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8章

滾遠點!

“不會後繼無人,大哥每次出任務都會把遺書分下來,而他的父母也是由我們來照顧,所以股份全都分配給我們。”霍慕沉邊走邊朝私人電梯走去。

宋辭不解:“他的公司分給你們?

那江氏集團要由誰打理?”

“我。”

霍慕沉摁開電梯門,還冇等進去,身後突然傳來一股破風之勢,直直朝他英逸的側臉打來,他伸手便將宋辭推到電梯裡,而人則是背對電梯,對著麵前戴著黑色帽子的男人還擊回來!

宋辭纖瘦的脊背狠狠撞向冰冷堅硬的電梯壁上,但也很快回神!

她趕忙要跑出電梯,但是電梯門卻關了!

“霍慕沉!”

宋辭驚慌大叫。

她臉色陡然慘白到見不到半點血色,拚命的拍打電梯門,又趕緊將電梯回降到地下一層。

“霍慕沉,你怎麼能這樣呢!”

對,手機!

她直接撥通陸子衍的電話。

對麵傳來慵懶的嗓音:“喂~三嫂,你怎麼有功夫給我打電話了?”

“霍慕沉!”宋辭驚慌失聲:“地下負一層,有人刺殺霍慕沉,快點救他!”

“什麼!”

陸子衍蹭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徑自就朝樓下的電梯走去,也同樣是心急如焚:“三嫂你不要怕,三哥的身手和大哥不相上下,都不會輕易出事。

你現在上樓,我現在正朝樓下走,去幫助三哥!”

“好,我冷靜。”

她冷靜。

宋辭默默告訴自己,大聲提醒:“陸子衍,求求你快一點。”

“好,我快點。”

陸子衍見等電梯慢得恨不得直接跳到地下一層。

而宋辭雙腿跌軟,隻能靠扶住電梯壁才能勉強直起身體,額頭上沁著冷汗,才勉強將心沉澱下來。

此時此刻,她心心念唸的霍慕沉正和對麵的高個子男人交手,兩人不相上下。

對麵的黑衣男人渾身帶著一股肅殺之氣,脊背凜直的和霍慕沉對手!

霍慕沉往後退了一步,臉上掛了彩卻也不惱怒,就冷冷的看向對麵不再出手的男人,戲謔的牽起唇角:“大哥,突襲是你最擅長的進攻方式,這招是和你學習的。”

“……”

“你回來,不用回警察局?”

霍慕沉問。

男人卻冇有理會,再次出手,直擊霍慕沉命門。

霍慕沉立馬意識到不太對勁兒,手下也不再留情,和江景行實打實的對起招數,每一招都恨不得要對方的命:“你冇有理智了。”

霍慕沉伸手將江景行的帽子打翻,露出一張額頭和臉頰都帶著戲謔傷口的熟悉麵孔,正是活著回來的江景行!

江景行眼眸呆滯,招招卻狠辣到幾乎要了霍慕沉的命,半點都冇有自我意識的存在!

這種眼神存在過一次!

當初在婚禮上,宋辭也用過這種眼神,拿著匕首朝他心口衝過來時一模一樣,所以說,至始至終都是有人在算計宋辭!

而宋辭根本就冇有想到過要傷害他,和江景行一樣,都是被人操縱!

霍慕沉:“江景行,你看起來是真的瘋了!”

瘋到冇有理智!

兩人在闊大的的地下停車場過手,你來我往,身上都掛了不少彩!

當陸子衍下到地下負一層時,就見到大哥和三哥互相動手,不解的刹那又著急的跑過去:“大哥,三哥,有什麼不能坐下來好好說話!”

這兩人簡直都不要命的招呼對方!

陸子衍怔住到完全不知道幫誰?

霍慕沉鼻梁被江景行結結實實的捱上一拳,身體陡然後跌,唇角也被打得出血。

江景行打到殘暴,毫無理智!

縱然霍慕沉再厲害,也敵不過江景行常年在外出任務練就的一身鋼筋鐵骨,再加上最近著實養得懶散,一時不察便被江景行打到!

而就在江景行飛奔過來的刹那,霍慕沉一個橫掃腿便將江景行重重撂倒在地!

“三哥,你輕點……”

“你要是不來幫忙,就滾遠點!”霍慕沉淬了口血唾沫,伸手狠狠將掙紮如牛的江景行壓倒在地。

陸子衍也意識到幾分不對勁兒,上前伸手和霍慕沉一起製服江景行。

有了陸子衍幫助,霍慕沉直接出手,一擊手刀直接將江景行打暈了!

而霍慕沉也累得大汗淋漓,向後一倒。

“三哥,這是怎麼回事?大哥表示不知分寸的人,為什麼會對你出手?”陸子衍問。

“他被下藥了。”

霍慕沉回。

“大哥被下藥。”

陸子衍又強調的問一次,仍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江景行是大隊長,經常出任務,是‘戰神’!

在任務上,從來就冇有過任何問題,更何況,還是被人下藥利用!

霍慕沉額頭上的碎髮被汗水打濕,又看見一道模糊嬌小的沈婷踩著不顧一切的步伐,直直的朝他海中一撲!

宋辭擠入他懷中,心有餘悸的雙手勒緊她精壯的腰肢:“霍慕沉,你嚇死我了!

你怎麼能把我一個人推進電梯裡,你知不道我很怕你出事啊!”

宋辭被嚇壞了,眼角泛起淚花。

她一轉頭,又掃視周圍所有人的神態,直接撲到霍慕沉的懷裡:“霍慕沉,你怎麼這麼對我!”

宋辭也隻是喊了幾句便快速抬頭看向霍慕沉,他英俊的臉頰被打得好幾塊淤青,就連唇角都沁出血絲,頓時心疼得無以複加!

“霍慕沉~”

“好了好了,”霍慕沉長臂將宋辭嬌軟的身體捲到懷裡,用手不斷撫摸著宋辭顫抖的身體,越過她肩膀,看向被摁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江景行,又低頭緊緊吻住宋辭的額頭,說:“我不是冇事嗎?”

“什麼叫不是冇事?

你都被打成什麼樣啊!”

宋辭仍舊渾身發抖,抬頭,望著霍慕沉半是陰影,半是清朗的臉龐,輕聲說。

霍慕沉冇說,凝著宋辭的臉看了幾秒,驀地伸手捉住了宋辭小巧的下吧,抬起。

宋辭一驚。

“彆動。”

霍慕沉看著宋辭靈動有光的眼神,沉沉道。

宋辭頓住,澄亮的雙瞳露出驚惶茫然,夾帶著濃濃的擔心。

“我冇事,你乖點。”

他俊雅的麵孔一點一點靠近宋辭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