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0章

反套路霍先生(2)

“纔不會呢!我那麼可愛,那麼愛霍先生,霍先生纔不會被我氣死!”宋辭堅定道。

霍慕沉真覺得自己養了個女兒,捧住她臉,拖住後她嬌嫩的臉頰,帶著沉木清冽的氣息拂落而去,洋洋灑灑的包裹在宋辭周圍。

吻得又凶又猛!

帶著三分的懲罰!

宋辭被吻得迷迷糊糊,最後隻能軟成一汪水,在霍慕沉懷裡低低喘氣。

霍慕沉見人老實了,從盒子裡拿出一顆蛋黃酥,湊到宋辭紅腫的唇邊,嗓音撩人的命令道:“乖,張嘴。”

宋辭乖乖張嘴。

“咬一口。”

霍慕沉低低的誘哄。

宋辭張開紅唇,怯怯懦懦的咬一口外皮,心裡發慌:“誰知道是不是霍慕沉又一個套路呢?”

“才吃這麼一點,好吃嗎?”

霍慕沉右眉挑起,心頭髮軟,又把蛋黃酥湊到唇邊,帶著蠱惑的嗓音誘惑說:“再多吃一點,嗯?”

宋辭喵了眼霍慕沉,見男人目色撩人,是真的想讓她多吃一點,才放心大膽的露出小白牙,大大的咬一口,將蛋黃酥裡的蛋黃也一起咬到嘴巴裡。

“好吃嗎?”

霍慕沉又問。

逼仄的車廂裡,氣溫一寸寸在上升。

宋辭也放鬆下警惕,小幅度的點點頭,小聲回:“好吃的。”

“那我嘗一嘗。”

霍慕沉又捧起她小臉,低頭,強勢攻占著獨屬於他的領地,將宋辭唇腔裡全部的甜蜜捲走。

宋辭再次被吻得三魂丟了七魄,簡直是讓人看不清霍慕沉的套路!

而一顆精緻的蛋黃酥,就這樣被霍慕沉一口接著一口的餵了下去!

宋辭吃到最後,臉色紅得發燙髮燒,完全控製不住的小聲喘息:“霍慕沉,我不行了。”

“什麼不行了?”

男人清冽的嗓音從頭頂緩緩落下。

“我不吃了。”

‘也不吻了’!

宋辭隻說前半句,聲音低柔得似沁水,讓人一聽,心頭就發軟。

霍慕沉鬆開絞住她雙手的大掌,將人從角落裡扶出來,在椅座上沉坐了片刻,聲音也低低沉沉的響起:“不吃了,還是不想讓我吻你?”

“……”

“不喜歡吃,往後我們就不吃了。”霍慕沉提議。

宋辭聽到霍慕沉的提議,眸光緊縮後,便是緊緊張張的站出來反駁:“不,我喜歡吃的。”

“那就是不喜歡我吻你了?”

霍慕沉成功將宋辭反套路回來,見宋辭雙眼微微垂下,又抬起,眼神括靜的對上他漆黑的眼眸,他心頭那股子要懲罰的勁兒要慢慢被小丫頭磨冇了。

“不是的,我喜歡你吻我。”宋辭剛說出來就恨不得把舌頭咬斷,真是……太丟人了!

霍慕沉見小姑娘害羞得眼神亂飛,一直要將小臉蛋藏起來。

他直接伸開長臂,將人直接捲入有力而溫暖的臂彎裡,慢慢撫摸著她烏黑柔順的秀髮,低低撩人的氣息慢慢送人到她耳膜裡說:“害羞的話,到老公懷裡。”

“……嗯。”

“既然我家小辭喜歡我吻你,那我下次多吻你。”

霍慕沉笑道。

宋辭下意識舔了舔嘴唇,眉心輕輕擰著:“霍慕沉,我……”

“還想吃蛋黃酥嗎?”

他問。

“不!

我不想了!”

一吃蛋黃酥,宋辭就控製不住的想起來要吻上霍慕沉的想法!

她好像……汙了!

啊……怎麼可以這樣?

“小辭不吃蛋黃酥沒關係,冇事,我們還有梅花糕,桂花糕……”

霍慕沉說出來一種又一種糕點的名稱,讓宋辭實在是忍不住的想要流口水,但是先考慮到她現在完全無法承受,宋辭還是默默的把口水全都吞回去!

下次!

等到下次,她一定要把所有美味全都品嚐一遍!

霍慕沉看完後,纔將身體抬起來,坐穩在主駕駛上,低低啞啞的聲線抖著撩人的弧瀾:“我家小辭,剛纔還想吃甜甜圈?”

“不……不吃了。”

她今天甜度爆表!

霍慕沉嘴角翹起撩人微弧:“要是我家小辭想吃的話,老公要學,不是?”

“……”

宋辭總覺得霍慕沉怪怪的,就算是不學的話,其實也冇有多少關係的!

霍慕沉斜睨一眼悶不做聲的宋辭,嗓音低低沉沉的灑過去,說道:“在想什麼?”

“霍先生,你確定你冇有套路我的吧!

我都不確定,你是不是真的肯讓我吃!”

宋辭很坦誠的和霍慕沉袒露自己的心聲。

霍慕沉拉動引擎,踩住油門慢慢啟動著邁巴赫,一點點開上路,再抬頭,幽長的目光凜視前方,朝著超市開去:“我什麼時候為難過我家小辭,你想吃什麼,我向來都是按照你的身體來定!

如果你身體允許,我捨得苛責你一句嗎?”

“……”

慘被教訓的宋辭,蜜汁尷尬!

她輕張著唇,看著霍慕沉,腦子華麗麗的不會轉了。

霍慕沉不理她,也不看她,側顏幾分陰鬱。

他這樣,倒讓宋辭心裡有些發虛。

可是,她發自內心的不覺得霍慕沉是真的想讓她吃甜甜圈。

這個男人,腹黑,陰詭,霸道又深不可測!

而宋辭就這麼小小的套路他一次,智商在短暫攀岩到巔峰又瞬間跌入到更深的穀底,很不好受!

宋辭糾結。

糾結到什麼程度?

一直到霍慕沉將邁巴赫停在路邊,將她一個人丟在車裡,自己走進超市去買麪粉和一係列做甜甜圈需要用的東西時,宋辭還在幻想她看到的一切也許可能是假的。

眼看著霍慕沉拎著購物袋從自己的麵前走回來,車鑰匙又重新擰開熄火的車子,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根棒棒糖,才宋辭才心累的吸了口氣,接過棒棒糖,聽他說:“吃吧。”

“我留著明天吃。”

宋辭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己的斜挎包裡,嘻嘻的討好一笑,實則她脊背上的冷汗倒流,將她整個人都打濕,到最後就隻能緊緊貼著椅座,安靜的看著霍慕沉開車回霍園。

週末,霍園裡不會有傭人,是獨屬於夫妻二人的空間。

霍慕沉一手拎著東西,一手拉開副駕駛門,把一路都在走神的宋辭單手拖抱在臂彎裡,低聲命令:“不想我把你扔下去,就抱住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