到她唇上,神情微妙的變了變:“你想要做什麼?”

“到時候你就知道,當做給我家老公賠罪啦。”宋辭低頭去吃霍慕沉單獨留給她的鵝肝,心想:“蘇雪凝尚不知道她和霍慕沉和好如初。

哪怕是因為失憶,忘記霍慕沉,她也冇有離開過霍慕沉!

而……欺騙她的蘇雪凝,就不會那麼容易了!”

“嗯,吃完飯,我們回霍園,讓老七過來給你看一看。”霍慕沉揉了揉她腰間細肉,黑眸精準的掠到宋辭眼底的狡猾靈動,是真誠的,和從前的小辭是一樣的。

他道:“小辭,你慢點吃,吃不完,我們打包帶走。”

宋辭心口被幾個字重重砸了下,平複下動盪不安的情緒,淡淡笑道:“霍先生對我那麼好呢?”

這樣的老公誰丟誰傻!

宋辭暗想:“這樣的多金帥氣溫柔的老公,就算不是她的真愛,她也要牢牢抓到手裡!

更何況,兩人是真愛!”

吃著吃著,宋辭忽然意識到一件事,禁不住偏臉過去問:“霍先生,我是不是失憶過兩次?還是三次?”

兩次?三次?

霍慕沉眼廓收縮,想:“他以為宋辭隻是失憶兩次,但是……七年前,小辭被嚴白川欺騙嫁給他,按照小辭夢境裡恢複起來的記憶是同意了,最後小辭到現在這件事卻什麼都不知道。”

所以,細思極恐,霍慕沉眯了眯眼眸:“該死的,他不在的時候,他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