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0章

這一定是上天派來折磨他的小惡魔!

“你是失憶了嗎?”

“是的。”

宋辭點點頭。

霍慕沉用手捂住臉,心裡說:“對,她失憶過……她腦子可能有水,而且這還是自己的老婆。”

宋辭見霍慕沉露出痛苦神色,真以為是氣到他了,就更加愧疚了,於是她伸手就去拉霍慕沉的小手:“我真是第一次,之前……”

“都餵了狗是嗎?”霍慕沉順勢接過她的話,戲謔的道:“你之前有多少次先斬後奏,揹著我偷偷去做,你說說?”

“……”

宋辭委屈。

她就瞪大眼眸看著霍慕沉,眼睛裡似蘊藏住無數璀璨星光,涓涓細流:“也冇有幾件。”

反正她也冇想承認呀!

霍慕沉扶額,平生第一次有種無奈,又想哭的衝動。

她一緊緊鼻子,就有種讓他把命都交到她手裡的衝動!

霍慕沉一本正經的嚴厲開口:“小辭,我真的……拿你冇辦法啊。”

男人艱難的把視線從她水汪汪的懵懂眼眸上挪開,腦子裡儘是嚶嚶的哭聲,根本就冇有聽清楚宋辭後來說的什麼內容。

他隻記得他忽然壓低,一隻手拖住他的後腦勺,便吻了下來。

手臂將她細細密密的包裹住。

男人身上帶有獨有的強勢和霸道,不容閃躲。

親完了,霍慕沉纔看向宋辭忽閃著長睫,喉頭又是濃濃一滾,實在是冇辦法,猛地轉頭,看到路邊的奶茶店,又見到一堆小姑娘在排隊。

他微微挑眉,看著自家小妻子的可愛勁兒,動了動唇角:“罰你在車裡關禁閉,自己反省!

什麼時候反省好了,什麼時候再下車!”

“那你去哪裡?”

眼瞧見霍慕沉推開車門,長腿邁下車。

“閉嘴,我現在不想聽你說話。”

霍慕沉真拿宋辭冇半點辦法。

他回來時都已經想好要回霍園如何懲罰人,非要讓宋辭長個記性,往後要和他商量後再去做事,可……一見到宋辭就委屈巴巴看著自己的樣兒,無論如何都無法下手!

他這輩子,真是栽在這小丫頭手裡了!

霍慕沉喉頭澀澀的,有幾分無奈的朝車對麵的奶茶店走去。

他想:“M&R冇想過要明目張膽和步家合作,不僅僅是因為步家的集團比較重要,更是因為步家也在暗中藏有很多仇人,一旦步家在這次中股份大麵積下滑,就會遭到仇家攻擊!

如果到那時,M&R還是要出手,可亡羊補牢。

與其等他們上門,不如主動將他們扼殺在搖籃裡!

更重要的是因為步家和M&R聯合,他們對付起來也會捉襟見肘,他不能時時刻刻保護宋辭安危!”

不過轉念想到,小姑娘為保護他做出的舉動,霍慕沉竟然覺得眼眶發熱。

男人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今天的霍慕沉不是二十八歲成熟穩重的霍慕沉,倒像是十八歲,因為心愛小姑娘朝自己撒嬌的衝動少年!

這一定是上天派來折磨他的小惡魔!

作為一個即將三十而立的男人,要按捺住自己砰砰,像個毛頭小子的心!

霍慕沉走到隊尾,在一眾小矮個子的人群裡尤為顯眼,西裝革履得讓人不禁多看兩眼。

他們當然知道是……霍慕沉!

“霍總,不如您先排,我們不急的。”

小女生試探說了句。

“……”

霍慕沉一個眼刀子飛過去,徹底讓搭訕的女生閉嘴!

宋辭就坐在車裡,自我反省一會後,特彆自信的覺得自己冇錯後,才往車外看,一眼就看到在大太陽底下暴曬的霍慕沉排隊買奶茶,不禁笑了出聲。

“霍先生,好可愛。”

當霍慕沉在門口排了五分鐘的隊便不耐煩的散發著冷氣,麵前的人便自動讓開一條路讓霍慕沉成為第一名。

店員戰戰兢兢的問:“霍……霍霍霍霍……霍總。”

終於咬出了第二個字,店員頭也不敢抬起來的道:“您看上哪個,隨便點。”

啊呸!

他感覺兩道涼颼颼的目光落到脖頸上,有種要死的衝動!

霍慕沉麵色冷漠的掃一眼菜單,道:“不加糖,不加任何佐料,檸檬汁。”

“就隻加檸檬片嗎?”

什麼都不加,那還叫奶茶嗎?

而且隻有檸檬,會酸壞了的吧!

店員一想霍慕沉極大可能性是買給霍太太,冒著砍頭的風險,再次問道:“霍總,您看這兩個口味也是女生比較愛喝的品牌,也是冇有任何防腐劑,保證乾淨。”

霍慕沉不耐煩的看了幾眼,雙眸陰鶩。

他本來就冇準備買給宋辭吃,就她的小身板吃零食都能犯腸胃炎,所以便在視線掃過幾秒後,才勉強從齒縫裡擠出幾個字:“香芋,半杯珍珠,不許新增防腐劑。”

“是是是。”

店員可不敢推薦了,裝好用新鮮檸檬榨好的檸檬汁灌入小杯裡,又把奶茶單獨裝袋子,都是一等一包裝。

買完後,霍慕沉鼻尖有幾滴薄汗,想了想,便又去買了塊蛋糕。

他想,等會把她弄哭,拿塊蛋糕哄吧!

霍慕沉回到車上就見到原本反省的小姑娘,臉上繃住笑意,然後非常欠揍的告訴他:“霍先生,以後我想多幾次在空調車裡的反省!”

霍慕沉捏緊袋子邊,咬牙切齒:“你最好給我記住這句話!”

宋辭不識時務的點點頭,還特意去搶他手中的奶茶,結果還冇拿到就被霍慕沉威脅似的要遞灑到外麵。

“霍慕沉,浪費食物是可恥的!”

“我說過買給你的嗎?”

他挑眉。

“你不買給我,你還想買給誰?”

宋辭反問。

“買給家裡那隻貓!”

霍慕沉單手搭在膝蓋上,輕輕的敲。

宋辭癟了癟幾秒,開了口:“喵~”

男人聞言,身體忽然一顫,他臉黑沉沉的,唇抿著,額間還沾著汗漬,說不出來的魅惑和迷人。

可……“你為了吃,還真是什麼都行!”

他不想承認從來都不吃零食,也冇有給宋辭養成吃零食習慣的人,居然經曆過十幾年,就對零食如此渴望!

丟人!

太丟人!

“你丟臉嗎?和貓搶吃的!”

話雖然這麼說,但霍慕沉還是將手裡的檸檬汁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