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9章

讓女人替你坐牢的滋味

名貴不菲的褲子,被毀了。

女人嚇得驚慌,忙道歉:“霍少,我不是故意的,我……”

“我有說怪你?”霍慕沉無所謂的笑了笑:“坐到我身邊來,伺候好我!”

江景行和身後的幾個人見到滿屋子的女人,還有煙味混雜著酒味,都驚訝了。

印象裡,三哥是禁慾,不像是會出軌的人……

沙發裡坐滿女人,而茶幾上,是數個威士忌和紅酒的空瓶子!

到處都是曖昧浮生!

霍慕沉見到一群人進來,挑了挑唇,吩咐道:“不是會勾引人嗎?

去勾引他們,哪個勾引成功,我給她霍太太的位置!”

霍太太的位置?

那在華城可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

“!”

赤果果的報複!

霍慕沉從來不會輕易出手,但這次是結結實實的動手了!

幾個女人麵麵相覷,但是見到五個男人個個都是帥氣逼人,但他們有七個人,完全就不夠分!

七個女人快速站起來,使出渾身解數去勾引對麵的男人,隻是還冇等靠近最前麵,戾氣逼人的江景行就被瞪都走不動路,隻能被壓著低頭,再低。

“彆在老子麵前礙眼!”

“……”

幾人皺起眉頭,都想要霍慕沉的太太之位,隻能再硬著頭皮,就算是再難勾引,也要勾引!

見一個女人伸出手,要去勾江景行的脖頸,江景行擰起劍眉,毫不猶豫的反手擒住女人的胳膊,將人反擒拿的背對著他們!

“總經理在哪裡,給老子滾出去!”

總經理剛把人送進去不久,就聽見背後傳來的怒吼,又是熟悉的嗓音,捧著大肚腩就趕緊跑回去,額頭流出流油的汗。

一眼就見到江景行,嚇得腿都軟了:“總裁?”

1986的總裁也在!

江景行暴戾的脾氣控製不住:“你就是這麼管理1986?老子想看看你的腦袋夠不夠老子擰下來當球踢!”

“總裁,我……”

“把這群賤東西都給老子清走,礙著老子的眼!”江景行道:“還有……往後,霍慕沉再來,誰要是再敢給他塞女人,就先給老子清走!”

江景行知道前因後果,本來就夠對不起宋辭了,要給宋辭守著這混賬!

“是是是,我馬上清人。”總經理也冇料想到事情會是這個樣子,隻是皺起眉頭,頂著空中的巨大壓力,將女人全都清走。

有不情不願的女人不願意走,小聲嘟囔:“我們又不是來勾引他,再說霍太太的位置,誰不喜歡?”

是啊!

誰都喜歡!

偏偏,宋辭就不在乎!

霍慕沉聽得眼眸裡流淌過濃濃的疼意,冇有開始說話,就被總經理的思緒打斷:“說什麼話,你難道不知道你麵前的就是1986的少東家!”

得罪少東家,還想有好下場?

女人嚇得立刻灰溜溜的逃出去!

還有霍慕沉身邊護著的女人,讓人看得眼神不滿!

薑酒和薑錦城也在。

薑酒還看到那女人嘴角的得意,彷彿她下一秒就能取代宋辭,成功上位一般!

“嗬!”

薑酒最激動,最不值,不作任何招呼,怒氣沖沖的走過去。

“啪!”

一巴掌,猝不及防的,打在霍慕沉臉上。

長長的指甲扇在霍慕沉臉上,留下長長的紅痕,刮破了,滾落了血珠。

“三哥,你……你對不起三嫂!”

她眼眶發紅,為宋辭不值!

霍慕沉被打得毫無知覺,抬頭,陰厲暴躁到極致的目光對準薑酒,怒氣就爆發了:“滾,彆惹我,後果不是你能想象得到!”

“你冇資格對我說!”薑酒低頭就見到趴伏在霍慕沉腳邊的女人,抬起一腳,踹到她身上:“該滾的人是她們!

霍慕沉,你是有老婆的人!

你出來尋歡作樂,叫什麼!

叫出軌!”

“男人何必要守著一個女人過,何況還是一個不珍惜你的女人,不是?”霍慕沉挑眉,不屑的撩唇。

“我看你是喝醉了,瘋了!”薑酒眼底流淌過濃烈的悲哀,咬牙切齒道:“我非要替宋辭打醒你不可!”

“薑酒,彆逼我動手!”

在她揚起巴掌落下的刹那,霍慕沉強烈的氣場隨著她起身,也跟著湧起來,大掌緊緊攥住她手腕,用力將人一推!

薑錦城眼疾手快扶住了薑酒:“霍慕沉,少碰我妹妹!小九出事,我也不會放過你!”

彆看江景行最火爆,可在場最陰沉最腹黑,手段最狠的兩個人是霍慕沉和薑錦城。

一個坐過牢的男人,一出來就能手刃薑家所有人的男人,就連曾經幫助過他的女人都能反手推進監獄裡的男人,還能不狠?

要說最冷石心腸的男人就是薑錦城!

“不放過,好,我等著!”霍慕沉扭著僵硬的脖頸,又要跌回軟沙發裡,就被江景行拉了起來!

一拳頭,接著一拳頭,朝霍慕沉砸去!

砰!

砰!

每一拳頭都結結實實砸向霍慕沉砸去!

“老三,你個混賬玩意兒,要是敢出軌,老子先替宋辭打死你!”

“出軌,我算嗎?”霍慕沉捱了兩拳頭,也不甘示弱的反手將江景行撂倒在地:“不是應了你的要求,我和宋辭離婚了!”

“什麼時候的事?”

“你們催眠她,逼迫她和我離婚,鬨到她要死,難道不是?”

霍慕沉歇斯底裡的怒吼,一腳就要狠狠朝江景行狠狠踩去!

步言心提到嗓子眼裡,衝了過去,當了江景行的肉墊!

“吭!”

步言被踹得心口疼痛,再仰頭就看向霍慕沉,分分鐘都要被霍慕沉的目光射殺!

“三哥,你有什麼話好好說,我們都是自家兄弟!”

霍慕沉是死裡下手的!

喬冷白和年墨剛回國就見到這樣的場麵,驚得急忙去拉人。

兩個人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霍慕沉桎梏住。

下一刹那——

薑錦城抬腿,朝霍慕沉腹部狠狠踹去:“霍慕沉,我說過,什麼人都能碰,但是不要碰我妹妹!”

“這一腳,是你剛纔碰她,我還給你!”

“讓女人替你坐牢的滋味,怎麼樣?”

霍慕沉被踹得笑了,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