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7章

叫一聲金主大人來聽聽~

他捫心自問:“從小就冇缺過他家小妻子的東西,竟然會讓宋辭如此……愛財!

他真不該一開始告訴小辭,很窮的!

上大學時,也是怕她給陸懷可花錢,才嚴格控製她的零花錢,但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冇想到,居然會給小辭造成他窮的想法!”

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轉了轉,無辜的看向霍慕沉,軟綿綿的開口:“霍慕沉,你彆生氣,你笑一個給我唄!

如果要是真窮,那我養你也行呀!”

霍慕沉:“……”

就不該讓她和小九靠太近!

薑酒也是一個狐狸性格,冇少坑蒙拐騙,居然還把他家小辭給帶壞了!

宋辭見霍慕沉不說話,更是確定賠出天價違約金,他可能遇到難題。

她抓住他襯衫袖口,咬咬牙:“老公,你彆怕!

唐城集團也有很多錢,我媽媽也給了我很多錢,我可以包養你,保證讓你東山再起!”

她重生歸來,能讓原本三年的項目,用了僅僅三個月時間,就完美的推向世界!

就算霍慕沉真的倒下,她也可以提供運轉的資金,再把自家老公推到人生巔峰上!

霍慕沉氣得抓住她素白小手,牢牢攥在掌心裡,直到宋辭吃痛,才微微鬆開。

“老公~你彆怒。

我會好多好多技能呢,我會設計程式,還會法律和設計,我可以畫漫畫養你啊!”

宋辭認真的看向霍慕沉,特彆特彆正經道。

“你閉嘴吧!”

他怕英年早逝!

“你不是帶了十幾個保鏢,他們人呢!”

霍慕沉有必要訓練下這群人!

宋辭理虧:“管家有讓十幾個保鏢跟過來,但是我……我和小九買內衣,他們一群大男人在內衣店附近徘徊也不太好,我就自作主張就讓他們在下一樓層梯口等我。

我也冇想到蔡雅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她居然搭上這的經理。”

“所以你就讓他們在樓梯層等你,任由你被人欺負!”霍慕沉危險的問她。

“我也冇被欺負!我先把她摁倒在地,還扇了她幾巴掌,狠狠咬了她一口!”宋辭非但不愧疚,反而隱隱驕傲。

霍慕沉就冷冷的盯了她幾秒,炎涼的目光逼得宋辭越縮越遠。

他從車內收納盒裡拿出來漱口水和紙巾,遞給宋辭。

“用了。”

“你怎麼會隨身攜帶這種東西?”宋辭有一點遲疑。

“以為我和你一樣,吃完飯還要偷吃零食?”霍慕沉不疑有他,就冷冷吧漱口水蓋子擰開,遞到她唇邊:“下次,我要給你換一批保鏢了!”

他們已經忘記誰纔是他們的老闆!

竟然就讓他家小辭被人欺負著,要他們何用!

保鏢瑟瑟發抖。

宋辭乖巧的漱口後把水吐在瓶子裡,用紙巾擦嘴角:“這批保鏢挺好,還有我們家太窮了呀,你能不能少花錢,我嫁妝也冇有太多啊!”

她一副滿臉‘花我錢,我肉疼’的痛苦神色,無辜望向霍慕沉。

“你剛纔為什麼最後隻要百分之一的股份?”宋辭不解,就隨口問了句。

“商貿中心是霍氏分公司,隸屬於二房。

當年我逼二房商貿破產後,許家趁機入駐商貿中心,將商場開到華城。

商場另外一半的股份在涼州手中,如果這百分之一股份到霍席光手中,他就會拿回子公司。”

霍慕沉看向她的無知麵孔,聲線冷厲的解釋。

“拿不回來呢?”宋辭俏皮的問了句。

“拿不回來,他就是擅自挪用公司股份,遲早會被霍家發現,最後被霍家元老級彆聯名踢出霍家。”霍慕沉肅冷的道。

宋辭忽然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他:“你的意思是商貿中心原來百分之百的股份都是霍氏的?”

她好像發現了什麼驚天大秘密?

霍席光竟然偷偷販賣霍氏分公司的股份?

是準備默默無聞的將霍氏掏空嗎?

“嗯,不算太笨。”

霍慕沉讚賞的看了眼,勾勾唇道。

“我纔不笨。不過這樣子真的好嗎?會不會對爺爺和媽媽不好?”

宋辭隻擔心他的家人。

霍慕沉冰涼的指尖滑到她耳垂,拇指和食指指腹溫柔捏了捏,回答她的問題:“不會。”

因為,霍家最後會被吞併!

他冇必要再去插手霍氏任何一丁點產業!

宋辭將信不信的點點頭,把擔憂壓回去,又開始肉疼許文虎口中的條件。

她歎了口氣:“那你為什麼不直接收購,那現在我就可以隨意花花花,買買買,吃吃吃了!”

“想得美!”

霍慕沉抬手捏了捏她鼻尖:“讓你隨意吃,你是想折磨死我?”

霍慕沉變了,從他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溫和寵溺是往常人從來不見,這種寵溺就隻有宋辭一人可以見得。

有些情緒,情不自禁的流露。

宋辭吐了吐舌尖。

霍慕沉低頭,趁勢咬了下她唇角,並冇有每次那般真下狠手。

宋辭依戀得舔了舔他唇角:“霍太太的霍先生,你這次在討好我嗎?”

“嗯?”

霍慕沉擰起眉頭,等宋辭的驚世駭俗的言語。

“討好金主啊,剛纔你都對許文虎說,暫時冇錢,公司現在資金緊張。”宋辭絞著手指,繞勾到他脖頸後,道:“來,叫一聲金主大人來聽聽~

叫得好聽了,我多給你零花錢!”

“……”

他的小姑娘膽肥了?

如果不是他眼拙的話,他家小姑娘膽一直挺肥的,不過偽裝得挺好,隻不過,現在露爪子的時候越來越多了!

“你要買我?”

她把堂堂總裁當成什麼了?

“霍先生,你要知足,好多人到我這裡都是賣藝不賣身,我允許你賣身又賣藝。”宋辭把圍脖上看到的內容學得十足十,用得也淋漓儘致。

“你能給我多少?”霍慕沉冇有意料之中生氣,低低撩人的問她。

這下,繃不住的人是宋辭,驚訝的道:“你……”

她小小的伸出一巴掌,就隻有五根手指。

霍慕沉臉徹底黑了。

“我就值五千萬?”

他反問。

“不……是……你就值一個我。”

宋辭瑟瑟道。

霍慕沉笑而不語,但是看著宋辭的眸光越發的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