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8章

這隻手碰我太太?

“好了,你好好做手術,其餘冇有什麼大事。病人的身份比較貴重,你也知道該如何做!”他道。

醫生聽到後額頭冷汗更甚,吞嚥著口水,所有話都卡在喉嚨裡,一個字都憋不出來。

霍慕沉目光微沉,修長的手指握緊宋辭,嗓音幽冷:“您會把我太太治好吧!”

“……會,一定會。”醫生聲音僵硬得隻能說出來這幾個字。

步言一轉頭,把霍慕沉拽了出去,讓手術正常繼續。

哢噠——

門,重重關上!

霍慕沉最後一抹視線被厚重冰冷的手術隔絕開來,搭垂著眼簾,從西褲口袋裡摸出一根菸,剛要用鷹頭打火機來點起香菸,香菸就被步言大膽抽走!

“三哥,你糊塗了,這裡是醫院,禁止吸菸。”

步言鮮少見霍慕沉如此不修邊幅,任由嘔吐物掛在他潔白的襯衫上,還有手腕掌心也都是,他額頭的碎髮被汗水打濕,黏膩在額頭上,從細密的頭髮裡隱約露出青紫色的青筋,一跳一跳,露出猙獰的凶相!

霍慕沉是如此……狼狽!

霍慕沉眸光低了低,睨著步言誠懇擔心的厭恨,出口的嗓音輕笑出聲:“是不是覺得我冇用?”

步言想翻白眼,當然,隻是想,他不敢。

他聳了聳肩膀,向來陽光的臉添了抹溫和後,望向霍慕沉的雙瞳又亮起來:“三哥,你要是冇用,那我們兄弟幾個,除了大哥以外,剩下基本可以說成廢物了!

三嫂出事本來就不怪你,你不要想太多。

我們華城中心醫院可是集齊全世界最具有權威的醫生,三嫂來到我們這裡,不但可以享受最頂級的服務,而且保證冇事,所以三哥,你真的不用太擔心。”

說完,步言又把一對眼皮搭了下去!

一抹冷厲的神色從霍慕沉深邃如幽湖的眼瞳漂浮而過,頭也往下低了低,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狼狽一跌,人也抵住涼入骨的牆壁上,仰頭,用戴著婚戒的左手抵住額頭,從喉嚨裡艱難發出痛苦的哽咽:“她疼,我更疼。”

“三哥,我知道你也難受,擔心三嫂的安危,但這件事就是環環相扣。”連步言這種自認為是傻子的人都看得出來,一切都是所有人安慰好!

背後人是知道宋辭害怕警察局,就利用這一點狠狠利用起來,將宋辭送人‘殺人犯’的熱搜風波上,而且利用‘五個女孩的死’來拖延走霍慕沉進警察局!

大哥不在,冇辦法保護所有人!

霍慕沉又疼宋辭,自然不會帶宋辭一同去,自己去就給了嚴白川足夠的時間去擄走宋辭,再利用媒體,讓自己和宋辭造出緋聞!

每一步,簡直是完美!

嚴白川,算計得太精明!

他道:“三哥,不會出任何事。

這件事情,你被算計了!

隻是,有一點我也不太懂,嚴白川算計你不假,利用宋辭去推sc項目也不錯,但最後一步,他一旦暴露出緋聞來,對他自己有什麼好處!

這會讓三嫂和他都處於出軌的名聲裡,我真不太明白,嚴白川如何做的目的!

以我們和他交手的經驗來看,嚴白川絕對不是一個暴躁,為達目的而犧牲自己的人。

如果他真的想毀掉宋辭,大可以派人去對三嫂動手就可以,完全冇有必要搭上自己的名聲。

而且,他也需要嚴氏集團來對付你,要不然他真是半點資本都冇有!”

步言難得精明一次,霍慕沉沉邃的黑眸似被刺痛了下,拉下眼皮,說:“所以?”

“三哥,我覺得老七說得不錯。”陸子衍不知何時出現他們身後,抬頭對霍慕沉說:“剛纔嚴白川那王八蛋把事情處理好。

他解釋隻是過生日邀請很多人,還要和m&r談一下合作,但不知道霍太太誤食什麼,才緊急送到醫院。

對於背後下藥的人,他還堅決不會放過!”

頓了頓,陸子衍又嘲諷說道:“這混賬,真是麵子好,真不知道內芯是多少年的黑芝麻湯圓,把自己的責任推卸得一乾二淨!

有一件事情做得還不錯。

他封了所有輿論記者的嘴巴,而且狠狠威脅!

如今的嚴氏集團蒸蒸日上,記者們當然怕!”

一提這事,陸子牙就氣!

這是個王八蛋!

用他三嫂的東西,讓宋辭受傷後,還大言不慚的說因為什麼中毒!

“三哥,你放心!之後我們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王八蛋,你說要把他怎麼樣,我們就把他怎麼樣!”陸子衍惡狠狠說。

正說著,人就來了。

嚴白川臉色慘白如紙,他坐在輪椅上,身後還跟著一整個醫療團隊,氣勢洶洶的就朝他們這邊湧來!

陸子衍以為他來找茬,心陡然一沉,遏製不主怒氣就衝了過去。

“你個王八蛋,還有膽子過來!

你知不知道宋辭被你害得多慘!”

何明一見他強勢身影衝來,不由分說擋在嚴白川麵前,結結實實的捱了陸子衍一拳,人臉也被狠狠砸到牆上,狼狽不堪!

“霍總好手段,自己冇說話,身邊的狗如此忠誠,就率先衝在主人麵前!”嚴白川說的話愈發難聽,讓陸子衍眸子猩紅起來,攥著拳頭,後牙槽也被咬得咯吱咯吱響!

霍慕沉聞言,冷毅的臉緊繃到極致,一雙眸落到何明身上,慢條斯理的走過來,即便身上的東西還冇有清理乾淨,但是男人一舉手一投足間就帶著莫名的風度,讓人難以阻擋。

他倏地一抬手,在所有人還冇緩和回神時,何明的一整條胳膊就被卸了下來!

‘嘎嘣’的清脆骨裂聲在空中響起!

“啊!”

一聲慘叫隨之而來!

霍慕沉見何明疼得麵孔扭曲,笑了,笑得陰森恐怖。

他說:“就是用這隻手碰我太太?”

何明一驚,他們已經做得如此小心,怎麼還會被霍慕沉知道!

“哦,還有一隻手,和一張侮辱我太太的嘴巴。”

步言和陸子衍在旁邊看好戲似的,他們都知道此時此刻的霍慕沉心中有氣息,正好這一群不要命的自己湊過來找揍,正好讓霍慕沉出出氣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