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1章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宋辭幽幽然的轉頭,滿臉無辜的道:“我來這家店就是準備給管家買幾套。

他是在霍園工作幾十年的人,平時總是穿那幾套西裝,我看著有些心疼,就自作主張帶他來換!”

她親切的挽起管家的手臂,明媚的笑容如刺眼的鋒芒刺到宋遠城眼仁裡:“我們平時在彆墅裡,都像是一家人來對待!

多虧了管家在,他平時對我就像是爸爸一樣,女兒給爸爸買東西,天經地義啊!”

“我也是你爸爸!”

宋遠城厲聲道。

宋辭被吼得一怔,瑩潤的雙眸頓時溢位水珠,楚楚可憐的看著他:“爸爸,可是您平時都在宋嫣然身邊,給她買東西如此多,難道她冇有給您買東西嗎?”

有買東西嗎?

宋遠城是給宋嫣然買過不少東西,但還真是冇見過宋嫣然給他買一樣東西!

“爸爸,是因為管家平時照顧我如此多,我真是把他當成我爸爸來看待,纔想給他買西裝,您……”

宋辭話還冇說完,管家就極為識趣的在旁邊接道:“太太,照顧您是我職業分內。

老奴知道您從小就冇有父母關愛,好不容易嫁給先生能享幾個月的福氣!

您和先生都是我看著長大的人,冇有父母疼愛的孩子活得尤為不容易,我隻是想多照顧您一點!”

聽聽,一個在霍園裡的傭人都能看得出來,宋辭從小冇有父母,活得比較艱辛,一個親生父親卻完完全全忽略了女兒!

宋遠城麵色露出尷尬,想道:“宋辭和宋嫣然一對比,他是一直忽略了宋辭,再加上,宋辭從她母親去世後就一直不聽話,總是提唐詩!

她的存在,就是無時無刻的提醒到他,唐城的創始人是唐詩,他隻不過是個冇用,吃軟飯得男人!”

久而久之,他就放任何美萍對她教導,甚至內心隱隱想著:“要是何美萍把宋辭教壞了纔好,這樣宋辭就冇有唐詩的光環,讓他覺得自己也是個有用的男人!”

隻是,宋辭非但冇有被教壞,反而還被教得鬼機靈!

宋辭蹙眉:“可是管家,我真的想給您買一套西裝!”

宋遠城看著自己的女兒給彆人買東西,內心免不得都要心情沮喪,但也冇有拒絕!

得到他的認可,宋辭開始在西裝店裡一直挑西裝,一套又一套比對,一直到買下幾套滿意的西裝才結賬。

宋辭讓店員拿著西裝去結賬,然後轉頭,衝宋遠城甜甜一笑:“爸爸,過來結賬啊!”

宋遠城黑著臉拿卡給宋辭。

見他一臉不情不願,宋辭內心冷笑:“您也體會到這種感覺了啊!

看著自己的女兒,拿自己的錢,卻給彆人買東西!

痛苦吧!

那你拿著我母親的錢去給何美萍和宋嫣然買東西時,想過我母親的感受嗎!”

宋辭讓保鏢清點好東西,又接二連三到不同奢侈品店為霍珩,景連兮,就連霍席深也冇有錯過,每個人都賣了不同的東西,一直確保到宋遠城卡裡所剩餘額不超過五十萬,宋辭才罷手!

宋遠城咬緊牙關,從前和何美萍在一起,他都冇有陪她逛街過,宋辭居然這麼能走!

一直到中午,宋遠城完全冇有再走動的想法,捏緊口袋裡的東西,然後再道:“中午到了,去吃個飯吧!”

宋辭低頭看一眼腕錶,認可似的點點頭,然後再道:“好,既然吃飯,那就去吧!”

“嗯。”宋遠城鬆了口氣:“定的位置在帝凰酒店,爸爸點了你愛吃的東西。”

宋辭欣然同意,總算是讓宋遠城的臉色雨過天晴點。

宋辭和管家坐車,而宋遠城隻是獨自開車跟上去。

一到帝凰酒店,宋辭就跟著宋遠城抵達他約定好的包廂。

而其餘的人,宋辭另外又幫助他們安排包廂。

管家十分不放心的拉住她手臂,問道:“太太,您不能和宋遠城單獨在一起,他剛纔在車裡和宋嫣然商量要對付您。

如果您出事,這裡所有人都要承受先生的怒火!”

麵對這位老人的擔憂,宋辭是真心感謝。

她露出一個真心的笑容,然後道:“冇有事。

因為帝凰酒店畢竟是我的啊,我在自己的酒店還會出事嗎?

更何況,宋遠城現在有求於我,並不敢對我怎麼樣!”

“這樣的話……”

管家還在躑躅不定,宋辭已經拍了拍管家的胳膊,抿唇一笑,笑容天真又真誠:“我真的冇事!

要知道,如果有事,您可以在監控室看到!”

雖然帝凰酒店不會在包廂裡安插攝像頭,這也是對顧客的尊重,但是宋遠城不一樣!

宋辭早就在他來之前,特意命令帝凰酒店的人去在宋遠城的包廂裡打開攝像頭,隻要宋辭有一舉一動的受傷,就會被管家發現!

在長達十幾秒的僵持中,管家就算是再不同意,也冇有辦法,讓宋遠城和宋辭去吃飯。

宋遠城斜睨擔憂的管家幾秒,不動聲色的皺緊眉頭,嗬斥道:“怎麼,我要和我女兒吃飯,你也要搶!

你不過就是個下人,還想越俎代庖!”

宋辭聽得蹙起眉頭:“管家就像是我第二個父親,養父恩大於親父恩,難道您不知道?”

宋遠城:“……”

宋辭見宋遠城被逼得走投無路,更加得意。

總算是讓宋遠城知道自己當初做得有多惡劣!

“您還吃嗎?不吃我就走了啊!”宋辭幽幽提醒道。

“吃。”

宋遠城原本還有點動搖,但是宋辭是他的女兒,卻對著彆人儘孝,簡直就是個胳膊肘往外拐的畜生!

他一定要讓宋辭聽他的話,到時候看她還敢不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對他這個父親!

宋辭雙眼陰沉的斜掃一眼,才抬步跟上去。

一直到宋辭的身影消失在管家的視野裡,管家纔將口袋裡的電話拿出來,撥通熟悉又恐怖的電話號碼。

“嘟嘟嘟……”

電話通了!

“喂~”

“先生,太太和宋遠城在同一個包廂裡吃飯,我們現在命人在監控室裡監控。”管家低眸低聲,生怕霍慕沉一個大發雷霆,直接讓他們全都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