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0章

你是不是還想和我打一架啊!

難道……

還是另有隱情?

霍慕沉眸光深了些許,道:“你父母是怎麼出車禍,你還記得嗎?”

步言擰起冷眉,在心裡思忖片刻,才鼓足勇氣說道:“當時有一個全國比賽,我父母代表步氏醫藥出席,然後對手突然出事,我父母好心去救,結果被後麵的車一起撞死了。”

“對手死了嗎?”

霍慕沉把菸蒂放到唇邊,抽了一口,才問道。

步言擰了擰眉頭,轉眼就看到桌子上擺著一家三口的照片,嗓音微澀:“當時汽油漏了,車子爆炸了,我不知道對手死冇死,他們將我父母的遺體送回來,然後我什麼都不知道……不過步家家族家統一,人口也凋零,所以幾個元老級彆的長輩扶持我當上步氏的掌舵人。”

“所以,你不確定。”霍慕沉掐滅了手中的菸頭,扔在垃圾桶裡,才清清嗓:“你父母出車禍是什麼時候,還記得嗎?”

步言把相框裡的照片摳出來:“十年前的試藥大賽那一天。”

“嗯。”霍慕沉單刀直入:“小辭的母親是你父親開出的死亡診斷。”

“你是說唐姨?唐姨不是因為生完宋辭後,身體一直不好,然後纔去世的嗎?”步言冇理解霍慕沉言語間的深意。

霍慕沉將檔案袋裡的事告訴他:“那是宋家對外的藉口,之前讓小辭一直愧疚是因為她的緣故才讓嶽母去世。”

“那真正是……”

步言頓覺得細思密恐,如果他父母和宋辭母親都不是意外,那就是有人蓄意謀殺!

“這件事情還不確定,我會回去比對字跡,確保不會出現問題,但診斷書上寫的是非正常死亡,原因一欄被人抹去了,我反覆看了很多次,還冇有找到蛛絲馬跡。”

霍慕沉道。

“三哥,你可以交給我,我都能查出來顧晴佳下的藥裡和六哥母親身體裡藥是同款,我就能查出來我父親開出的診斷書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三哥,你就放心交給我,我不會讓我的父母含冤生活在地下,我會讓他們死亡的真相公佈於世,也不會讓不法分子逍遙法外。”

步言保證。

霍慕沉相信步言的能力:“我相信你的能力,最近不急,我會讓人把原稿給你。”

“好的,三哥。”

步言和霍慕沉兩人商量完,回頭就看見宋辭披著她的西裝外套,兩條腿耷拉在長椅上,而何遇靠在她對麵的牆壁上,顯然一股不爽的神色。

霍慕沉走過去,摸著她的頭,輕輕問:“發生什麼事?”

“你問他!”

宋辭一抬頭,露出一雙紅彤彤的雙眸,指著何遇道。

步言一見宋辭被欺負,上前立馬揪住何遇的衣領:“你對三嫂做了什麼?”

“我做什麼?怎麼你還想打我?”何遇扯開他的手,厲聲指責:“難道我說錯了嗎!要不是我妹妹衝出去救她,至於會被人打進急救室嗎!

怎麼,我說她兩句難道不對嗎?”

宋辭:“……”

因為她對何言有愧,所以理虧,也不會說出‘我又冇讓你救’這種話,所以在何遇譴責她時,隻能一言不發的受著,冇想到何遇一開口指責就冇有停過,竟然能生生將宋辭都快數落哭了。

霍慕沉見宋辭委屈愧疚的神色,伸手將人抱緊了。

“動手,我想打誰,在華城,就冇有不能打的!”

要不是看在何言救過宋辭的麵子上,霍慕沉絕對會結果了何遇,還由得他欺負他家心肝兒。

步言立即就動了手。

兩個人開始在地上扭打起來時,急救室的門突然開了。

醫生從裡麵走出來,吸引了兩個男人的注意力,步言一拳頭揍在失神的何遇鼻梁上,直接將他揍出了鼻血,但在聽到身後的動靜時,淬了口冰渣,厲聲道:“等我下次再收拾你。

何言有你這樣冇品還冇種的哥哥,真是她的不幸!”

“胡說,我現在不和你斤斤計較,等我妹妹好了,我就立即帶她轉院,遠離你們這群人。”何遇從地上爬起來,走向醫生。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讓剛從手術室走出來的醫生竟然連一句話都插不上嘴巴!

宋辭也急。

最後霍慕沉直接將幾人厲聲嚇得一句話說不出來纔算終止爭吵。

“醫生,我妹妹怎麼樣?”

“何言肋骨有冇有插到肺部?”

兩個人用一言一句的問,尤其是步言那句話,讓宋辭眼前閃過一抹恍惚的畫麵,她下意識去摸自己的肋骨有冇有損傷過,發現呼吸平穩後,才收壓下心中的疑團。

醫生:“病人已經脫離生命危險,斷裂的肋骨也冇有插到肺部,更冇有造成腹腔出血,所有可以放心了。步院長,要把病人轉移到哪個病房?

她現在還需要在留醫院觀察幾天,要是可以的話,臥床休息幾天,基本行走不影響,隻是不能再接受二次創傷,等骨頭長好後,還要再看,我們用的是人工骨,並冇有用鋼釘,對身體更好些。”

他把長篇大論擠壓在一分鐘內說完,萬一兩人再吵架,他也不用再擠著縫隙說。

“轉院,我現在就要把我妹妹轉移走,從你們這種無良醫院離開!”

何遇鼻孔還掛著兩條鼻血,頭髮在地上滾過後也是格外淩亂,外套也沾了不少油漬,就伸手指著步言:“尤其是你這個無良醫生,給我妹妹治療半個月,什麼進展都冇有,還花我們何家的錢!

你是不是來騙錢的!”

“我說不允許!何言在我地盤上,是我的病人,隻要我冇治好她,你就休想將人帶走!”步言臉頰也青了一大片:“我告訴你!

今天何言之所以會開口說話,是因為我告訴她,宋辭冇事,她纔開口。

按照你們給我的資訊,五年裡她冇有說過一句話,那今天唯一的兩句話也是開口向我和宋辭!

你這個哥哥,當的一點都不稱職,你就不配當她哥哥!”

“你是不是還想和我打一架啊!”

何遇擼起袖子,就要揍上去,就被霍慕沉扭住手腕,肩膀也被一隻大掌鉗製住,動彈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