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3章

先生喜歡吃……咳咳咳

管家道:“先生喜歡吃……咳咳咳,先生其實喜歡吃苦瓜。”

“霍慕沉喜歡吃苦瓜?”宋辭坐在毯子上,完全想象不到,想了想道:“那麻煩管家準備苦瓜和甜菜吧!”

“是。”管家轉身要走,忽然轉過頭,又道:“太太要是喜歡吃甜食,我過幾天派人請甜點師傅來做。太太還是不要吃外麵的東西,會不衛生,也不安全。”

“為什麼?”

宋辭忽然茫然,覺得自己什麼都不瞭解。

她是被那條圍脖迷惑了。

“先生有潔癖也是因為您吃外麵的東西,導致肺炎,所以太太……適可而止。”管家禮貌頷首,然後退出客廳,轉身去廚房吩咐傭人準備晚餐。

宋辭睨了一眼茶幾上的蛋糕,隨手一拂,便將剩下的蛋糕全都掃到垃圾桶裡。

霍慕沉為她做得太多太多,他明知道她被篡改記憶,也不忘記一點一點對她好!

她不可以再用篡改記憶為藉口就胡亂作鬨,也許試著試著重新開始瞭解,刺激以前的記憶!

宋辭起身跟著管家進廚房,讓管家驚訝:“太太,您怎麼過來了?廚房這個地方不適合您!”

尤其是對一個鹽糖都不分的人,管家真不敢恭維!

宋辭卻不以為然,笑道:“管家,您就讓我做一頓飯給霍慕沉吧!之前一直都是他給我做飯,我也想做一次給他吃。”

管家將信將疑的瞧了兩眼:“太太……”

他也說不清楚是好事還是災難,隻能將廚房空出來!

旁邊的女傭一個又一個瞪大眼睛,如同看待奇葩般看宋辭:“印象裡,太太基本冇進過廚房,更冇做過飯。”

宋辭看著廚房裡各種各樣的食材,有點無從下手。

管家實在是看不過去,湊過去,小心翼翼的問:“太太,需要場外指導嗎?”

宋辭蹙了蹙秀眉,隨後用力點點頭:“我覺得很需要。”

被當做救世主般看待的管家將刀遞過去:“太太,您真的準備做?”

“準備!”

宋辭無比堅定。

“那好吧。”

管家汗顏,但卻冇有阻止。

“太太,您先……對對對……小心小心……然後……錯了……”

從廚房裡傳出來一陣又一陣的聲音,最後宋辭才勉強做出來一盤苦瓜後,就被管家阻止住,並且禮貌的‘請’出去。

宋辭就坐在餐桌旁邊,刷著評論。

步言的事就過去,但是網友們仍舊揪著這個話題一直不放過……

許是她想得太過認真,當霍慕沉來到她身邊,宋辭都冇有察覺,隻覺得冷冽沉木的氣息在鼻翼邊縈繞,讓她不自覺安心。

“在想什麼?”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忽然落下。

“你……你啊!”

宋辭露出諂媚討好的小眼神,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抬頭道:“我給你做飯了、”

“你給我做飯?”

霍慕沉蹙起眉頭,聲音除了有些低,便夾雜著濃濃的懷疑。

“對啊,我還是特意讓管家教我,做了好久。”宋辭回頭,把那一盤苦瓜遞過去,用小叉子叉到他嘴邊,一邊道:“你嘗一嘗。”

“你給我做苦瓜。”霍慕沉黑眸沉沉的盯著她。

宋辭無辜的看著他,笑了笑:“你不要太激動,我這次是第一次做,等以後我一有時間就給你做飯,你放心吧。”

霍慕沉眼尾抽了抽:“你是說,你還要天天給我做苦瓜。”

“這難道不是你最愛吃的菜嗎?”宋辭很無辜,很委屈。

“我什麼時候……”霍慕沉一見她滿眼期許的眼神,忍不住張唇,將她叉子上的苦瓜吃到嘴裡。

一瞬間,一股濃濃的苦澀蔓延到喉嚨裡。

霍慕沉無比確信:“宋辭做苦瓜並冇有去苦!”

偏偏……她眨巴著大大的眼睛,問他:“好吃嗎?”

“……好吃。”

霍慕沉違心道。

“好吃,我天天給你做。”宋辭感覺她終於有機會為霍慕沉做出一點改變,真個人都泛著粉色泡泡。

霍慕沉長臂抱住了她,不動聲色的勸退:“不用,我哪裡捨得你動一下,你平時就乖乖在我身邊,不要去做飯,嗯?”

宋辭點點頭:“那麼好吃,我也嘗一嘗。”

“不是說做給我吃的,小饞貓。”霍慕沉從她手中拿走托盤,眼神流過一抹無奈:“你去乖乖吃彆的,等飯後我還要繼續跨國會議。”

“公司最近很多事嗎?”宋辭小聲問道:“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說。”

“嗯。”

“就是關於步言的事,你之前一直問我步言是什麼時候去世,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不是現在,而是兩年後,因為我三年後……會坐牢。”宋辭低低說:“所以你彆擔心。”

霍慕沉眸光沉了沉:“不會有,我會一輩子在你身邊。”

宋辭搖搖頭,抬頭對上霍慕沉英逸的五官,凝睇幾秒後,才動了動唇,說:“我知道,但是步言最近出事,我好想被暗處的人盯上了。”

“你說什麼?”霍慕沉心尖猛揪。

宋辭一五一十把剛纔在網上看到的圍脖內容說給霍慕沉聽,聽得霍慕沉渾身隱隱散發著凜冽的寒氣,直侵到宋辭骨髓裡。

宋辭側著小身子靠在霍慕沉的胸膛前,軟糯糯的叫了聲:“老公~我冇事,也許背後的人是想提醒我,是我多想呢?”

霍慕沉看著,心整個都是軟的,眼神憐惜。

“小辭,不會有事。”

他眼底掠過寒光,內心冷笑。

冇想到那群老狐狸這麼快就坐不住了!

“嗯,我信你的。”宋辭星光落在霍慕沉身上,微仰頭,剛好看到男人棱角分明的下頜線。

因為是室內的緣故,光線並不明朗,宋辭能見到男人的麵孔被陰影籠絡住,莫名帶著冷氣壓,而且隨著宋辭說完話,低旋的氣流越來越深,他的墨色也越來越濃。

宋辭踮起腳尖去摸他的眼尾,雙眼止不住擔心:“我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霍慕沉在心裡醞釀著如何將人引出來,或者如何全部剷除掉!

宋辭囁喏著唇瓣,忐忑的道:“我之前和步言偷偷摸摸做了慈善項目,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說出來,也許可以借用著這個機會來把後麵的人全都引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