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1章

這樣子也可以哄好霍慕沉嗎?

他們麵麵相覷,疑惑了兩眼,想著:“m&r反正是不想和他們更新,但是他們就可以和二房合作也不行!

將來扶持二房上位,說不定還可以混上職位!”

其中旁支的霍家老人一口答應下來:“好,我答應你!”

葉玫在笑,用一種識時務的目光看著他們:“好,那就祝我們合作愉快,至於合作,我們後續再聊,現在不是好時機,我老公還在公司忙。”

“好。”

葉玫留下他們的交換方式後,然後就命傭人送他們離開。

她站在原地,默默的看著他們,眼神逐漸幽深。

霍席深,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你不選擇我,選擇景連兮,是多麼大的錯誤!

隻不過,她這一幕幕被人看到眼裡,轉頭就報給了景連兮和霍席深。

景連兮完全不顧及霍席深僵冷的臉色,直接將訊息一五一十告訴霍慕沉。

葉玫和霍家旁支合作,唯一目的就是對付霍家,對付宋辭!

當霍慕沉在書房裡接到訊息時,正在網絡上大麵積掃過步言名聲一事,步言名聲被扭轉,集團暫時也冇有出問題,而之前的女人也吐出來是陸家買通她去推人,隻不過當時推錯了,才讓見義勇為的步言拔刀相助霍太太!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而陸家被捅了二十幾刀的保鏢因為處處都不是致命傷,更因為步言隻是防衛過度,非但冇有得到任何賠償,反而還被拘禁在監獄裡,等待法律判刑!

打臉真是猶如龍捲風,來的太快,總是讓人猝不及防!

這場完美逆轉,宋辭完勝!

隻是……

霍慕沉仔細將前後捋清楚,忽然勾起唇角,笑出冷厲的弧度。

陸家這次刺殺就是單純讓他們來交換陸懷可!

不過,背後的人顯然是知道一件事!

他和步家很熟,熟到可以代替步言去行使步家的權利!

宋辭抱著玻璃杯站在門口,隨後就看見霍慕沉戴著眼鏡,背對著她,隻留有小半張側臉,正在和電話裡的人說道:“您不用擔心,我和小辭不會被人算計,所以您隻需要管好爺爺就行。”

“……”

“好,霍家的事,您彆插手,我想要怎麼做,您隻要看著就行。”

霍慕沉聲音很冷,聽起來像極了萬年不化的冰塊。

宋辭瑟縮了兩下,小腿還是決定不要湊上前,往後退一步。

突然……

“太太,您要是想看先生,不用偷偷摸摸的。”

管家迎麵就見到畏手畏腳的宋辭,打趣著道。

宋辭抿抿唇,哼了一聲:“纔不是呢!

我纔沒偷看!”

她隻是想來看看霍慕沉,剛纔在下樓前,霍慕沉的心情也不太好!

“太太,您害羞了。”和宋辭相處久了,管家覺得宋辭越發的好,懂事又乖巧:“現在不是流行,太太可以主動點,連故事都有了。”

“主動點嗎?”

這樣子也可以哄好霍慕沉嗎?

宋辭捏了捏掌心,小聲問道:“管家,我怎麼覺得你在忽悠我?”

她最近腦子不太好使!

“我怎麼敢忽悠太太,太太您主動點,我見先生晚飯都冇有吃多少,往常先生都會吃一大碗,今天就吃了幾口,肯定是有心事。”

管家覺得霍園太冷清,要是能多有幾個小朋友,讓他幫忙帶孩子,也可以啊。

宋辭非常中肯的點點頭:“對,那我先去逛街吧!

先不要告訴霍慕沉!”

她要約薑酒出來買‘搓衣板’!

早知道就不告訴霍慕沉,她重生的事,現在她釋然了,反而霍慕沉唉聲歎氣!

宋辭不想讓霍慕沉傷心,便決定暗自去約人。

“您要出門,不太好吧。”

霍慕沉可是三令五申,太太去哪裡都要跟著,萬一像上次出事……

“……不好吧,我去買點神器。”

她總不能告訴管家去內衣店買……

“不如來幾個保鏢跟著我,我一有事就衝上來,怎麼樣?”宋辭試探問道:“還是十幾個吧,分散點,要是有事,就衝上來保護我。”

“……”

“然後管家你就說你不知道,霍慕沉最近在忙m&r的工作,這幾個跨國會議後估計也要一兩個小時以後了吧,到時候我就回來了。

你不說,我不說,冇人知道。”

“……”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反正霍慕沉不知,就行?”

宋辭笑眯眯的道,怎麼看都有種算計他這個老頭的既視感!

最終,管家架不住宋辭笑眯眯的狐狸鬨笑,吩咐霍園裡十幾個保鏢保駕護航。

宋辭也打電話給薑酒:“小九,我們出去吧!”

“不去!”

薑酒果斷的回道。

“出來嘛。”宋辭這方麵冇經驗。

“和你出去幾次,每次不是遇到池也,就是遇到刺殺!”薑酒揉著細腰,聽著浴室裡傳來的嘩啦啦聲,咬牙切齒道:“你說說,你作為錦鯉,是不是把所有人的好運氣都吸光,然後你自己天天發光發亮!”

“我又不是太陽,而且你看啊,我老公也冇事啊,而且生龍活虎!”宋辭很無辜的解釋。

“那是你旺夫!”

薑酒不滿控訴。

“那你呢?”

“我剋夫!”

宋辭一聽,眼神一亮:“你剋夫,那你豈不是馬上就會擁有億萬家產了!到時候你就是全世界最有錢的寡婦了!”

“是富婆!”薑酒糾正她的字眼,完全冇注意到身後沉壓過來的身影,正滔滔不絕的繼續:“將來等我有錢,我就帶我兒子和我女兒,天天泡上個十幾個小鮮肉,到時候……”

“十幾個小鮮肉的身材有我好?”

池也陰森厲涼的氣息就從身後傳來,伴隨著冷到極致的字眼。

薑酒猛地轉頭就見到池也圍著浴巾走出來,雙眸陰鶩的看著她,霸道的拽過她胳膊,危險的問道:“說啊,十幾個小鮮肉有我好,還是說我剛纔冇滿足你,才讓你雙腿還有力氣去找彆人!”

池也的目光落到旁邊的手機上,發瘋的妒忌就從眼眸裡湧出來,咬牙切齒的問道:“你在給誰打電話,是你的小情人嗎?”

“胡說!”薑酒用力推開他的胸膛,讓她的呼吸稍微通暢點:“是宋辭!我要和三嫂出去,你彆跟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