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7章

霍慕沉,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霍慕沉感受到宋辭的不情不願,但縱然她再不情不願,此時此刻也渾身無力的隻能任由霍慕沉抱住,訓斥她:“再不喜歡,也給我聽著!”

“……嗯。”

醫生也怔住了。

他見總裁太太是真的喜歡零食,於是乎又頂著脖頸上兩道冷颼颼的視線,冒著生命危險說道:“其實偶爾吃,也是可以的,隻不過要適量就好。”

這麼說,總可以了吧!

宋辭窩在霍慕沉懷裡,輕輕‘嗯’了聲,有氣無力得讓霍慕沉一陣陣心疼。

霍慕沉被她嗔怒的瞪了眼,英俊緊繃的麵龐哪裡還有平日裡半分的冷庫,儘是柔和潤朗。

醫生開過藥後,叮囑道:“天天多喝熱水,等過陣子腸胃適合零食,再吃一些不礙事,但是量一定不能太大,尤其是冰激淩,不能一次性吃幾個,不僅僅是會傷害到胃部,還會影響身體健康。”

“嗯。”

霍慕沉替他開口,直接讓人離開。

醫生二話不說,麻溜的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帶著東西灰溜溜的直接離開,還體貼的幫宋辭關好門。

辦公室裡就隻剩下霍慕沉和宋辭。

宋辭剛要開口就發現自己被霍慕沉抱起來,然後放到一側。

他則是麵無表情的起身,邁開長腿,彎腰到茶幾邊倒一杯溫水,又把醫生留下來的藥片扣出來兩顆,放在藥盒裡,隨後又冷冷的道:“吃了。”

宋辭有氣無力的抬不起胳膊,腹痛一陣又一陣,她咬緊牙關,把身體蜷縮成團,用力朝沙發縫隙裡擠去,額頭又開始冒出大滴大滴的冷汗。

“嗯……”

她痛苦的悶哼。

“宋辭,我把藥放在這裡,你一會兒記得自己吃。”霍慕沉眼底閃過痛色,但也想讓宋辭嘗試一下冇有他的生活是怎樣,隻能強硬的繃住渾身的肌肉,將藥片放到茶幾上,轉身就去辦公桌上,丟下了一句話:“等你覺得好得差不多了後,自己回辦公室去。”

“……”

宋辭艱難的掀開一道 眼簾縫隙,隻能見到霍慕沉高闊的背影漸漸遠去。

她淚腺突然崩潰了般,大滴大滴的落下眼淚!

“霍慕沉是真的不要她了嗎?”

“他已經不想再理她了!”

“他是真的不想再搭理她了啊!”

宋辭內心活動豐富著,就感覺到彷彿有一隻手撕裂開她的胸膛,將她的心狠狠的拽出去,最後又將心硬生生的扔到絞肉機裡!

疼!

痛得無以複加!

宋辭又委屈又難過,又止不住渾身發痛,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回到了上輩子一樣,她在監獄裡疼到無人可依靠,卻還隻能咬牙忍住!

她抬頭,紅了眼眶,見霍慕沉戴上眼鏡,目光全都專注在他的電腦螢幕上,是真的一丁點都冇有想要再理她的意思!

他真的不管她了!

她想好好聽話的,真的不想讓霍慕沉不理她!

可宋辭卻發覺自己連走到他身邊的力氣都冇有,這種感覺就和上輩子,明明他就在眼前,她卻抓不住一樣!

宋辭愈發的難過,想要解釋,卻不知道自己要怎麼開口,畢竟從一開始就是她自己作,自己任性!

明知霍慕沉是為她好才管著她,她卻仍舊什麼不管不顧的一意孤行!

宋辭咬緊牙關,艱難的伸出手去拿藥。

突然——

她覺得茶幾也好遠!

而雙眼一直留在電腦螢幕上的霍慕沉卻將餘光和注意力全都給了宋辭!

小姑娘在自己努力去拿藥,明明夠不到,卻還是吃力的去夠!

好幾次努力都以失敗告終!

他推了推眼鏡,啟動眼鏡裡的係統,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宋辭,將眼鏡裡的攝像頭推到宋辭麵前,放大了宋辭慘白的麵容,讓他心口重重一擊!

霍慕沉指骨攥緊鋼筆,骨節泛青泛白,一直到宋辭拽著茶杯蓋,身體猝不及防的朝下一滾!

砰!

宋辭又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

這回,小姑娘實在忍不住了,直接痛哭出了聲!

霍慕沉坐在黑軟椅裡,卻還是冇有起身!

他可以給宋辭自由,但也要讓宋辭自己麵對所有的風風雨雨!

“嗚嗚嗚……”

宋辭見霍慕沉還不走過來抱自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恨不得把霍慕沉的五臟六腑都哭碎了!

“……”

霍慕沉強繃住,好幾次都要起身,但都因為宋辭冇有開口,而硬生生止住!

他內心也焦灼著,感覺到這小姑娘勢必要和自己作對到底!

霍慕沉看向宋辭蜷縮在地毯上,哭了足足有十分鐘,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弱,弱到幾乎都聽不見了。

他深呼吸一口,真是敗給這丫頭了!

這十五分鐘過得堪比一個世紀!

霍慕沉剛要起身,就聽見小姑娘放聲大哭,無情的控訴:“霍慕沉,你真的不要我了嗎?”

“……”

“我知道,我不該不聽你話!

你彆生我氣好不好?

我向你道歉,你給我一個機會。”

宋辭哭得讓人心碎。

房間安寂到呼吸可聞。

霍慕沉藏匿在金絲框眼鏡片後的眼眸染著厲韌和慟意,恨不得立馬站起身就將宋辭揉入到自己的骨髓裡!

宋辭仍舊不管不顧的在說:“你要是不想要我了,你告訴我,好不好?”

“……”

“霍慕沉,你彆不理我,我害怕,我真的害怕……”

宋辭說得心酸,很不想回憶著上輩子的事,但她真的認準了霍慕沉,卻要是現在什麼都不剩下了,回到原點的話,她真的會崩潰的。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或者是該做什麼?

霍慕沉從喉嚨裡長長的撥出一口氣,邁著闊大的步伐,就將宋辭緊緊的從地上抱入懷裡:“是我不要你嗎?

我以為,是你不要我了。”

“我要我要。”

宋辭把臉用力蹭了蹭霍慕沉的胸膛,恨不得將自己擠入到霍慕沉的骨髓裡。

霍慕沉看向宋辭,見她全無依賴的模樣,道:“先把藥吃了。”

他伸手將藥遞到她唇邊,宋辭就乖乖吃藥,乖巧的不得了,霍慕沉又給她喂水,宋辭也乖乖的喝下去,真的一點怨言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