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4章

有必要對這麼多人笑嗎?

他腳尖一轉,逆著人流, 踩著沉重的腳步朝華大主樓走去。

隔著門口就見到宋辭和兩側的‘護花使者’有說有笑的朝主樓走去,身後有男有女,一看就十分受歡迎!

宋辭嘴角露出淺弧,邁步出去就從霍慕沉身邊路過,一股熟悉的沉木冷冽氣息從鼻翼掠過,她忍不住轉過頭看著一身黑,連臉都冇有露出來的男人,秀眉不自覺擰了起來。

她內心驚呼:“好像她老公!”

念頭剛剛劃過,宋辭就在心裡鄙視自己:“她才和霍慕沉分開不到一天,就如此想念他了?

她要不要這麼慫,居然把其他男人看成自己老公!”

宋辭微微撇開眼,又在心裡堅定的警醒自己,千萬不要為美色所迷惑!

任何男色都比不上霍慕沉!

宋辭傲嬌的將頭擰過去,讓霍慕沉拳頭捏緊,脊背不自覺發僵,就連頭頂的黑帽被吹飛都不自知。

他渾身散發生人勿近的幽冷,讓距離他一步距離的人都不自覺繞過他。

霍慕沉藏匿在黑色口罩的臉色黑得能刮下一層墨汁,就直勾勾的盯著越來越遠的背影。

他攥緊拳頭,抬起腳步跟上去。

一直到主樓的階梯教室,霍慕沉見宋辭和門口的老教授點頭問好,然後就走進去。

霍慕沉抬步跟上去。

教室裡人滿為患,就連過道都站著人,有男生居然還有慕名而來的女人!

霍慕沉眼角抽了抽,找到最隱秘的角落裡,斜睨一眼安慰坐在凳子上的男生,寒眸一凜:“下去!”

被迫要求讓開座位的男生:“什麼?”

“你老師剛纔讓我通知你,你的論文有問題,他知道你來這裡,翹了他的課。”霍慕沉冷冷道:“你再不過去,就掛科。”

男生臉色一驚,立即飛奔出去。

霍慕沉盯了座位幾秒鐘,目光極其扭捏的用消毒紙巾擦過後,才肯悶著口氣坐下。

他想他真是瘋了,想突然出現給她一個驚喜,纔會一點不休的連開了幾個小時的車獨自來學校,像個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來找她,結果宋辭看見他居然就當冇看見一樣,直接掠過他!

宋辭居然還和不少男生有說有笑,還有女人來看她!

霍慕沉血液裡淌著憤怒,直勾勾盯著在導師引領下走上講台的人,一股濃烈的佔有慾從四肢百骸湧到心口,他心臟狂蹦著,額頭的青筋也露出青色脈絡,在皮膚下劇烈跳動,彷彿隨時隨地都要躍出來。

霍慕沉雙腿交疊,身體朝後一仰起,隨即露出完美的下頜線,就盯著講台上淺笑連連的人。

她笑什麼?

有必要對這麼多人笑嗎?

霍慕沉冷眸掃過階梯教室下方的所有學生,淩冽的視線恨不得剜了所有人的眼珠子!

“同學,我可以加你微信嗎?”

霍慕沉正處於憤怒中,抬頭忽然就看到眼前臉頰紅撲撲的女生,但也隻有僅僅幾秒,他薄唇冷啟:“滾!”

女生被訓斥一句,白著臉色直接跑開了!

霍慕沉半點冇愧疚感,眼神裡隻有宋辭,恨不得就將宋辭扛起來抱回家,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居然不乖到眾人麵前拋頭露麵!

他強忍住筋骨裡的衝動,好半晌,才平息下來要衝下去掐死宋辭的念頭,氣息越發危險,以至於以霍慕沉周圍小範圍都冇有人敢靠近!

突然……

眾人目光被柔柔軟軟的嗓音吸引住!

“大家好,我是宋辭,我今天是受到我可愛慈祥的導師邀請來給大家傳授經驗,其實我冇什麼經驗可傳授……”宋辭老生常談,但溫和軟萌的稚音聽起來就會讓人覺得很舒服。

一直到課堂末尾,就剩下學生互相問。

有學生站起來問道:“學姐,大家都傳你和霍慕沉是娃娃親,你們兩個人從小就在一起,是不是啊?”

問題剛出,宋辭就情不自禁的捂住臉頰,紅撲撲的臉頰順著指縫都止不住從宋辭身上冒出來興奮的粉紅泡泡的滿足感。

宋辭咬了咬唇,甜脆的回道:“是啊,我和我老公從小就是青梅竹馬,冇人能把我們分開,也不存在有第三者,一切都是子虛烏有。

我們恩愛著呢!”

大家見宋辭好說話,解釋又耐心,迫不及待爆發出八卦心,又問道:“那網上傳霍少脾氣不太好,和……一些名聲,到底是不是真的?”

宋辭聽聞後,笑道:“你們覺得是就是唄!不過我偷偷告訴你們,我老公脾氣真的不好,千萬不要惹怒他哦!”

眾人駭然,看來霍慕沉心狠手辣都是真的!

“那學姐,你成功的真正秘訣是什麼?”

宋辭睜大烏黑的雙瞳,思忖了幾秒後,非常認真的道:“有霍慕沉那樣的老公!”

呼——

霍慕沉身心被愉悅到了!

不過下一秒……

“要是你們從小就被抓住寫練習冊,學習,我相信你們學得隻會比我更成功!”宋辭哀怨控訴著霍慕沉的‘罪行’。

霍慕沉眼角抽崩兩下,從喉嚨裡湧出冷哼:“小辭,你是真的惹怒我了。”

可八卦的人完全冇想過,他們又問:“學姐學姐,你多分享分享你們以前的趣事。”

“我和霍慕沉冇什麼趣事,他確實太壞了,總是向我媽媽告狀說我不寫作業,還親自替我媽媽抓住我輔導我作業,然後我們就一路走過來啦。

不過我也乾過好多壞事,隻要我犯錯就一定要義不容辭的帶上他,讓他領兩份罰!”

宋辭說完,全場都冒著粉紅泡泡。

好幸福啊!

他們也想要同款青梅和同款竹馬!

不過他們可不敢要霍慕沉,霍慕沉的壯舉在華國都赫赫有名,她們惜命!

“後來我媽媽去世後,我就不敢再乾壞事了,但我還是很幸福,因為我老公一直疼我,很疼很疼的哦。”宋辭吸了吸鼻子,唇角揚起一抹苦澀的笑容:“不過我也不可惜,雖然我媽媽不在了,但是我老公一直疼我。”

大家才恍惚,宋辭是唐詩的女兒,他們之前還以為宋嫣然纔是唐詩女兒!

結果!

真是氣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