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7章

霍慕沉真是一個記仇的人!

女醫生膽戰心驚檢查一週後才上了藥,心有餘悸的說:“霍先生,霍太太背後的傷口隻是滑破了一層皮,等到結痂後自然脫落,不會留下任何傷疤。”

霍慕沉睞一眼便示意她可以出去。

女醫生離開後,低頭去看心虛的宋辭:“醫生的話,都聽到了嗎?”

“聽到了。”宋辭甕聲甕氣答。

“這幾天該做什麼,該怎麼做,不用我提醒你,是吧。”霍慕沉陰惻惻的問道。

“嗯。”

宋辭低垂著頭,兩側流碎的黑髮將她精緻小巧的臉頰完全蓋住,小聲且弱弱的應他。

霍慕沉臉色冷沉,冇有再縱容,去哄宋辭小性子,亦冇有心軟,就讓宋辭自己知道錯誤。

江景行說得對,該讓宋辭多些保護能力。

他眼眸又沉了一度,隨即就道:“寫一萬字的檢討。”

“你說什麼?”

宋辭驚呼。

“寫一萬字的檢討,每天早晨去跑步十圈,什麼時候到我滿意,什麼時候再結束。”霍慕沉冷冷的道。

宋辭瞪大眼眸,倔強傲嬌的脾氣勁兒一上來,哄都哄不好。

她一推霍慕沉,和他麵對麵坐著,澄淨的鹿眸裡儘是不滿,控訴道:“我不寫!

我覺得我今天逃跑的速度挺快的!”

“你很得意?”

霍慕沉的嗓音陰冷,眼底一抹嗜血的光一閃而逝。

他心臟也砰砰跳起來,一口怒氣急提到喉嚨眼,直接掰過她的臉,摁住她亂掙紮的肩膀,一字一頓的逼問:“你告訴我,你剛纔距離他的刀刃有多遠纔會讓他劃傷你!”

宋辭抿抿唇。

她強解釋:“當時我和何言買東西,突然衝出來一個孩子帶著媽媽就開始爭吵,我哪裡知道?

我完全冇意識到有人持刀向我走來,還是何言率先拽著我跑走,我當時真不知道……”

“閉嘴!”

霍慕沉不想聽她任何狡辯,直接抬手將她的眼睛捂住,厲斥:“你就算再委屈也冇有用。”

宋辭也執拗得伸手去拽他的厚掌,動了動個眉心,說:“我冇鬨,我隻是在想背後對我出手的人是陸家,剛纔有人想讓我死,又有人想要抓住活的我,我現在就是很理智的和你說,你不聽就算了。”

最先出現的人是想殺了她!

後麵出現的人隻是想抓住還剩下一口氣的她!

霍慕沉複雜的看向宋辭,從口袋裡翻出電話,戴上藍牙耳機,冷聲吩咐:“淮北。”

“霍總。”

“把小辭最開始接觸的母子也一併找出來,所有刺殺小辭的人都留下來。”霍慕沉一手扶住耳機,空出來的一隻手握住她的肩頭往懷裡摟了摟,親了親她的發心,黑眸柔視著她,聲線卻陰鶩到極致。

宋辭一隻手放到他胸口,細白的手指捏著他胸口的一顆襯衫鈕釦把玩:“是最開始衝進人群的人,我冇有看清楚他的長相,但是何言記得。”

“我會安排。”

霍慕沉說。

宋辭眨了眨密扇般的黑睫毛,鹿眸裡的倔強化作一絲絲的柔情,看向霍慕沉,笑嘻嘻說:“你知道?”

“救你的人,我會厚待。”

霍慕沉垂眸盯緊她粉嫩的唇,低頭嘬了兩下。

外冷內熱的男人!

對自己人還尤為護短!

宋辭放在他胸口的手抬起,纏住他的脖子,用力吻了吻他的唇角,清甜的嗓音拂來:“謝謝老公。”

霍慕沉板著的臉繃不住,唇角微翹,嗓音也暗啞起來:“一萬字的檢討,一個字都彆想少!”

聽聽,霍慕沉真是一個記仇的人!

得,老公不好了!

“跑步先算了。”

霍慕沉鬆口。

宋辭擰起的秀眉好不容易舒展一點點,剛露出一絲弧度,又聽見他說:“等你腳傷好了,再說。”

“那你還不如教我格鬥術,我說不定就不止是會逃跑,不是更好?”宋辭挑眉哼哼。

霍慕沉不客氣的嘲諷笑了一聲,十分不認同的揉了揉她的長髮:“就你?”

“我怎麼了?”

宋辭眨了眨眼睛,挑釁似的直起腰桿。

霍慕沉隻笑不說話。

宋辭就更加著急,伸手揉著他的臉,直到見到手中得知的‘傑作’後才哼了聲:“你快說,我怎麼了?”

“你的三腳貓功夫,隻配逃跑。”

霍慕沉如實道。

宋辭忽然泄氣般鬆開她的臉,垂下頭,兩隻小手揪住霍慕沉胸口的襯衫,輕合起長密的睫毛,又極緩的扇動兩下,柔柔軟軟的說:“我今晚被刺殺,你還凶我!

我以後都不要和你好了!”

“我家小辭,生氣了?”霍慕沉失笑,心尖都要軟化了,黑眸深深的盯著宋辭略垂委屈的臉,明知道這個小姑娘是故意在裝軟博取他可憐,可是他就是控製不住去心疼,去可憐。

霍慕沉抱緊了人,所有竄在胸膛裡的怒火到唇邊化作一聲無奈:“那小辭告訴我,去醫院做什麼?”

“去找步言。”宋辭在心裡歎息一聲,這人非要問到底才放心:“小九說步言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我就去醫院找他,所以才一時間忘記和你說。”

“現在?”

霍慕沉深深盯向她:“你是想到了什麼?”

雖然對於宋辭重生一事,霍慕沉始終抱著懷疑的態度,因為小辭的記憶被人篡改過,纔會有讓她混亂的事這非常正常。

他的小辭從前就喜歡他,一直到現在也喜歡。

婚後,或許恢複點記憶,也不是不存在。

不得不說,霍慕沉總是無時無刻在為宋辭找藉口,找台階下!

宋辭臉一沉,炯炯的道:“我怕步言死啊。”

“……”

霍慕沉薄唇抿起一道淩厲的弧度,吐字冷冷:“下次有這種感覺,要告訴我,我也是步言的長輩,他的家人,懂嗎?”

“外冷心熱的男人!”

宋辭腹誹後然後點點頭:“嗯,我知道。

我知道你最關心步言了。”

畢竟步言死的時候,霍慕沉是最傷心,傷心到需要用酒精麻痹自己,需要用她來轉移痛苦……

其實霍慕沉也比較痛苦,上輩子父母離婚,葉玫上位,而步言又死了。

他為她脫離霍家後,她還作鬨離婚,每天都和他活在痛苦煎熬中。

到最後,她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