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3章

隻要扛過黑暗,接下來就是光明,不要怕!

她靈動黝黑的眼珠一轉,下滑四十五度下巴,嗓線裡跳動著音符般,清脆可人:“當然可以。

言言,你都不知道你可是拯救了我們多少人!

步言特彆能說,隻有你能受得了,我們可都受不了。

你可要健健康康快樂的活著,這個世界上雖然有時候對人不報以美好,也許會有陰暗,但是愛你的人會給你創造美好的天空。

隻要扛過黑暗,接下來就是光明,不要怕!”

宋辭有私心。

她擔心何言出事後,步言會覺得自己醫術無用,然後重複上一世的事。

她真的不想再看見所有人傷心!

何言定定的看著樂觀又嬌俏的宋辭,清明的雙眸夾帶著點點的狐疑,又用力的牽動著嘴角:“……”

她黛眉蹙起,很又用力又很著急的要說:“她會努力活下去。”可是……還是失敗了。

宋辭認真的道:“慢慢來,冇人能一蹴而就,你可以先嚐試發一點點音節。”

何言點點頭。

“對了,前麵有一下花燈店,你以前看過冇?那天我老公給我買了一個,我也給你買一個。”宋辭自然而然的伸出手。

何言瞧了瞧,慢慢把小手伸出去,露出一截帶有醜陋疤痕的手臂,立馬又縮了回來。

她太醜了!

不配和宋辭牽手!

偏偏……

從何言身後突然撞過來一道巨大的力量,她身體不由控製得向前撲過去,雙膝摔在地上,然後就聽見身後傳來小孩子跌坐在地上的哭鬨聲。

“嗚嗚嗚……”

“怎麼回事?” 孩子的母親衝上來,把孩子扶起來,指著同樣跌倒的瘦小何言:“你是不是冇長眼睛,這麼大的人,連個小孩子,你都撞!”

何言倉皇無措得抱住自己,宋辭及時抱住了她,回懟著刁鑽的女人:“大嬸,是你不看住孩子,主動撞上門,你可千萬彆倒打一耙!”

“我不管,我就看到我家孩子被撞了!賠禮道歉!”女人聲音厲銳道。

“道歉,絕對不可能!像你這種從小就給孩子灌輸不好思想的家長,才最該道歉!”薑酒也出麵道:“我告訴你,這要是我家孩子,我早就打過去!

撞了人,還不懂事!”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女人見薑酒盛氣淩人模樣,眼角一斜,就朝何言撲過去,撕扯扭打起來。

她伸手一扯就將她的口罩扯下來,猝不及防,一張清純無辜的麵孔暴露在空氣裡。

何言見到口罩被人扯去,她頓時覺得心口的位置被什麼尖銳的東西,狠狠的戳了下,並且又用力到將何言原本安寧平靜的情緒徹底挑破,直至崩潰!

“啊……啊……”

她受控不住的捂住自己的臉尖叫出聲,身體不斷朝後縮,瘋魔崩潰的樣子吸引周圍不少人紛紛側目。

“這怕不是個精神病吧!”

“一看就是個精神病!”

“……”

何言臉色慘白得不斷後縮,直接將買東西的步言和何遇也引了過去!

步言正顏陰陰涼涼的,一雙陰鶩的雙眸射出冷光,直接穿透人群,看到被人欺負的何言,下意識就衝回去。

可有人比他們還要快……

兩個穿著便服的男人手腕裡持著刀從擁擠的人群裡穿過去,目標很明確,就是被人群圍觀的人!

步言心一瞬間提到嗓子眼,丟掉手中所有的東西,不顧一切的念頭就去救何言!

天!

他第一念頭是救……何言!

而人群裡不斷尖叫惶恐的何言驀地覺得呼吸緊蹙,歇斯底裡的叫破了嗓音,緊緊抓住宋辭的手腕,指甲深深扣到她胳膊裡。

宋辭卻絲毫不覺得有痛,這一刻,她能感受到何言的痛苦絕望,但還有……濃濃的依賴。

她冇來不及多想,隻是緊緊抱住何言,安撫道:“何言,你冷靜,什麼都不會發生!”

“……”

何言完全聽不進去她說的任何話,隻是突然抓住她的手,從地上狼狽的爬起來,朝人群外跑去!

“何言,你要……”

“撕拉!”

一聲布料撕裂的聲音滑破耳膜,宋辭餘光一掃便見到男人揚起匕首朝她刺過來!

“抓活的,她要是死了,我們都冇有好下場!”

另外一名同夥丟了一句話後,便朝宋辭抓去。

場麵頓時混亂!

厲風颳過她臉頰,刺疼得要命,一縷黑髮劃過她眼眸,遮掩住她眼眸裡陡然騰昇起來的戾色。

何言拉住她,冇有什麼目的就是跑!

宋辭也冇想到出來一趟就會被人盯上,她能清晰感覺到後背涼意絲絲,還隱隱有疼劃過!

從身後又傳來兩聲暴怒。

“你敢傷我妹妹!”

“找死!”

步言和何遇兩人矯健身姿,手腕非凡,將原先穿便服的男人直接卸掉了胳膊,厲聲質問:“說,是誰派你們過來的!”

“……”

兩人皆是咬緊牙關,一句話不說,隻是盯向不遠處還在跑的宋辭和何言。

尤其是步言心情尤為凝重,對薑酒厲道:“趕緊打電話給三哥,讓他過來,說三嫂有危險!”

“我剛纔已經打了電話,現在這裡還不知道有什麼危險?”薑酒無比擔心,她不能跟著跑過去,這樣隻會更增加何言和宋辭兩人的危險。

步言眼瞧見兩人視線越來越遠,心急如焚得連一句話都不想說,雷厲風行得又一扭,直接卸掉男人又一條胳膊:“再不說是誰派你們過來的,我現在就要了你們的命!”

“……”

“既然不信,那就彆怪我動手!”步言又一腳踹掉他的手骨,疼地男人齜牙咧嘴,額頭冒著絲絲扣扣的冷汗,眼神裡滿是驚恐,見到步言從隨手口袋裡掏出手術刀,對著他的脖頸就滑下去,嚇得他唇瓣哆嗦著:“是陸家!

陸家命我們抓住宋辭,來換陸少!”

陸懷可被霍慕沉抓住了?

那真正有危險的不是何言。

步言心下隻鬆懈了一秒鐘,又無比緊張起來,但已經安全看不到她們身影,心裡祈禱三哥能快點來!

他一腳踹暈了兩人,道:“看住兩個人,我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