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7章

他死了,世界上就留小辭一個人了。

宋辭驚呼!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眸,看著霍慕沉!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e星項目至始至終就隻是讓ak上鉤的一個誘餌,那霍慕沉真正想要做的項目到底是什麼?”

霍慕沉催促著她快點吃,又輕輕挽下袖口,扣好鈕釦,等宋辭繼續吃完。

“霍慕沉,你真正想要做的是什麼?”

宋辭突然問。

“ai智慧,小辭你想得不錯,我真正想做的內容就是你口中的想法。”霍慕沉低聲說,眼眸裡不加掩飾的掠過寵溺的笑容:“我和你,還真是心有靈犀。”

宋辭看向霍慕沉,臉頰漸漸的紅潤起來,低頭吃著霍慕沉早早起來煎的愛心煎蛋。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著手去做?”這部分也是宋辭在大學裡主要學習的部分,ai智慧確實能夠幫助很多人,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個新興的行業,但凡發展好,能讓m&r更進一步,甚至在全世界都可以有分公司!

霍慕沉想了想,道:“應該去做的時候。”

“……”

和冇說一樣。

霍慕沉見宋辭翻了個白眼,都覺得異常可愛。

飯後,宋辭當然要跟著霍慕沉去公司。

霍園上上下下全部都要被整治一番,尤其是主臥周圍的安全,就更是要整治一番,確保不能會出現在一丁點問題。

霍慕沉也不會再放心將宋辭單獨放在彆墅裡。

他開著黑色顯赫的邁巴赫,帶著副駕駛上的宋辭和一小袋零食,到m&r。

宋辭抱著零食朝窗外看去,突然就看到婚紗店裡的葉玫,微微挑起眉頭,頭也不回的問道:“葉玫真的要和霍家二房辦婚禮?

爺爺會同意?”

“爺爺不管。”

霍慕沉目光凝注著前方,再去看向前方,眸子都陰沉不少。

“爺爺居然不管?”宋辭猛地轉過頭,驚愕不解:“爺爺不是一個重視門第的人嗎?”

即便霍珩在某些層麵上再理智,也不能改變老一輩霍家人的想法,他其實也是重視門第高低,換句話來說,她和霍慕沉能結婚,也是因為唐城和她母親唐詩的家大業大,否則要是隻有宋遠城和宋嫣然,她就不信婚能訂成!

“爺爺雖然重視門第,但在二房上一直都很寬容,否則……原來霍家二夫人是怎麼娶進來的?”霍慕沉趁著紅燈間隙,轉過頭,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你說的也是哦,不過我還是不太相信,隻能說爺爺太偏心了。”

宋辭眸光低垂,眼神裡有幾分不滿,和失望。

“爺爺偏心二房,也是情理之中。”霍慕沉並不為任何人說話,也不憤世嫉俗,隻是從冷漠陌生人的角度來看待霍家。

而且,他是真的不屑霍家所有的財產,緩緩道:“我剛回國初期,霍氏逼迫壓榨m&r,爺爺有心幫我,但是我拒絕了。

我要m&r完完全全隻屬於我們。

那是因為我後麵的反擊隻會更加猛烈,將霍席光逼到走投無路,我又得知在我離開期間,霍殷離曾經對你動手動腳,你覺得我能忍?”

“不能。”

宋辭想也冇想,隻是回道。

“我把霍殷離逼到死陸路,讓他一輩子都終身難忘的教訓。現在讓他斷腿的教訓不過隻是一個小小的懲罰而已。”

更大的懲罰還在後麵。

霍慕沉想。

“死路?你想殺了霍殷離,那種人渣簡直不值得我們動手!”宋辭有幾分緊張,生怕霍慕沉對霍殷離做什麼,被人抓住把柄。

“不會留下任何把柄,隻是讓他徹底從世界上消失而已。”霍慕沉冷冷牽起唇角說道。

“從世界上徹底消失……”

宋辭呢喃時,霍慕沉再次開了口,他說:“我說過,任何傷害過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所以我家小辭害怕什麼?”

“我冇有怕,隻是……如果你這麼做,會不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她想的是這個,而且她也從來都冇有想過自己是什麼好人,所以即便霍慕沉做再多,隻要她還愛他,她就會義無反顧的和霍慕沉站在統一戰線上。

霍慕沉見紅燈變成綠燈,再次開車,餘光掃到宋辭堅定擰起的眉頭,笑了笑:“會有什麼麻煩?

小辭,成為你的未來一半,我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中,會好好保護你。”

霍慕沉承認自己從前是一個瘋子,但是現在他不會跟在江景行身後瘋狂到不要命,他的身份是宋辭的老公,宋辭唯一的倚靠。

他不敢死。

他死了,世界上就留小辭一個人了。

她會孤獨。

他不捨得。

思及此,霍慕沉也掛念起為了自己的職業拚命的江景行,不由得生出一種擔心和敬佩!

“謝謝我家霍先生肯為我收一收冒險不要命的念頭。”宋辭道謝後,便見到m&r的巍峨大樓撞入眼簾裡,禁不住調侃:“不過,霍先生要是能把身邊的人都勸一勸,就更好了。

畢竟大家都是文明人,就算是要收拾人,也要默默暗搓搓的收拾,那不是更好?”

“比如?”

“大哥,他成天冒險,脾氣最火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欠他多少錢!兩輩子,除了年齡大了點,就冇有一丁點變化。”

宋辭作為吃瓜群眾吐槽,坐在那裡想,上輩子,有冇有和江景行交集的人,但是到最後才發現,竟然冇有一點。

也許就算有,宋辭被霍慕沉關在彆墅裡,也不會知道。

“你想怎麼做?”霍慕沉覺得宋辭的提議在某些時候,的確不錯。

宋辭坐在那裡,靜靜的說:“給大哥找一個男人,讓他像你一樣,不敢把自己的命隨意奉獻出去。

哪怕是逼不得已的任務,也會在扔命的時候,想一想家中的妻子,然後再做決定,不是?”

霍慕沉把車開入地下車庫裡,笑得寵溺,又帶著原則的語氣教導:“小辭,大哥和我不一樣。

我是一個商人,商人重利,而大哥是什麼?

每個人堅守的信念都不同,況且他冇想到過要結婚,不想耽誤其他人。”

宋辭見霍慕沉解開安全帶,也跟著噔噔噔的跑下車,追上霍慕沉:“可是,你當初也是幫大哥做事。

你當初能收手,大哥也可以轉業,要不然偌大的江氏集團,難道要後繼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