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8章

聽霍太太的

“霍總,南區項目一直都在擱置中,而且近期宋家的動作實在是太過頻繁,所以我們公司不能過去太多。”有人道:“不過霍總,我們考察過,南區項目,唐城必定失敗!”

且不說,m&r實力要比唐城強上多少倍,就連唐城自己選擇的羨慕都冇有辦法去很好實施,遲早都會被m&r吞併!

他們喜聞樂見這樣的畫麵。

霍慕沉點了點指尖,發出噠噠的滴答聲,驚著每個人的小心臟:“既然你們考察過後,那南區項目認為發展什麼?”

“成為我們的基地,在那裡開發ai事業下的其他項目最好不過。”

有人道。

不過又有人問:“霍總,您認為應該發展什麼?”

霍慕沉是商業圈子裡難得一見的商業奇才,他的想法更賺錢!

霍慕沉唇角勾了勾:“聽霍太太的。”

“……”

好吧,他們確定過,今天不是來開會,而是吃狗糧!

會議結束後,不少人都露出驚詫的神色,忍不住竊竊私語的議論道:“霍總今天這麼……溫柔,溫柔得我這一顆老心臟都有點承受不住了,還以為霍總還是像以前一樣,先紳士再審問!”

“不用你說,我也覺得霍總今天和以前的冷閻王實在是差太多。我這一把老骨頭都被嚇到了不少!”又有人跟著拍著胸口,認可道。

“你說,霍總是不是遇到什麼好事?”他問。

“霍總遇到好事,他一般都是全年二十四小時自帶空調和冷氣啊,我這把老骨頭一到冬天,就要多穿幾件襯衫。”接著有人就吐槽。

“所以?”

身後傳來一道幽幽的質問嗓音。

“所以下次見到霍總還是要繞道走,他太可怕了。”

兩人還以為身後的人是出來議論的人,就跟著也吐槽。

“原來我在你們眼中如此可怕啊,那我是不是要考慮下次減少m&r的工資,畢竟m&r比較窮!”

霍慕沉冷孑的厲嗓隨著他低沉的嗓音洋洋灑灑的拂落到他們耳朵裡。

他們腳步被迫頓了下,隨後,訕訕的轉過頭,抬眼便見到男人英逸的五官上染著一絲絲陰沉的冷霾,隻能瑟瑟問道:“霍總。”

他剛剛就在他們後麵,不會什麼都聽見了吧!

霍慕沉陰厲的盯著他們,麵色冰冷冷的看著他們:“年終獎,可以結束了。”

“……”

年終獎,最起碼都要有幾百萬了!

說冇,就冇了。

末了,霍慕沉又道:“充公,給我老婆買東西。”

“……”

又是一嘴狗糧,霍大佬秀恩愛達到喪心病狂的程度了!

“好了,你們可以離開了。”

霍慕沉邁著長腿,席捲起颯颯的冷風,掠過他們的耳邊,讓m&r的幾位高層,都傻了眼。

“……”

霍慕沉嘴角噙起一抹弧度,隨即就朝總裁辦公室走去,吩咐著楚淮北:“把飯菜送到我辦公室,另外不要去管e星項目部門,和他們說,宋總監不會回去,她的工作已經做完了,現在可以休息。”

“是。”

楚淮北得到吩咐後,立即去做。

等到楚淮北把訊息讀通知到e星部門時,e星部門裡的人都已經完成了手頭的工作,陸陸續續下班了,隻剩下新來實習的霍欣欣。

“霍大千金,你還有幾本賬目冇有對,今晚好好對哦。”

“是啊,霍大小姐,我們就先走了,不打擾你的工作了。”

“……”

霍欣欣咬緊牙關,瞪著他們離開的身影,嘟囔道:“神氣什麼!

等m&r倒閉了,看你們朝哪裡哭!”

這些人,我全都會記住,絕對不會讓他們再次出現在她麵前!

一種惡意的念頭從腦海中劃過,霍欣欣想著:“宋辭不在,e星部門裡的其他人也不在,那這種時候不去偷宋辭的程式,還什麼時候出去!”

霍欣欣仰頭,看向四周都冇有人,心裡更加興奮激動,她強摁住內心的激動和興奮,看著手錶上的時間才隻有六點鐘。

現在是下班高峰,她不能出去,要想按照哥哥的要求去偷程式,但是這種事,隻能有一次機會,她就必須要成功!

霍欣欣聰明瞭一次,隻可惜還是乖乖的走進了m&r圈套!

請君入甕!

樓上的霍慕沉也不急,他有的是耐心,有的是時間去等霍欣欣出手,讓sc項目和二房一起倒台!

他坐在辦公室裡的軟椅裡,緊緊的看著lk和m&r的走勢圖,再籌備著南區項目未來的發展。

噔噔噔!

‘您的小心肝兒發來的一條訊息!’

【小心肝兒:霍先生,你有冇有開完會,如果開完了,記得帶飯菜上來哦,我就不下去了。】

她冇臉!

霍慕沉低頭睨一眼,隨後又回:【寶貝兒,出來。】

【小心肝兒:不出不出,我要是出去,還不是被所有人都看到,而且你家小寶貝兒的腿都走不動了!

求抱抱……】

後麵還附帶幾個委屈的抱抱圖片!

【我家王八蛋:出來,不讓我進去,嗯?】

【小心肝兒:好吧,那我隻能待在你辦公室裡,不能出去見人,你還要保證辦公室裡冇有人,要不然我堂堂霍太太的臉麵都被丟光了,豈不是不太好?】

【我家王八蛋:不會,有我護著你。】

霍慕沉真的是一直護住宋辭,讓宋辭活在他的保護傘下,又給她空間成長!

磨磨蹭蹭了十幾分鐘,宋辭才從休息間推開門,一眼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霍慕沉,正優哉遊哉的看著她,聽他低沉的道:“出來了,寶貝兒。”

宋辭見到霍慕沉,鼻頭立馬一酸,就跟著撲了過去:“原來你在外麵,那你為什麼不進去叫我一聲,害的我都嚇得不敢出去!”

“我開會去了,剋扣了他們的年終獎,給你買東西,怎麼樣?”霍慕沉哄著她,親了親她的唇道。

宋辭早就饑腸轆轆了,要不是等到下班時間,想著霍慕沉也許會休息,她都不敢發訊息。不過霍慕沉隻是親她一口也解不了什麼作用,而她眼神時不時就撇著茶幾上,楚淮北剛拿來的飯菜,口水都快跟著流了出來。

“餓了,那就吃飯吧。”

霍慕沉也不難為她,鬆開了桎梏住她的手臂,而是將她又放了下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