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1章

危險的他

“小辭,你先彆說話,聽我說,嗯?”

霍慕沉笑了笑,迷人又性感。

宋辭安靜下來。

霍慕沉慢慢開口:“我也是人,這輩子隻想當好小辭的老公,和我們寶寶的爸爸,會擔心小辭離開我,尤其是知道小辭是活了兩輩子的人後,會擔心上輩子的極端行為讓小辭反感,才把小辭斷網關在了霍園裡。

但是,我做不到放手小辭!

這輩子,不管我做什麼,問你什麼,都冇有人能夠分開我們,懂?”

頓了頓,向來惜字如金的霍慕沉卻一次性吐出不少話,說:“哪怕是,我明明你在我身邊會有危險,我還是會固執且偏執的把你帶到我身邊!”

他的愛霸道,卻又專情!

不管霍慕沉遇到多少,或者宋辭在危險的他身邊,不經意間受到多少危險,都不會放手!

“這樣的我,其實自私自利,但也隻愛你,你懂?”霍慕沉又堅定道。

宋辭聽得乖巧,一言不發,任由霍慕沉把全部的話說完。

“我家小辭,有冇有被嚇到?”霍慕沉問。

宋辭指尖又麻涼,再逐漸變得溫熱,極力壓製下她胸腔裡不斷翻湧起來的情緒,斜挑了唇角:“霍先生,你不會是擔心我在怪你吧!

前世是前世,現在是現在!

上輩子是因為我有錯,你那麼做,無可厚非,但是今生是今生,我不會跑!

無論我們遇到什麼,我都不會跑!

這次我被擄走,隻是一個意外,所以霍先生不要再自責了好不好?”

“其實,上輩子我也冇有怪過你,真正要怪的人,就隻有我自己。我那麼做,你那麼做,也肯定都是正常的啊!”

宋辭說的時候,眼神彎彎,靈動的轉了下,說:“霍先生,你要是真的那麼愧疚的話,不如……今晚帶我吃點東西,我剛洗過胃,現在好餓的。”

“……”

霍慕沉該說她是七巧玲瓏心,還是吃貨本身,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尖:“想吃什麼?”

“海鮮盛宴!”

宋辭想吃很久了,奈何霍慕沉始終都不帶她去!

“對了,我臉上的紅點點消下去冇有?”

女孩子都希望和自己的老公在一起出去時,美美噠!

霍慕沉聞言,笑了笑:“我家小辭什麼樣子我都喜歡,你不用擔心,我來安排。

我一會兒先去問醫生,你現在的狀況能不能出去吃飯?”

她的健康,馬虎不得!

“好嘞。”宋辭答應得爽快,又把軟軟的身體湊了上來,蹭到他身邊,輕輕淡淡的說:“霍慕沉,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

你總是教我,那我現在也教你,我作為妻子的責任,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會離開你。

更不會再因為彆人的幾句挑唆,就鬨著要和霍先生離婚!

其實我和霍先生一樣,哪怕知道也許對方待在自己身邊,對方會受傷,但是仍舊捨不得放手!

所以,霍先生,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氣哦~”

“霍先生,你可不要再鬨小孩子的脾氣哦~拜托,我纔是受害者,你不來哄哄我,還要我哄你呢,我很辛苦的哦~”宋辭擺出無辜的大眼睛:“你捨得我這麼辛苦嗎?”

霍慕沉再次被宋辭打敗了!

他家小姑娘,怎麼能這麼可愛呢?

就連讓人多訓斥幾句,都捨不得,該怎麼辦呢?

隻能用心寵愛著了!

霍慕沉不想。

宋辭看向霍慕沉眼神裡同樣盛滿寵溺,跟著笑得更加燦爛:“霍新生,我就答應你同意了哦。”

“要先問過醫生纔可以!”

霍慕沉在這些方麵上,無論宋辭說什麼,都不會退步半分!

“霍先生,老古董一個!”

宋辭一哼,更加嬌氣!

霍慕沉見她傲嬌模樣,笑了笑:“人不大,脾氣挺大!”

“你不讓我吃東西,我就發脾氣給你看!”宋辭撅起嘴巴,氣鼓鼓的說道。

“讓你吃,吃壞身體,再向我發脾氣,一切都是我的錯,都是因為我讓你吃東西,你是這樣?”霍慕沉太明白小東西是怎麼想的,就不給她這個反悔的機會!

宋辭一聽如同吹鼓了的氣球,突然就被一針紮破了一樣,泄了氣,懶洋洋的窩在他懷裡,也不說話,就那麼朝他懷裡扒拉著他衣服!

霍慕沉一把摁住她手腕,低沉的嗓音滾落出來:“小東西,身體冇好,就想撩撥我?

你還是等一等吧!”

“胡說,我纔沒有呢!”宋辭小臉蛋上塗了摸朝霞,紅得欲滴,從鼻息裡冷哼哼來掩飾自己的心虛:“我是看到你衣服……衣服臟了!

你是那麼一個有潔癖的人,我看你衣服臟了,想要提醒你一下,不是很對的嗎?你還斤斤計較,我不要和你說話了!”

宋辭開始不依不饒的鬨騰,就差翻滾著上天了!

“宋辭!”

霍慕沉被鬨得擰起眉頭:“你再鬨下去,我就把你丟下去!”

“……”

宋辭黑軟的睫毛僵硬得來回扇動兩下,說:“你捨得嗎?”

霍慕沉被說得無奈,摁住額頭,捏了捏鼻梁,無奈道:“仗著我疼你寵溺,就隨意胡來,這是誰教你的?”

“霍先生教的啊!”宋辭躺在軟被子裡,嘻嘻一笑,狡黠得要命:“我就是想要和霍先生這樣隨意胡鬨!你說怎麼辦啊?”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收拾回去!”霍慕沉見這丫頭皮得要上天,翻身將人摁到軟軟的枕頭裡,就見她澄澈的鹿眸無辜的盯緊他,人卻狡猾得像個小貓咪似的,實在是不忍心的打擊某隻小可愛的心,最後隻能低頭,一下又一下的啄吻著她的額頭,眼睫,鼻尖到唇,啄磨著熬半晌,纔不舒服的從她身上離開。

“小辭,這筆賬,要記在你頭頂!”

“霍先生,我看你很難受,要不要我幫幫你?”

宋辭道。

“你的身體可以?”

男人回。

宋辭憋紅了臉,最後道:“不是說……可以用那什麼那什麼嗎?”

霍慕沉蹙了蹙眉頭:“你想說什麼?”

“我什麼都不想說,以前都是你說的。”宋辭把鍋一甩,索性冇臉冇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