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3章

賭一次!

一個男人看待女人炙熱的眼神,饒是宋辭再想忽略掉,也不可能忽略掉!

她眼眸不自覺向後躲!

不!

不是這個感覺的!

她晃了晃腦袋,讓理智更加清醒起來,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將身體擠到角落裡,用一拳抵住嚴白川的胸口,扯起唇角:“我現在需要冷靜,不如我們邊吃邊聊。

我對我之前的事情都不太清楚呢!”

“也好,你想在哪裡吃?”嚴白川捕捉到她眼底的疏離與抗拒,也不著急,畢竟他是在慢慢取代霍慕沉在宋辭心裡的位置,所以不能太過操之過急。

“去一個商場,我想回去買奶茶和甜點。”

宋辭見嚴白川直起身體,趁著間隙的刹那直接從嚴白川的臂彎裡鑽了出去,有幾分跌跌撞撞的痛心感和牴觸感,隨即道:“我們先走吧!”

“好。”

她剛走兩步,就被淩厲的視線釘在原地。

麵前站的是一個穿著病號服的消瘦男人,他鬍子冇刮,漆黑的雙眸卻如同暗夜間的獵豹般死死盯住宋辭,還有她身側的男人:嚴白川!

好半晌,男人才朝宋辭伸出手,笑了笑,語氣禁不住的溫柔:“小辭,和我回家。”

“小辭,我回到你身邊,你不用再害怕他。”

嚴白川語氣堅定。

宋辭:“……”

“小辭,你乖點,嗯?”霍慕沉身側還站著景連兮,景連兮顯然帶著濃濃的指責,顯然宋辭是讓她失望了。

宋辭腦子混沌:“她不是不相信霍慕沉的話,也不是完全相信其他人的話,隻是需要驗證一個問題而已!”

她咬咬唇,突然邁向霍慕沉,湊近到隻有他們兩個人能聽見的距離,問出一個猝不及防的問題:“你的‘她’,喜歡不喜歡吃辣?”

霍慕沉眉心擰蹙,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隻能抬眼對上他:“你……想知道?”

“想!”

“問題的答案重要?”

他問。

宋辭抿了抿唇:“重要!”

異常重要!

霍慕沉見她眸底凝起前所未有的堅定,不再以為是她的把戲,俊臉繃得厲害,但也隻思考了幾秒鐘,便直截了當道:“不喜歡!”

小辭從小不喜歡吃辣。

末了,他又道:“你從小不喜歡吃,是我培養你這個習慣,擔心會傷害到你的胃。

如果你想吃,我可以退一步,在不傷害你身體的情況下,可以允許你……”

“唔……”

他話還冇有說完,宋辭粉嫩的軟唇緊緊貼在他冰涼菲薄的唇角,局麵的反轉讓人猝不及防,尤其是嚴白川,他瞳孔裡倒刻著宋辭主動擁吻霍慕沉的景象,心痛得無以複加,瞳仁也一寸寸崩裂。

宋辭卻不想管任何人。

剛纔嚴白川想要親吻她,她本能的想抗拒,甚至是排斥嫌惡,所以當霍慕沉用無奈寵溺的口氣對她說話時,她心不由自主的砰砰亂跳,會動而不會心如止水,而且還會跳都更加猛烈。

她想:“不顧一切的去賭一次,她想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跟著誰?”

對於霍慕沉的親近,縱然嘴巴上的再不同意,可身體上還是不可遏製的靠近!

霍慕沉眼底掠過重重欣喜,反手將宋辭緊緊扣在懷裡,壓住她的後腦勺,使勁兒扣向自己,低頭深深的吻了下去。

他輕而易舉的的撬開她的牙關,捲走宋辭唇腔裡每寸甜蜜。

感受到宋辭的乖巧溫順,霍慕沉不再剋製壓抑已久的情感,吻得難捨難分,吻得麵紅耳赤。

一直到宋辭覺得自己肺部裡的空氣完全被霍慕沉奪走,宋辭才被鬆開,淚眼閃爍的看向霍慕沉:“老公~”

“嗯,我在。”

霍慕沉用實力向所有人證明,他和宋辭冇有離開,更冇有感情不和,之前所有的事全部都是子虛烏有。

暗中蹲點的記者也是被實打實的秀了把恩愛!

本以為能捕捉到一場狗血捉姦的現場,但實際上,隻是被狠狠的秀恩愛,簡直不要太紮心!

當然,以霍慕沉和嚴白川兩人的手段,他們根本就不敢隨意的撰寫,生怕上一次發生在同行身上的事情,再一次發生到他們的身上!

宋辭全然冇有注意到媒體的鏡頭,她從頭到尾都不會相信霍慕沉會隨意上女人,隻能是他的手段而已!

霍慕沉用帶著薄繭的指腹輕輕撫摸著她柔嫩的唇瓣,低低的用額頭抵住她的:“小辭,我們先回去,嗯?”

“不回去。”在霍慕沉變臉色的前一秒,宋辭趕忙又道:“我還冇有買奶茶和小蛋糕呢!

媽媽說要帶我們去吃飯的。”

“哈哈哈,好。”

失而複得讓霍慕沉胸腔裡震撼著,恨不得將宋辭直接抱起來,原地轉幾個圈。

宋辭道:“霍慕沉,我冇有恢複記憶,但是我選擇相信你。”

“嗯,我懂,我家小辭之前一直在猶豫。”霍慕沉低啞著嗓,又伸手去尋著她的手,慢慢與她十指相扣:“之前是我對小辭太過嚴厲,也太惡劣了。

我向小辭道歉,嗯?”

宋辭笑了笑:“我們回去說,現在我有一件事想去驗證。”

她說完,從霍慕沉懷裡掙脫出來,慢慢走向嚴白川,不動聲色的壓低嗓音,卻是含帶著滿滿的柔情:“白川哥哥。”

“小辭。”

嚴白川嗓音有些顫抖,難以想象,宋辭居然會叫出來他當年的稱呼,是不是代表宋辭真的記起來當年的事?

宋辭眼底掠過一抹精光,不管嚴白川是真是假,她都不想放棄離真相更近一步的路徑,隻是微微牽起唇角,把嗓音又壓了壓,就隻能讓兩人聽見:“白川哥哥,剛纔不是我想吻霍慕沉。

是霍慕沉威脅我,說我如果不這麼做,就殺了你。”

“小辭,我冇事的。”

“可是我擔心你的病情,不忍心你再受苦受難,你要健康活到我去找你。”宋辭說得深情款款,就連自己都快騙了過去:“我現在回去和霍慕沉徹徹底底的離婚,我的聯絡方式給你,你記得聯絡我啊!

這一次,我想我們永遠在一起,而不是再被任何人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