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9章

反套路霍先生(1)

上一次在網上放出來,宋辭是掃把星的新聞,就是蘇雪凝出的主意!

而且,的的確確是讓霍慕沉和宋辭受到不少刺激,雖然冇有讓霍慕沉和宋辭離婚,但是他們的名聲的確受到不少打擊,讓宋辭在精神上受到不小創傷!

隻要能讓他們痛苦,他就開心了!

“當然有,現在宋辭的名聲這麼差,我們就再添把火坐實她掃把星的名聲,但凡和她有關係的人,全都死了,這樣三房的霍席深和景連兮也死了,大家也都隻會想到宋辭,絕對不會把責任懷疑到我們頭頂!”

蘇雪凝挑眉陰毒的弧度,又得意道。

她是絕對不會讓宋辭好過下去!

“讓人死,會不會……”

霍氏在他手中剛剛起步,說實話,霍殷離還不敢如此大膽的去做!

這就是把二房的前途也賭上!

“殷離,你還不相信我的能力嗎?

當然不會!

那五個女孩的死不是還冇調查出來凶手嗎?

我們隻要把這個孩子的死,一併推到那殺死五個女孩的凶手身上,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安全,冇人會懷疑到我們頭頂!”

蘇雪凝就是見不得宋辭比她好,一定要將宋辭拉下水,隻想讓宋辭飽受千百倍的折磨纔開心!

“那怎麼做?”

霍殷離心動了,這個機會不僅僅可以把宋辭拉下水還可以讓霍慕沉揹負罪名,一起進監獄,就算捅死了霍慕沉,也可以全部都嫁禍在宋辭身上!

到時候,他們就可以說:“都是宋辭做的!

誰知道,宋辭是不是有什麼精神病史,還可以為母親平反,讓葉玫那個小狐狸精離開父親!”

真是一個完美無瑕的計劃!

“我們這麼做……”

蘇雪凝慢慢俯身,貼到霍殷離的耳邊,嘴角揚起的說著她的計劃……

霍殷離聽得眼神從暗淡到亮起算計的光芒,散發著陰險毒辣的氣息,也跟著揚起唇角!

按照蘇雪凝說的做,一定會讓霍慕沉和宋辭兩人統統下地獄!

不過,宋辭本來就是從地獄裡爬回來的熱,根本就不在乎霍殷離和蘇雪凝算計什麼!

至於霍慕沉,浴血而歸,從死亡線上步步踩著血印的男人,本就身處地獄中……就更加不會害怕!

……

此時此刻。

被他們算計在頭的霍慕沉和宋辭雙雙離開餐廳,且臨走時,總經理為表示歉意,贈送不少甜品和零食,還特意打包十幾份飯菜讓霍先生和霍太太帶回去慢慢品嚐。

坐在黑色邁巴赫裡的宋辭吃著小吃,嘴角抿起繃不住的笑弧,歪著頭,把手中的梅花糕塞到霍慕沉的唇邊:“霍先生,嘗一個吧,很好吃的。”

“我不吃甜的,你吃,少吃。”霍慕沉坐在主駕駛上,見小姑娘開心,也就冇有在意霍殷離上門挑釁,隻是將一隻手擎在方向盤,另外一隻手握住手機,處理著工作,順便發送著不知名的訊息。

他側臉的陰弧散發著邪戾的弧度,讓人看得渾身發寒。

“霍先生,我能采訪你一個問題嗎?”宋辭出門冇有遇到打劫的,謾罵的,反而還賺錢了,心情真的是無比美麗,笑得比天上的明星都要璀璨!

“問。”

霍慕沉把訊息發送出去,又不動聲色的刪除,將手機丟到車後座。

他斜睨著宋辭把所有小吃全都拿出來,臉色瞬間陰沉,聲音厲道:“誰讓你吃這麼多甜食的,不記得自己剛剛洗過胃,身體不好?

是不是討打?”

“纔沒有!”宋辭奪回自己的蛋黃酥,見霍慕沉要一盒一盒的收走,哭唧唧的癟起嘴巴:“霍先生,你彆收走,彆扔!

好不容易纔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多吃點!

我們現在在外人眼裡可是特彆窮苦的對象,現在都不能出來隨意的吃東西了,還不能偷偷摸摸吃點贈品嗎?”

“你最有理由!”

霍慕沉兩根修長的指骨抽出消毒紙巾,輕輕擦拭著宋辭的唇角,心想:“絕對不能讓宋辭以後在家帶寶寶,一大一小,要是每次都這麼有理由的話,那霍慕沉絕對會被這兩個氣到英年早逝!”

“就是有理由。”宋辭傲嬌抬起脖子,哼哼道。

“剛纔不是有問題想問我,說吧。”

霍慕沉周身的氣壓極低,讓宋辭感到無限的壓力。

宋辭黑白分明的鹿眸狡黠一轉,透露出靈動的氣質,讓人無法忽略:“霍先生,你是不是不吃甜?”

“嗯。”

“那我甜嗎?”

“……你想說什麼?”

霍慕沉頓了幾秒,才黑著臉色,冷聲問道。

“我想說的是,既然霍先生不吃甜的話,那下次能不能不吃我?”宋辭機靈一說。

“……”

霍慕沉緊緊凝睇著宋辭,暗啞道:“你……敢套路我?”

“哈哈哈!”

宋辭笑而不語。

誰讓霍慕沉總是套路她?

她也要扳回一局!

“還笑?”

霍慕沉被笑得竟是心絃一繃,下頜線條亦是沉凜。

“哈哈哈……我控製不住的。”

宋辭第一次在霍慕沉手下能討到甜頭,當然要笑得開心點啊!

“好好好,看你能耐真是越來越大,厲害到竟然連我都敢調侃,看我不好好整治整治你!”霍慕沉單手絞住宋辭的手腕,推摁到玻璃車窗上,將宋辭擠到小角落裡,又一隻手撫摸住她的臉,再慢慢下移,直到……

“哈哈哈……哈哈哈……霍慕沉……你不能……欺負我……哈哈哈……”

“還敢套路我嗎?”

霍慕沉低啞著嗓音問。

“不了,不了……哈哈哈哈……我真的直到錯了……老公……好老公~”

宋辭笑到眼淚都跟著飆出來,雙眼紅彤彤,嗓音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彎兒,讓人隻忍不住疼愛!

霍慕沉緩緩收回大掌,抿直了唇,俯看著宋辭嬌弱的臉蛋:“不敢了?”

宋辭笑得腹肌無力,嬌嬌軟軟的回:“不敢了,絕對不敢了。

霍先生,你一點都不幽默。”

“我要幽默,豈不是要被你氣死?”霍慕沉和宋辭天天相處,話也變都多些,不似從前沉悶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