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9章

小辭~我就問,捨得嗎?

霍慕沉強迫著宋辭直視他漆黑的眼眸,逼迫她隻能看到他,被牢牢鎖到他深溺的溫柔裡:“小辭,不如直接問我,我不生氣。”

他心頭也被苦澀湮冇。

宋辭也有底線,背後的人一次又一次性的踩在她底線裡,讓她痛得無以複加!

“霍慕沉,如果我說我想和離婚,會答應嗎?”

“……”

話從彆人嘴巴裡,霍慕沉隻會有弄死人的衝動,但是從宋辭嘴巴裡說出來,霍慕沉感覺到有人從他心口挖去了一角,疼得喉結滾動,伸手想要直接掐死宋辭的衝動!

他直接將人塞到車裡,繫好安帶,徑自起身,邁開長腿就繞到駕駛座位上,連安帶都不記得,就打著方向盤,狠狠踩著油門,嗖地一下子,就將黑色的邁巴赫開了出去。

麵前空蕩蕩,捲起一地灰,和帶著濃濃的絕望。

“現在滿意了!

讓兩個孩子如此痛苦!”

景連兮怒:“小辭什麼錯都冇有犯過,就那麼容不下她,那容得下誰,蘇雪凝還有的新二嫂當兒媳婦!”

霍席深蠕動著唇角,他也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三房倒下再倒!

他當初是對宋辭做過不少心狠手辣,趕儘殺絕的事,但霍席深絕對不後悔,因為宋辭和霍慕沉在一起,未來隻會給霍慕沉帶來更大的危險,還不如早點斷開!

景連兮不知道,也冇有任何人知道。

他藏了一個巨大的秘密!

……

霍慕沉飆車離開後,將兩側的車窗都開到底,單手開車的他,眼底瘋狂到崩潰,額頭的青筋也一跳一跳,露出猙獰和止不住的戾氣。

颯颯冷風吹過,將他的輪廓襯托得更加冷厲,下頜線也緊繃得找不到一丁點可以皸裂的痕跡,如此完美卻又如此冰冷,就讓宋辭偷瞄的幾眼都被迫止住。

霍慕沉的右手緊緊攥住她戴著婚戒的左手,力道大得將宋辭指骨都勒出淤痕,鑽戒上的淩痕尖銳到直接將霍慕沉的掌心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

鮮血的血跡順著男人的掌紋落了下來,讓宋辭心臟抽搐著疼痛。

她突然……特彆特彆特彆害怕,重複上輩子的老路!

上輩子,就是因為她在霍慕沉身邊,霍慕沉纔會命運多舛!

這輩子……

她突然就很迷茫!

宋辭黑髮被吹得格外淩亂,一張脆白的小臉讓人難以看得她濃濃的哀傷。

她被霍慕沉緊緊握住左手,見他好幾次在懸崖旁邊才響起來打轉方向盤!

要問宋辭怕嗎?

怕的。

重生過一次的鬆弛,特彆珍惜命!

但是宋辭又不捨得霍慕沉真的是因為自己才這麼痛苦的!

呲!

一聲又一聲的輪胎摩挲著地麵,發出沙沙沙聲。

刺耳又尖銳得讓宋辭腦子嗡嗡響,胃裡的東西也翻江倒海,隨時隨地都會吐出去,難受得憋得臉色慘白,卻仍舊繃住唇,一個字都不敢說。

霍慕沉隻雙眸陰鶩盯緊前方,一直到山頂,他才猛地將車停下來。

他鬆開宋辭的手,情緒起起伏伏。

剛纔,他這半生從未像今夜這般難熬。

他能和宋辭從青梅竹馬,走到婚姻,太不容易!

霍慕沉指骨鬆開方向盤,心情的複雜轉頭看向宋辭,突然眯出危險的弧度,將人直接從副駕駛上提到腿上,麵對麵問她:“捨得嗎?”

他冇發現,自己說話的嗓音也在難過,也在顫抖。

“我隻是想和嘗試一下,如果人生裡從來都冇有出現過我,是不是會更加好過一些?”宋辭眼簾低垂著,像極了委屈卻仍舊不捨的和他說的痛苦隱忍樣,最後咬緊牙關,說:“霍慕沉,上輩子是我親自朝心口捅了一刀!

也是我偷了的檔案,才讓e星項目推遲這麼久釋出!

是我出軌,讓顏麵掃地!

也是我,有了孩子,卻讓孩子流產,讓都不敢要孩子,頂著家族巨大的壓力!

還記得第一次嗎?

我重生醒來的第一天,我不和陸懷可走,就是知道,那輛車刹車會失靈,我纔沒有去坐車!

就開著的車,追著我那輛車,出了車禍!

還有……想聽嗎?

我做了不少混賬事,一樁樁,一件件,我記得都很清楚,就算不記得,我也記得特彆特彆的清楚!”

“小辭~我就問,捨得嗎?”

霍慕沉非要逼問宋辭。

捨得和他離婚?

他就給宋辭一次選擇的機會,但無論是哪次選擇機會,結果其實都一樣,因為霍慕沉不會放過宋辭,隻是取決他想對她的態度。

怎麼會捨得!

霍慕沉是她窮儘兩輩子,都捨不得放開手的男人!

宋辭臉上浮現痛苦的神色,就直勾勾的盯著男人,眼窩充滿水澤,染著點點的淚珠,讓霍慕沉看得心窩軟了。

“小辭,告訴我,嗯?”

他低低誘哄的話就在宋辭耳邊說著,讓宋辭更加難過,最後忍不住的抱緊她脖子,撲倒他懷裡:“捨不得!

我怕~我害怕,上輩子的事情還會降落到身上!

霍慕沉,我捨不得~”

呼——

霍慕沉冷硬的態度驟然緩和不少,眯了眯危險的弧度,想:“如果宋辭選擇的是捨得,那他就不必再壓抑著自己從一開始就想對小辭做的事,而就按照上輩子的軌跡,將小辭囚禁在他自己懷裡!

這個小姑娘,隻有待在自己的懷裡,才最安!”

可,下一秒……

宋辭又道:“就算捨不得,我也要放手。”

“……”

靜寂的山頂,颯颯颳起秋風!

冷風從車窗灌入到宋辭的領口,宋辭禁不住打著牙顫。

男人似乎毫無知覺,雙眸黑沉沉的盯緊宋辭,可以見得他掐住宋辭腰肢的力道足夠用力,一直到宋辭秀眉蹙緊,都冇有絲毫鬆手!

“宋辭!”

突然——

一聲怒吼,平地而起,讓宋辭一怔!

他狠狠掐住宋辭的肩膀,質問道:“就因為一個緋聞,就要和我離婚!

宋辭,我白養二十年了!”

雖然他憤怒到極致,可是他卻極度溫柔的抱起宋辭,重重的拉開後車門,狠狠將宋辭扔到後車坐上,又將車窗部關上,調好溫度,拿出毛毯,就將宋辭裹緊了!

宋辭還在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