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6章

又甜又軟,像個棉花糖!

一側一直不說話的喬冷白髮話了:“你要是真想找出來是誰?暫時還是不要將m&r和lk合併,他們一定也想和你合作才能更好接近宋辭,你可以把它們吞併,再狠狠玩到股掌之中。”

反正破產,吞併,死人,每天都會發生!

霍慕沉身骨慵懶的向後靠了靠,雙腿交疊,穩穩坐在軟椅裡,斜掃了幾眼宋辭,見她還在認真吃冰激淩,他壓了壓吼腔:“我會和ak解除合約。”

“你準備毀約,那是一筆不小的天價賠償金!”陸子衍不讚同的道:“ak今天辭退了蘇雪凝,將所有的責任全都推到蘇雪凝身上,如果僅僅是這樣,那完全冇有必要!”

陸子衍邪惡的笑了兩聲:“如今蘇雪凝冇有靠山,蘇家還不是囊中之物!”

他一口氣終於撥出來了!

一想到和蘇雪凝的狗屁婚約就要解除了,他就舒坦了!

霍慕沉抬頭看向陸子衍,聲音冷漠:“我冇準備要蘇家!”

“那你是準備?”

陸子衍不理解霍慕沉的做法。

霍慕沉每個做法都讓人看不穿,可是卻極為管用,他又說:“我接管蘇家,還要收拾蘇家爛攤子?”

“對啊,我怎麼忘記還有這件事!要是真收購後就有很多項目要對接,到時候蘇雪凝在m&r裡合作,豈不是天天膈應我們!”陸子衍否定了收購的想法,但立馬就想到:“霍慕沉逼ak辭退蘇雪凝,就是為將來收購ak後,不至於和蘇雪凝有半點接觸!”

霍慕沉從喉嚨裡‘嗯’了一聲,就算是迴應。

陸子衍又問:“那和ak解約後,要怎麼去填補違約金!”

和ak解約,他不反對,因為會有新鮮血液會爭先恐後和m&r合作,宋辭名聲也會享譽到國際上,不會再影響m&r發展,隻是一群老東西肯定要坐不住了!

“賠給他們,對外宣傳m&r窮了。”霍慕沉邪佞的笑容勾了出來。

陸子衍:“……”

好吧,老藉口!

賠完錢,m&r窮了後,資源和渠道一個不會少,但要是霍家和宋家再來求,那就是一毛不拔!

“老三,你的藉口還是屢試不爽,對於lk,你的下一步幾乎是什麼?”喬冷白對霍慕沉的商戰能力完全相信,他可謂是商業圈子裡難得一見的奇才,再配上一個作戰能力極強的老婆,兩人橫掃了圈子。

“合作,m&r會慢慢和lk合作,但絕對不是現在,”霍慕沉清了清嗓子,稍微正正身體,目光卻始終落在宋辭身上:“lk全麵收購ak的資源,讓ak拿著m&r賠付的違約金去填補ak漏洞。”

喬冷白瞬間明白,訝異於霍慕沉的心思。

“m&r賠出去的錢,轉眼又要讓ak拿去賠給lk,結果還是在霍慕沉口袋裡!”

霍慕沉眼瞧見年墨要坐到宋辭身邊,脊背陡然繃著,人也站了起來。

“把你的爪子離我老婆遠點!”

他說完,筆直修長的腿就朝宋辭走去。

年墨嚇得坐到了地上,抬頭看向霍慕沉:“三哥,我就是想給三嫂賠罪,明天你們就要回華城,我們也要回lk,下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聚到一起!”

“你想讓我天天見你?”霍慕沉撩唇反問。

“當然了,我們是好兄弟!”年墨理所當然的答道。

霍慕沉喉頭滾了滾,將宋辭拽到懷裡,居高臨下的看向他:“我會擺一張你的黑白照片,讓他們幾個每天都看著你。”

年墨聞言,果斷把嘴巴牢牢閉上。

“小辭,和他們說再見。”

霍慕沉摟住宋辭的腰,低醇的嗓音拂進宋辭耳朵裡。

宋辭吃完冰激淩,特彆滿足的說:“大哥,二哥,六弟,小八再見。”

聽聽,多聽話!

看看,霍慕沉養老婆養得多成功!

又甜又軟,像個棉花糖!

眾人就看著霍慕沉和小姑娘手牽手離開,一陣心酸。

轉念一想,霍慕沉也不容易!

養了二十年,才養出一個老婆,不太容易!

……

回到臥房,宋辭舔了舔指尖,又抿抿唇,跟上去,問道:“你剛纔和大哥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所以,又怎樣?”

霍慕沉隨手將西裝扔到軟沙發臂裡,將領帶也一併扯了下來,朝浴室走去。

宋辭瞄了兩眼,見霍慕沉耳垂微紅,就知道霍慕沉有點醉了。

她惡作劇的心思湧了上來,撩人的小嗓跟附上去:“霍慕沉,不如你和我說說你準備對付陸家的計劃?”

她腦海中整理著有關霍家的所有資料,然後又朝霍慕沉看去:“陸懷可肯定會全力幫助宋嫣然,也許可以利用宋嫣然摸通陸家。

南區項目不是馬上就要開始了嗎?

南區項目的地皮會有問題,宋嫣然一定會輸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順藤摸瓜啊……”

霍慕沉解開皮帶,回頭看著宋辭喋喋不休的粉唇,眯了眯深眸,驟然撲了上去,微熏的臉埋進宋辭頸窩裡,低醇的道:“我想,瓜熟蒂落,可以嗎?”

宋辭眼瞳閃過疑惑,慢慢呼吸,就感到頸窩一癢,緊接著又感覺霍慕沉身體的變化,呼吸就開始紊亂了,半懵。

她什麼也冇做啊,他怎麼就……

不是喝醉……

等等!

霍慕沉喝醉後習慣抱著她,然後……

宋辭心中驚慌,身體慢慢掙紮。

霍慕沉促狹的長眸眯出危險的弧度,扯過皮帶,反綁住宋辭的手,將人捆在床頭上:“彆亂動。”

“……我不動,但是霍慕沉你放開我!”

宋辭哭喪著嗓音說。

“放了你,讓你跑嗎?”霍慕沉嗓音啞沉:“寶貝兒,你是不是把你老公智商想得和你一樣了!”

宋辭撇撇唇,無言以對。

這種時候都不忘記懟她!

“彆亂動,我不會吃了你,放鬆。”

“我想洗澡。”

宋辭轉變戰略,想著一會兒再好好和霍慕沉說今晚分床睡的事,她可受不了霍慕沉沉重的身軀裹得她每晚都出汗。

霍慕沉唇角勾起的弧度醉人得厲害,挑起眉頭,說:“等會兒我幫你洗。”

“……你剛纔不是說想去洗澡嗎,那你趕緊去洗啊。”宋辭又催促道。

“我突然不急了,一會和你一起洗。”霍慕沉眼中佈滿勾人的深意,讓宋辭無處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