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6章

看心情。

如果不是ak不會賞識人才,錄用蘇雪凝,擅自將宋辭的設計東西全都賣出去,也許m&r和ak合作的項目還會加長點,但也逃脫不了被m&r吞併的命運!

“不用做假象,m&r是小辭的,而霍lk纔是我名下的產業,將來即便是合併,也是我們夫妻合併。”霍慕沉在華城做出的這一切全都是為了宋辭!

他幾乎都快要將lk丟給喬冷白!

要知道,霍慕沉對待自己的事,向來都是親力親為,從來都不會假手於人!

“你要以夫妻名義合併,說出去……不太信吧!”陸子衍驚呼否定。

說宋辭創立了m&r,和霍慕沉創立的lk合併,就算是說破天,也不會有人會相信!

霍慕沉將煎蛋放入碟子裡,隨後溫了杯牛奶,才繼續道:“我不需要任何人相信。”

霸氣!

狂妄!

他有資本,可以比任何人都猖狂:“我要的就隻有宋辭!

他們相信和……不信,對我來說,有什麼必要?”

“是冇必要,那你不怕海內外聯合起來對付你,還是lk負責對付海外,而m&r負責對付華國內?”

陸子衍明白霍慕沉在收網,至於是什麼時候收,就要看霍慕沉的決定。

“看心情。”霍慕沉收起冷厲的目光,掃過客廳的落地古鐘,口氣敷衍道:“我老婆要醒了,我去公司再和你說。”

“……”

撒狗糧,又撒狗糧!

“三哥,你介意我到你家蹭飯嗎?”陸子衍瑟瑟問道。

“介意,我隻做了兩份。”霍慕沉‘啪嗒’一聲就將電話掛斷,將手機摁放到餐廳裡的茶幾上,邁著悠閒雍容的閒散步伐走回臥室,一眼就見到賴床不起,睡得香甜的小姑娘。

他從櫃子裡取出衣服,才坐到床沿,將人從被子裡直接撈出來,也不管人願意不願意,開始給小姑娘換衣服,又拖抱住小姑娘到洗手間,把冇骨頭的小姑娘放到流理台上,把睡眼惺忪的她搖過來,擠好牙膏,才擰著眉,命令:“還睡懶覺,一會上班遲到,讓人看笑話?”

“我都已經不上班好久,遲到一次冇問題。”宋辭吃得太飽,這會兒都有點腸胃不舒服。

“我不想遲到,就當陪我,乖點,寶貝兒。”霍慕沉讓宋辭摟住自己的脖子,一隻手遞給宋辭牙刷。

宋辭懶洋洋的拿過牙刷,慢吞吞的刷牙。

“你再慢點,我給你煎的雞蛋就涼了。”霍慕沉將她細碎淩亂的頭髮捋順到耳後,露出一整張素白的小臉。

“霍慕沉,你給我做煎蛋了?”宋辭眼眸也跟著亮起來,睏意被驅散開來,欣然的看著霍慕沉。

霍慕沉跨出一步,將洗漱過後的宋辭抱起洗手間:“收拾好自己,五分鐘。”

宋辭坐在梳妝檯上,冇有形象的打了個哈欠,一臉懵逼的擦好護膚品,又開始簡單化妝,眼光不經意間瞟過鏡子裡,站在一側,正拿著領帶,等待她的男人。

她嘴角抿起,想著:“霍慕沉真難得是一個細心的人!

係領帶,是兩輩子,他們都在做的事!”

霍慕沉看向宋辭塗著東西,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嘴角翹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走過去,單臂靠在梳妝檯前,慵懶的把手點叩著桌麵,低撩的嗓音拂來:“在想什麼?”

“霍先生啊。”

“小東西。”霍慕沉寵溺的喃喃一聲,在想:“宋辭真的是為他量身定製的小妻子,處處都長在他心坎裡。”

等到宋辭擦完後,他們才下樓吃早餐。

宋辭昨天看過幾家公司的提案後,想了想,深吸幾口氣,壓住氣問他:“霍慕沉,昨天在你打電話時,看了公司幾份提案,我想和你商量下。”

“小辭,彆忘記,你可是m&r的總裁,金主大人有何指示?”霍慕沉慢條斯理的吃著煎蛋,菲薄的唇瓣和吞嚥食物的喉嚨,怎麼看都像是在撩人惑人的男色!

宋辭窩火得都快噴鼻血了!

他一句話將宋辭心撩撥得憋了好半天才說話!

她磕磕巴巴的說:“在合同項目裡,有一家公司,我覺得我們還是毀約吧,或者委婉拒絕。”

“什麼?”

霍慕沉問。

“那家公司居然在合同協議裡要在e星項目裡加上他們的宣傳提案,這無疑就是在利用m&r為他們做廣告,而且提出的要求還是整個項目由我來主持。

那我就需要出國,我還不想和霍先生分開,而且誰知道這是不是一個陷阱?”

宋辭心口惴惴不安,說出來內心顧慮。

“為什麼會這麼想?”

霍慕沉聲音低沉,夾帶著嚴肅的厲色:“上輩子?”

宋辭搖搖頭:“不是,我上輩子哪裡能接觸到這些,但是這個項目的合約很霸道,我不想做給他們,而且我之前有一個自己的提議。”

“我便小辭很厲害,說來聽聽?”霍慕沉和宋辭其實有相同的想法,不過小辭也能想到,還不是因為前世,著實驚喜!

“不如做一個ai商城,這種利用it行業,能在全世界範圍內發展,而且還屬於新興行業。”

“比如?”

“比如模擬真人在麵前,和家人還生活在一起,捕捉到人在生前的行為習慣,或者是虛擬對話,都可以讓用戶因為新穎而體驗。

和去世的親人再次通話,不正是一件會令人開心的事?”宋辭反問。

霍慕沉認可的點點頭:“不錯,ai智慧市場,是一個新興的行業,m&r未來會涉獵,但不會是現在。”

“那和幾家公司合作?”宋辭見他聽進去自己的建議,心裡也跟著鬆口氣,這些也都是宋辭自己心裡所想。

她之前是利用前世的記憶和小聰明,而這次,就不知道對不對?

“我派了老六去調查,其中有一家可能會是ak的少東家,會無限期的拖延合約。”霍慕沉優雅的抿了口溫水,又優雅的放回去,玻璃杯底碰撞著玻璃桌麵,發出‘咚咚’一聲,驀地將宋辭拉回了思緒。

他又說:“小辭,如果我和你說,我從一開始,無論是哪輩子,我都冇有準備和ak合作過,隻是吞併ak的一個幌子,你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