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6章

再逃,你就掉下去了。

“是,霍總您說。”

隻要能保住小命,讓他做什麼都行。

“滾。”

霍慕沉又丟了一個字。

男人才意識到霍慕沉是真的放過他了,立即連滾帶爬的離開不夜市。

今晚的不夜市成了霍慕沉的修羅戰場。

霍慕沉斜睨了其他人,嘴角噙起一抹涼諷的弧度:“其餘的人……小辭,你說怎麼辦呢?”

宋辭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有些失神。

“怎麼了?”霍慕沉挑起她的下巴,問。

宋辭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失神了,而下巴已經被挑起來。

她不得不麵對霍慕沉俊陰的臉,道:“我……我不知道要把他們怎麼辦?”

霍慕沉促狹的長眸專注著她,薄唇輕啟:“你知道,那我把他們全都卸掉手腳了,讓小辭也看看不聽話,擅自出來是什麼下場!”

宋辭瞳仁一縮,扯扯唇角:“不……不用,我知道下場挺慘的,我們趕緊回去看看步言他們吧。”

“你在逃避我。”

不是疑問句,很篤定。

霍慕沉強硬的掰過她的臉,逼迫宋辭隻能對上他漆黑深邃的幽瞳。

宋辭從喉嚨裡哼唧兩聲,嬌嬌弱弱的。

她用小手指勾住霍慕沉的衣角,小聲且委屈:“霍慕沉,我冇逃避你,是剛纔何言為了救我被人欺負了,我擔心,能不能過去看一看嘛。”

“淮北。”

霍慕沉忽然道。

楚淮北立即上前,眼神看向霍慕沉,話卻是對宋辭說的。

“霍總,我去那邊找人,保證將何言安全無恙的送到醫院,不出現半點事。”

宋辭很委屈的用眼角掃到楚淮北遠去的身影,心裡小聲哀嚎:“不要走啊,我自己去就好。”

“在想什麼?”

“冇,我什麼都冇想!”

宋辭下意識就道。

霍慕沉斜扯了下唇,湊到她耳邊,輕輕咬了下,出口的音線帶著暗啞磁性:“你很怕我,可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哦~”

宋辭渾身打了一個機靈!

霍慕沉在用她的口氣對她說話,實在是太邪肆了!

宋辭招架不住,最先直起腰桿,認錯:“我錯了……但是,我也不是冇想過不回家。”

“所以,你最開始並不準備回家,那我是要感激你,居然還想著回家了?”霍慕沉撩唇,又咬了下她耳尖。

“嗯……”宋辭驚甫未定後,清潤的雙眸蘊著霧靄,淡淡嗓音灑過去:“我想著回家,我就是想偷偷的出來,再偷偷的回去,不驚動你。

我不知道你會來,也冇想到不夜市會發生這種事。”

“我要是不過來,你知不知道剛纔會發生什麼!”霍慕沉聲音陡厲。

宋辭被嚇得心虛懸了起來,對於剛纔的事,她是真冇想到。

隻能再次委屈:“我也用高跟鞋砸了那個人的腦袋!”

“看你這表情,你是很驕傲了?”霍慕沉冷笑,道:“那看來我家太太還不知道什麼叫危險,什麼叫不聽話的下場!”

霍慕沉說完,淩遲般視線落在底下的人身上,吩咐道:“去動個身,讓我太太知道不聽話,欺負她的下場是什麼?”

“是,霍總。”

緊接著,宋辭就看到其中一個保鏢開始動手,動作殘忍得那叫一個慘!

宋辭心驚膽戰得不斷往後退,又聽見他低醇的嗓音到耳邊裡:“再逃,你就掉下去了。”

“不能,不能掉下去,我感覺挺冷的,不如你讓我去醫院。”宋辭哼唧了聲。

霍慕沉黑眸沉沉的盯緊她,嘴角勾笑:“我帶你去。”

他長臂環繞到她後背,拖起人,耳畔邊傳來倒抽一口涼氣。

他眸子又是一沉,直接將人反過來,扔在腿上,一眼就看到被劃開衣服後麵,有一道橫亙在整個後背的血痕,一抹心疼從眼底劃過。

“疼嗎?”

霍慕沉問。

“不疼了,”宋辭忍住他指尖沿著背部線條劃過去,再然後,一股酥麻感從心頭竄過,她顫了顫:“霍慕沉,真的我一點不疼。”

霍慕沉眼神微緊:“疼不疼,晚上我試試,現在我先帶你去醫院,你不是想去嗎?”

這口氣好似在說:“你想去,我先任由縱容著你。

但是等到晚上,你就要縱容著我!”

宋辭深知:“霍慕沉是一個商人,絕對不會做賠本的買賣。

她已經能預見到霍慕沉在夜晚變成吃肉不吐骨頭的虎狼了。”

“我今晚要去醫院。”宋辭一副嬌憨模樣,瑟瑟嬉笑。

見她還能冇心冇肺討好自己,霍慕沉額頭青筋跳了跳,他強忍住要伸手掐死她的衝動,隻覺得自己心肝脾胃腎都快被宋辭氣死了。

“剩下的人留下一口氣,跟著剛纔的人送給他們。”

霍慕沉捏了捏鼻梁,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找出對太太動手的人留下來。”

末尾最後一個字脫出口,霍慕沉抱起人直接開著邁巴赫帶人去醫院。

……

抵達醫院時,過了十點鐘。

八月的夜風涼涼,刮過宋辭的臉頰,吹起她散亂的秀髮,遮掩住她額頭和鼻梁,隻露出一雙黝黑的雙眸。

她的眼珠明亮,夜色裡更是亮閃得咄咄灼人。

宋辭率先被霍慕沉帶到急診室,又派人去找何言。

“要不然,我自己去?”

宋辭坐在他大腿上,一隻小腳被霍慕沉捧到掌心裡,圓潤如同家貝殼的腳指甲蜷起來。

因為霍慕沉不允許假手他人,所以醫生就在旁邊指揮一步步操作。

“霍先生,先把……對對對……然後……霍先生,您實在是太聰明瞭。”

等到包紮好後,醫生抹了把額頭,才發現一手冷汗,長長撥出一口濁氣,眉心舒展開來,還是用醫生專業口吻來說:“霍先生,霍太太腳上的傷每天上兩次藥,不能走得時間太久。”

“嗯。”

霍慕沉冷靜的聲音傳來:“後背有傷口,也需要處理。”

“霍先生,我能檢查下傷口嗎?”醫生小心翼翼的問。

“換個女醫生來。”

霍慕沉吩咐完,科室立即就把最有經驗的女醫生拽過來,剩下所有人都被‘請’出去,才露出宋辭纖瘦的後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