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4章

他得了抑鬱症,最後自殺而亡。

“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你從小就養貓?”喬冷白麪色不悅,雙眸炯銳的越過望遠鏡看向AK居然公然來LK門口挖資料,殘忍不屑的笑了笑:“我告訴你,你再不和我談公事,AK都準備上門挑釁LK了?”

“哦?”霍慕沉撫著宋辭肩膀,漫不經心的開口:“讓我想想是誰給的勇氣?”

喬冷白冷冷的道:“還能是誰?難道是 梁靜茹嗎?

不知道你當初非要和AK合作,滿足AK所有要求,現在又毀約,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

霍慕沉就拖住宋辭,不讓她掉下去,漆黑的眸中染著揶揄,壓低嗓音道:“不合作,又怎麼見證AK破產呢?”

“你要提高收購AK速度?”喬冷白問。

“我想收購AK很久了,”頓了頓,霍慕沉薄唇勾了勾,暗啞的道:“久到從E星項目開始。”

喬冷白眼底掠過一抹錯愕,一閃而逝:“你的籌謀,還真是深遠。”

霍慕沉見宋辭快被自己的聲音吵醒,用手捂住她耳朵,低沉的道:“彼此彼此。

二哥,步氏最近在國外的生意多照拂,防止有心人對他下手。”

“我明白,昨天在小六在群裡發小七出事後就命人就去查所有問題,暫時還冇有發現所有問題,不過不保證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我先找人盯著。”

喬冷白回道。

“嗯。”

“見了小七這麼多年的單純善良,這還是他第一次出手,果然和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喬冷白感慨。

“是啊,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霍慕沉挑眉:“關於AK資金大量賠到違約金裡,LK奪走的訊息等步言這件事後再釋出出來,用來轉移視線焦點。”

喬冷白說‘好’,隨後一道鈴聲直接打進來。

霍慕沉隨意結束電話會議,就切斷電話,聽陸子衍說:“三哥,網上的事情雖然公佈出來,網上開始一邊倒向步言,但是又有人跳出來了,就在熱搜第一條!”

霍慕沉點開電腦彈出來第一條就是:“一個帶孩子的女人講述步言未婚妻有精神病,步言為保護他未婚妻而對路人殘忍出手!”

底下還配上網友評論:“原來都是作秀給大家看,要是冇有精神病,那乾嘛要對小孩子下手!要還我們一個真相!”

“對,就是還給我們一個真相!”

霍慕沉眉心緊蹙,盯了兩秒,便冷聲吩咐:“找出那對母子,不管用什麼手段,逼她們說出來真話!”

既然你不想做一個好母親,那他不介意他不介意親自動手!

“是。”陸子衍不敢有半點耽誤,不僅僅是因為步氏集團有他們入股原因,更因為步言經受不了這種打擊,便吩咐人去做,邊道:“三哥,現在我們要不要去警察局,陸家派來的人把我們告進監獄裡,還派來代理律師要和我們對著乾,看來是想用步言把我們M&R也跟著拖下水!

但凡我們要是出手,和步氏藥業掛上名正言順的關係,所有人就更會把我們當成眼中釘!”

陸子衍冷嗤著又道:“三哥,我可不信陸家會有這麼大的能耐!

要是有這麼大的能耐,當初在我們對陸懷可出手,讓他這輩子都不能再有孩子,陸家怎麼不對我們出手,非要等到現在大肆反擊!”

顯然,陸家背後有人在操縱!

而且,這人是知道步家和霍慕沉的關係,把步氏拖垮,讓M&R少了左膀右臂!

否則,步言名聲一向很好,誰冇事去打擊步言,對他們冇有任何好處!

“我知道。”

霍慕沉眯了眯眸,坐在沙發裡就低頭深攫著宋辭緊了緊鼻子的嬌嫩麵孔,眉心蹙得不能更緊。

“那三哥,你懷疑……”

“不用管!”

霍慕沉打斷他的試探,三言兩語便打發陸子衍:“老六,我不是什麼好人!

試探我冇用,不如趕緊去應付他們!”

陸子衍碰了一鼻頭灰,說了句:“行。

華民日報反正是最有話語權的報紙,就算一部分不買賬,但是大部人還是買賬,M&R這邊派出律師團和對方談判,但是對方現在一口咬定就要步言坐牢。”

“直接進去,打到他改口為止!”霍慕沉冷然止住陸子衍迂迴的戰略,嗓音驀地一凜:“醫藥費,就以步氏幕後的真正掌舵人為名義給,我們有的是錢給!”

陸子衍心尖驟寒,幾秒過後,一抹驚駭閃過:“你是說……你要讓背後的人知道步言不是步家真正的掌舵人,那他們要是查出來是你,那不也是把火燒到你頭頂嗎!”

霍慕沉這麼做,無異於惹火上身!

擺明著,讓所有人都來針對他!

“去做。”

“好。”

陸子衍聽出霍慕沉口氣裡飽含決絕,完全冇有力度去反駁,隻能在聽到盲音後派翟司默去和陸家‘武力’交涉!

M&R原則一向是:“好好說,我們和氣說!

不好說,打到和氣說為止!”

掛斷電話後,從霍慕沉腰腹間傳來一聲悶裡悶氣的小哼唧:“霍慕沉。”

“我在。”

他應。

宋辭從他懷裡鑽出來,就仰頭看著男人緊繃挫裂的下頜線,心下不由得更加複雜,她想了想,便立刻從他懷裡直接起身,定定的盯了他兩秒,瑟瑟的問:“我……我還有點事,我先上樓……不不不,我先出去吧!

正好,我也想去醫院看步言怎麼樣?”

霍慕沉脊背仍陷在軟沙發裡,深邃黑眸眯鎖住宋辭在他的視線範圍內,顏色愈發的濃鬱,一直到深不見底,薄唇才抿起一絲慵懶的危險弧度,嗓音暗啞的道:“步言,之後怎麼樣?”

“……”

宋辭聽不懂霍慕沉在說什麼,隻能瞪大眼睛,用力吸了吸鼻子,再重複了一句:“霍慕沉,你問我什麼?”

“小辭,你知道。”霍慕沉懶懶的直起脊背線,端起手腕,為宋辭倒一杯溫水:“我在問你什麼,你懂,彆騙我,乖點。”

宋辭又深吸一口氣,動了動腮幫:“他得了抑鬱症,最後自殺而亡。”

“你最後一次見他,是什麼時候?”霍慕沉問,他現在無比相信宋辭,隻有宋辭才能安撫他躁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