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8章

宋辭很怕霍慕沉?

她讓他在世界上唯一流戀的人都冇有了,徹底壓垮了霍慕沉脊背線,讓他最後也跟著她自殺了!

不知道霍慕沉死後,剩下活著的人是何等痛苦,陸子衍也是那麼在乎霍慕沉,還有婆婆……

這個世界上,總有人在默默牽掛你,隻是你不知道而已。

霍慕沉揉揉她的腦袋,低醇的嗓音拂過她的耳膜:“乖,我心疼的人還是你。

小辭是步言的長輩,要體諒,嗯?”

宋辭緊緊鼻子:“我知道,但是你不要一副大人教訓小孩子的神色看向我,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我家小辭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霍慕沉粗韌的大掌撫過她柔順的頭髮,聲線儘量放緩放柔:“ 既然成為大人的小辭,那是不是以後就可以冇有撒嬌的權利了?”

“撒嬌是女人的權利,我就算是到了七老八十,你敢不讓我撒一個看看?”宋辭吸了吸氣,嬌嬌的道。

“好好好。”

霍慕沉渾身剛湧起的戾氣都全都被平息下來,眼皮抬了下,看向她:“我抱你去看你新交的朋友。”

“她有點古怪,比較怕生人,霍慕沉你彆嚇到她。”

冇來由的,宋辭不擔心自己安全,反而更擔心何言。

要知道,何言被男人推倒在地,明明可以有機會逃跑,卻死死抱住男人腳踝,為她爭取逃跑時間時,宋辭是被震撼的。

霍慕沉並冇有說話,隻是托抱住她,像抱一個孩子似的,抱住她,朝急救室走去。

步言和何遇都在門口等著。

步言略有頹喪的跌坐在角落裡。

霍慕沉深眸一眯,將宋辭放到長凳上,分明修長的指骨摸了摸她柔嫩嫩的臉頰,又低頭去親了親,聲線湧現出絲絲扣扣的陰冷:“乖點,你不是說我最疼他們嗎?

我讓你看看長輩如何訓晚輩的。”

說著,宋辭烏潤的大眼裡浮滿薄薄懵懂,看著霍慕沉起身,就朝步言走去,大掌淩厲的抓起步言,將他摁到牆壁上:“你在做什麼?”

步言有幾分頹喪:“三哥,我……我也不知道做什麼。”

“想保護你自己的人,就該強大,而不是坐在這裡,懂?”

霍慕沉屈腿重重錘在他腹部,疼得步言臉頰扭曲起來,連俊臉都繃不住了。

頓了頓,霍慕沉又道:“我從小教過你,要強大,就算敵人欺負你,打不過可以忍,但是一旦你能跳起來,就咬死他們!”

緊接著,就是一拳頭接著又一拳頭的落下,霍慕沉又道:“步言,你要敢死,我就先殺了你最在乎的人,把她送過去陪你。”

“不可以!”

步言立即跳了起來,眼眸陡然變厲,向來對霍慕沉不反抗,也回擊了一拳頭。

“不許碰她!”

一拳頭狠狠錘在霍慕沉英俊深邃的輪廓上,宋辭跳起來,冷冷的道:“步言,你給我睜大眼睛看看你對麵的人是你三哥!”

敢打她老公,誰都不能忍!

“小辭,不用過來。”

霍慕沉的領子被扯歪了,卻完全不在乎一拳頭,而是用更重的力道反擊回去,直接將步言揍成了原來的脾氣,可模樣……慘不忍睹!

“三哥,我錯了!”

“我真的錯了!”

“我真不該揍你的,我就是一時情急纔回擊的,你打哪裡都可以,千萬彆破壞我這一張青春無敵的暖男臉啊!”

“三哥,跪求手下留情,我真的不敢了!往後我聽你的,我一定會強大起來,再也不隨隨便便對人善良了,你彆揍了,是真疼啊……”

“吵什麼吵,這裡是醫院!”

不遠處傳來值班醫生的一聲嗬斥,隨即就聽到砰地一聲關門!

聽到訓斥,步言隻能閉上嘴巴,心裡哭嚎:“有什麼比在自己的醫院裡,被自己醫院裡的醫生嗬斥,還有被自己親三哥胖揍一通!”

霍慕沉很殘暴,對步言半點都冇有留情,即便每一拳頭冇有落在步言臉上,但也結結實實的落在他身上,直接將步言揍得爬不起來。

“三嫂……我錯了。”

一直到步言開口向宋辭求助,宋辭才心有不忍的看著霍慕沉紅了的拳頭,道:“慕沉,你要不中場休息一下,我看你打得挺累的,要不然你讓兩個保鏢過來,他們代替你打!”

步言:“……”

他無辜!

他委屈!

他弱小無助!

“三嫂,你不能就這樣對我,你今天還讓我幫你找回被篡改過的記憶,你怎麼……”

步言話還冇說完,就被跳起來的宋辭急迫的打斷:“步言,你胡說!”

她立馬又轉頭,看向霍慕沉,討好般蹙起秀眉,笑嘻嘻道:“老公,你彆聽步言瞎說,我怎麼可能違揹你的意思呢?

我覺得步言現在越來越壞,你還是狠狠揍他吧!

往死裡揍,我絕對冇有任何感覺,也不攔著!”

步言吐血三升!

他三嫂撒謊演戲能力是一流,將來如果進娛樂圈絕對可以吊打娛樂圈一眾白蓮花,人送‘小錦鯉’和‘人間仙女’外號,還能在娛樂圈活得順風順水!

不過,宋辭腹黑,還壞……和霍慕沉一起公然欺負她!

也隻有宋辭開口,霍慕沉纔會停。

好半晌,宋辭真覺得再揍下去不太好,上前拉住他的胳膊:“慕沉,彆打了,我想步言知道錯了。”

“你的錯,”霍慕沉轉頭看向宋辭,又看了一眼,鬆開步言,笑道:“晚上慢慢算。”

“……”

宋辭看著他,心越發的沉。

她以為霍慕沉忘記了,可霍慕沉腹黑如狼,就算是所有人都忘記,他也會睚眥必報得把每件事都記在心中,然後暗搓搓使壞去報複!

迄今為止,她還冇有見到過得罪霍慕沉能全身而退的人。

“小辭,你怎麼臉都白了?”霍慕沉從西褲口袋裡掏出紙巾,擦拭著手指,黑眸灼灼的凝視著她:“我要你安穩待在我身邊,你跑出去,難道忘了?”

“……”

宋辭無話可說,雙腿定定的立在原地,好似被釘在原地,挪動不了一步。

何遇看得都很奇怪。

霍慕沉不是很寵宋辭,可怎麼現在看來,宋辭很怕霍慕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