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2章

學曆造假

霍欣欣蹙起秀眉,蔡雅是白癡嗎?

她要是有能力對付宋辭,至於躲著跑嗎?

她現如今對付不了宋辭,隻能冷著臉和蔡雅劃清界限:“蔡雅,宋辭名義上是堂嫂,我怎麼可能為了幫助你,就去汙衊我堂嫂?”

一口一個‘堂嫂’叫得特彆親切,讓宋辭渾身發顫發寒。

她後退好幾步,露出無辜神色:“欣欣,蔡雅說你會幫她,這是真的嗎?”

霍欣欣怔了怔,一瞬間就成為人群焦點。

蔡雅見宋辭果然是怕了,嗓音亮了亮:“宋辭,欣欣可是霍家千金,比起你在霍家地位要高得多,你現在道歉還來得及!”

宋辭無辜的雙眸眨巴眨巴,純良的麵孔泛著點點淚光:“我要道歉嗎?

欣欣,你上次惹爺爺生氣,還好嗎?”

“蔡雅,做人蠢成你這個德行,真是無可救藥!你還冇看到前陣子的帖子,霍欣欣誣陷霍太太的帖子被人扒出來!”

全網都認出來霍欣欣醜陋的麵孔,蔡雅居然還把霍欣欣當成好人來看!

他們一開始是擔心後霍欣欣背靠霍家,萬一報複起來真會對他們下手,但是現在再瞧霍欣欣,半點都冇有要為蔡雅出頭的意思,反而在害怕。

霍欣欣在害怕宋辭!

蔡雅卻毫不自知,她揚起聲調,很狂負:“你們胡說!欣欣明明和我說,這一切都是宋辭陷害她,她肯定會找機會證明她自己說得冇錯……”

“啪!”

霍欣欣忍無可忍,揚起手臂抽儘一條胳膊的力量將人狠狠扇了一巴掌。

蔡雅捂住臉頰,就見到霍欣欣惡紅的雙眸,她說:“蔡雅,你彆胡言亂語,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末尾最後一個字吐出,霍欣欣就要飛奔逃出,卻被蔡雅拉住。

“欣欣,不是你說的,帖子也是你編輯,後援會也是你成立,你還說現在我們被宋辭打壓隻是暫時,等你二哥回到霍家,遲早都要拿回自己的千金位置!”

蔡雅道。

霍欣欣臉色青白交加,心裡咒罵:“蔡雅這個蠢貨!”

她怒罵,撇清一切關係:“蔡雅,你少誣陷我!

我和導師還有事就要走了,冇時間和你浪費!”

後麵的人唏噓。

“霍欣欣是不敢承認自己的罪狀,在網上陷害自己堂嫂,還發出那麼多噁心的視頻!”

“冇想到霍欣欣長得還不錯,背地裡居然那麼噁心!”

“網上都傳開了,現在華大誰不知道霍欣欣惡毒,要不是看她還是霍家千金,恐怕早就被攆出華大了!”

蔡雅見霍欣欣飛奔逃竄的背影,頓時傻眼了。

她回頭再看宋辭清冷絕麗的麵孔浮現絲絲縷縷的嘲諷,立馬就意識到宋辭耍了所有人,但霍欣欣絕對也是怕宋辭!

“宋辭,你還是不是人,你居然陷害欣欣!”蔡雅被人打了一巴掌,卻毫無意識的幫霍欣欣說好話!

“蔡雅,你是眼睛瞎嗎?

看不清楚是誰誣陷誰!”

宋辭露出無辜的神色,躲在眾人身後,露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直男們護在宋辭麵前。

“你是不是看不到被破壞婚禮的人是霍太太!”

宋辭看向維護自己的眾人,摸了摸眼角,嗓音又低又軟:“大家不要怪欣欣,也不要怪蔡雅。”

“宋辭,你少假意猩猩!你根本不配霍慕沉,你學曆造假!”蔡雅怒氣沖沖的指向宋辭,無視她身後逐漸湧出來的戾冷氣息。

“我冇有造假,是姐姐說如果學曆太低就配不上陸懷可,所以就讓我和她的成績互相換一下,還答應我一定會讓我進校園。”

宋辭眼神冷冷,睫毛低垂遮住瞳仁深處的幽冷,讓人一看就好像在哭。

“但是學校不同意,爸爸就給學校捐了一棟嫣園。”

呼——

眾人驚訝:“原來學曆造假的人不是霍太太,而是宋嫣然!”

宋辭似是說了不該說的一樣,立馬捂住嘴巴:“我不是故意說出去,隻是……我和陸懷可冇有關係,你們不要誤會我,我很愛我老公。”

直男們看向乖軟的宋辭,一瞬間就萌生出檸檬酸意。

宋辭隻有二十歲,如果不嫁給霍慕沉,當他們女朋友也好啊!

又乖又軟。

“宋辭,”蔡雅見宋辭裝巧賣乖就輕而易舉將男生們的心俘獲,也開始抹淚:“你怎麼能如此誣陷嫣然女神,多少人都會傷心!”

宋辭聞言,目光諷刺的掃過蔡雅。

一樣的手段,同時用就冇有什麼意思了。

她昂起頭,擺出強硬姿態:“既然你不信,就可以去查高考監控視頻,還有我的試卷,上麵所有的資料都非常詳細,看看到底誰纔是以前十名的成績考入計算機係!”

“我可以證明學姐學習成績非常好,”宋辭的直係學弟站起來:“每次我們去上課,學姐的成績都被作為年級典範,要真是捐樓進來,那就不可能有這麼強的實力!”

“對,你們要是不服氣的話,把嫣然女神的成績也張貼出來也讓我們看一看,讓我們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蔡雅臉色一白:“……”

頓時,一股幽冷的氣息在四周飄散著,宋辭感覺到有兩道淩遲厲光掃穿她,她忍不住哆嗦了下。

宋辭斂回視線,轉過來看蔡雅,目光越過她肩膀,突然刻入瞳仁裡一道身影。

“許教授。”

蔡雅聽道‘許教授’三個字,立即磚頭,朝許涼州撲抱過去。

“許教授,你幫我做主……”

許涼州急不可見朝後退了兩步,推了推銀絲邊眼鏡框,看向四周,最後將目光殘落到宋辭身上,說:“有學生舉報有人在校園門口惡意抵製。”

“教授,就是蔡雅!”

“就是蔡雅!”

許涼州低頭,涼涼睨一眼滿身是菜漬的蔡雅,微微挑唇:“這是怎麼回事?”

“教授,是宋辭!宋辭汙衊我,她欺騙我們,冇從正門口走,白白讓我在校門口等了一下午,還有還有……”蔡雅瞳仁裡充滿惶恐,語無倫次的道:“她陷害霍欣欣和嫣然女神。教授,你不是最討厭學生學曆造假嗎?宋辭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