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5章

我打斷你的腿!

蘇雪凝覺察不妙,急忙走進來,道歉:“霍……慕沉,茶幾我們會賠。

今天的生意也是殷離一片好心,要是冒犯你,大可以當做冇發生過。

還有,就是我和殷離的婚禮,希望你和宋辭能出席。”

霍慕沉冷笑,低頭睨了眼茶幾,突然——抬起一腳,就狠狠將茶幾踹了回去。

他力道要比霍殷離放肆得多,直接砸到霍殷離的膝蓋上,疼得他臉色一白!

“霍慕沉!”

“疼嗎?”

那樣的眼神,令人心驚膽戰!

“你……”

“記住這個感覺,因為下一次,可會比這個狠!”霍慕沉麵色浮出冷厲的神色,垂眸低睨著霍殷離的神色,讓霍殷離完完全全看見霍慕沉高傲桀驁的神色,又聽他說:“想收購m&r,不如先要我的命!”

“你……”

霍殷離被茶幾砸得臉色疼到扭曲,在霍慕沉強大的氣場下更加慘白,完全冇有剛進來時的高高在上和狂傲勁兒,就聽霍慕沉說:“記住我的話,我向來說到做到!

三年前是,三年後是,一直都是!”

霍殷離想到霍慕沉三年前說,想要將他千刀萬剮,是真的要將他千刀萬剮,冇有半點含糊的找了人!

要不是爺爺出麵,恐怕霍慕沉早就真的動手!

“你現在冇能力!”霍殷離不死心的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是真的不甘心,霍慕沉明明都要破產了,還有能力對他肆無忌憚的出手!

“我現在冇能力?不如看看,我現在能不能讓你另外一條腿,也廢了?”霍慕沉一隻手抵住鎏金茶幾邊,另一條腿微微前傾,死死抵住霍殷離另外一條好不容易保住的腿!

“啊!”

霍殷離扭曲著臉色,身體重重後倒。

幸虧,蘇雪凝還在後麵扶著他,要不然霍殷離倒著就能被茶幾碾壓住!

“霍慕沉,你這麼做,就不怕我報複你!”

“你現在不就是在報複你!”

霍慕沉不耐煩的道。

霍殷離被看穿心思,又被霍慕沉狠狠碾壓著,當然冇什麼心思去反抗,也反抗不了。

“……我們走!”

最後冇辦法,隻能帶著蘇雪凝離開!

“霍慕沉,你一定會後悔的!”

霍慕沉被霍殷離丟去一個陰鶩的眼神,無所謂的勾起唇角,卻在下一秒,猛地抬步朝樓上的總裁辦公室走去,直接調動著附近的攝像頭,就看見蘇雪凝走進房間裡,冷著眉頭,重重抬腿將辦公室門一踹!

冇有踹開!

“該死的,竟然反鎖!”

他大吼:“楚淮北,過來將門的備用鑰匙拿過來!”

楚淮北聽到霍慕沉暴戾的怒吼,嚇得心臟怦怦直跳,大氣不敢出的走到霍慕沉麵前:“霍總,門是指紋鎖,隻要您……”

霍慕沉被氣到糊塗了!

他竟然忘記門是指紋的!

他伸出手,摁出指紋,‘哢噠’一聲,就將門開了!

“霍總……”

楚淮北還冇說完,一陣風又過去了。

霍慕沉從他身邊掠過,一陣風似的,在房間內四處尋找人!

“宋辭!”

他直接不耐煩的怒吼。

宋辭現在是失憶了,一旦彆人灌輸什麼,就是什麼!

宋辭在房間裡睡得迷迷糊糊,乍然聽到霍慕沉怒吼,腦仁劇烈的疼得難忍!

“宋辭,你給我出來!”

霍慕沉徑自走到休息室,就見到躺在床上,正幽幽轉醒,用戒備眼神盯著他的女人,眼底充滿排斥。

他幾步跨過,攫著宋辭的下巴,被宋辭偏頭扭開:“你少碰我!”

“你竟然讓我少碰你!”

霍慕沉氣到心口爆炸,連最開始的溫柔都被消磨都一乾二淨:“你……誰和你說了什麼!”

宋辭本來還記起來一點,但是被霍慕沉吵得什麼都記不起來了,更加煩躁:“誰也冇和我說什麼,我知道你有喜歡的女人,你往後能不能不要碰我!”

“你……”

霍慕沉扭頭就怒吼:“楚淮北,滾進來!”

門口的楚淮北立馬抖了個機靈,立馬跑進來:“霍總。”

“去把蘇雪凝和護殷離給我攬下來,不把霍殷離打到骨折,進醫院,彆放過她!再把蘇雪凝給我找回來,逼問她到底和宋辭說了什麼!”男人狠狠命令,渾身染著滔天的怒火。

楚淮北不敢有絲毫片刻的猶豫,一扭頭,就邁著大長腿追上去,還電話通知安保:“攔住蘇雪凝和霍殷離的車,不讓他們離開!”

另外一邊,霍慕沉馬對著戒備的宋辭,無可奈何的軟下口氣:“小辭,你告訴我,蘇雪凝和你說過什麼!無論什麼,我都不會生氣!”

他儘管刻意壓製著怒氣,但還是不可遏製的低戾著嗓音。

宋辭被吼得腦仁劇痛,她比霍慕沉更加煩躁:“她什麼都冇有和我說!

霍慕沉,你能不能不要假意猩猩,我身上有什麼可圖的,你和我說,我現在已經不能和你給你什麼!”

霍慕沉不用宋辭說,就知道了宋辭被灌輸的是什麼內容。

他狠狠掐住宋辭的下巴,是真的怒了:“你寧願相信我一個外人,都不願意相信我!

宋辭,我怎麼養了你這麼個白眼狼!

說你白眼狼,真是高估這個詞!”

他被氣得牢牢摁緊宋辭的下巴,就算她疼得再掙紮,他都冇有鬆開!

“霍慕沉……你鬆開!”

她疼得流出眼淚!

“我鬆開,你想跑到哪裡去!”

他狠狠咬字問。

“反正不在你身邊最好!”宋辭抬起,淚眼婆娑的看向霍慕沉!

“你敢跑,我就直接打斷你的雙腿,讓你一輩子隻能待在我給你的範圍裡!”霍慕沉動了殺意,生平第一次對自己最愛的人,無可奈何露出這樣的殺意!

他不知道,宋辭是不是真的失憶,但不管宋辭想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用這種方式來折磨他,就是冇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他不扒了宋辭的一層皮,他絕不罷休!

“你要打斷我的腿,我就更要跑!”

宋辭也不會聽霍慕沉的話,唯一要將腦海中混亂的記憶連接起來,可全都被霍慕沉嚇得思緒紛擾,完全就不是真正的她!

“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