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2章

我的,我的,老公都是我的!

咚咚咚!

車窗被人敲響!

“三哥,我就想問一句,你們親夠了冇有?”陸子衍扶額:“三嫂那邊的車窗冇有關上,旁邊多少小姑孃的目光都被你們吸引過去了。”

宋辭聞言就朝不遠處看去,眉頭一挑,吃醋一般的抱住霍慕沉脖子,特彆特彆緊。

“我的,我的,老公都是我的!”

陸子衍:“……”

這和想象中不一樣,三嫂不應該是特彆嬌羞的推開霍慕沉,再說:“往後,你不要在外人麵前胡來嗎?”

原來,三嫂的佔有慾也如此強大嗎?

霍慕沉被宋辭抱得心情愉悅,心口騰昇起來的怒火被一點點消弭,緊繃沉冷的唇角繃不住翹起弧度。

他薄唇強撐成一條直線。

堂堂華城霍少此時此刻就一個念頭!

不能笑,不能笑,他要繃住!

笑容就留給老婆一個人的,隻有老婆一個人才能看到霍慕沉笑!

霍慕沉強繃住冷臉,讓看過來的小姑娘齊刷刷一怔!

她們悻悻然跑走:“不能惹不能惹,霍慕沉可是冷閻王,就算長得好看,也無福消受,也隻有霍太太才能承受住他吧!”

男人嗜血冷戾就在一瞬間爆發出來,展現得淋漓儘致。

直到她們都被霍慕沉的眼刀子‘攆走’,霍慕沉纔開了陸子衍一側的車窗。

陰冷的麵孔倏地落到陸子衍瞳仁裡,陸子衍被迫嚥了咽口水,立馬討好道:“三哥,你不是說要我去準備的東西嗎?我跑了整個商場,終於找到,保證讓驚喜足夠驚喜。”

霍慕沉皺眉:“你最好真的是驚喜,否則我就讓你變成驚喜!”

陸子衍內心打怵,訝異於霍慕沉寵老婆寵得太喪心病狂!

“是……是驚喜。”

霍慕沉斜刺一眼,便斂回冰冷的視線,轉頭摸著宋辭的小腦袋瓜:“小辭,我們下車。”

宋辭聞言,乖巧跑下車,挽住霍慕沉的胳膊。

霍慕沉見隻堪堪到心口的小女人,牽起她的手,與她十指相扣,邁開輕緩的腳步就朝前走。

陸子衍看著兩人肩並肩走在一起,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菸,重重吸了一口才啐道:“操,三哥除了會秀恩愛,就會壓榨他們兄弟幾個,真是太過喪心病狂!”

吐槽幾句話,陸子衍又掐滅了菸頭,趕緊跟上去。

到了專櫃,陸子衍率先邁步走過去,指著那一片:“三哥,這就是上次你說得口紅,和三嫂同款,保證塗上去都會讓三嫂變成小仙女。”

霍慕沉擺擺手:“說夠了嗎?”

“說完了。”

“說完就滾!”

“不需要我介紹?”

“去付款。”

陸子衍一愣:“……”

尼瑪!

可下一秒,宋辭從霍慕沉身後探出小腦袋,笑眯眯的道:“謝謝老六。”

陸子衍臉色又黑了一層,他冇有說要為宋辭買口紅啊!

他的錢,還想留給未來老婆的呢!

陸子衍喪白著臉,幽幽然提醒一句:“三嫂,不是每個色號都適合你,你少挑點,我們M&R窮得快吃不起飯了!”

笑話!

M&R如今是華城排名第一的企業,最低調,也最有錢!

就算是如今的霍家和嚴家都無法比擬!

“還不滾?”

丟了一句話,霍慕沉拉住宋辭的手就朝專櫃走去。

專櫃服務人員都驚呆了。

堂堂霍大總裁居然帶老婆親自挑口紅,她們眼睛怕不是花了吧!

“小辭,喜歡嗎?”

男人闊沉的嗓音拂進宋辭耳膜裡。

宋辭唇角咧開,露出兩排小白牙,小心翼翼問:“喜歡,我可以挑嗎?”

“想挑多少就多少。”

霍慕沉用實力證明,隻要你乖乖,給你買條街!

宋辭開心得要爆炸,可是又想到什麼,小手指去勾著他食指,小聲咕噥:“可是M&R不是很窮嗎?”

M&R向來以低調,窮得連給唐城遠轉資金都冇有,更不惶要融資進霍家!

霍慕沉兩片薄唇微抿,忽而低頭,俯身在她耳邊低聲說:“M&R脫離霍家,不需要裝窮了。

霍太太,你怎麼開心,就怎麼來,不用管任何人,一切有我給你撐腰!”

宋辭眼神一亮 !

她怎麼忘記,她的撫養權在霍慕沉手中,M&R也正式離開霍氏,他們是自由的!

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誰敢心情不爽!

宋辭按捺不住的購物心情蹭蹭地往外湧,讓霍慕沉看得眼眸微縮,她不會……

在她轉身要撲入化妝品刹那,霍慕沉將人拽了回來,看著她半張粉撲撲的小臉,又猶豫了下,隻是壓製的道:“不許再買太多!

你要是喜歡,我找人定做!”

宋辭小腦袋瓜上下點頭,然後毫不猶豫的就鬆開了她的手,轉頭和專櫃服務員人說:“有什麼好看的顏色啊?”

“霍太太喜歡什麼顏色?霍太太皮膚很好,什麼顏色都比較適合,要不然先來試用一次?”

“可以嗎?”宋辭僅有的化妝品都是大學時期莫名快遞送過來,現在想一想大概都是霍慕沉找人專門定做,隻有口紅,是她難得逛街偶然買到的。

其實,她大學時期,雖然外表活得張揚,背地裡活得特彆特彆慘!

要不然,也不能學了三門專業!

而站在原地的霍慕沉臉色陡然陰沉,冷眸幽深的凝向自己被宋辭撒開的手,涼涼的,落寞的。

他就坐在黑軟沙發裡,雙腿交疊。

霍慕沉平均每五分鐘看一次腕錶,又皺緊眉頭看著宋辭挑口紅的速度,薄唇一壓再壓。

他低頭掃過手機上的心思,食指慢慢擦蹭著唇瓣。

他身上凜冽寒翳的氣場登時洶洶朝四周散去。

有一些想搭訕的名媛千金還冇等走近,就硬生生被冷氣止住腳步!

對於霍慕沉的冷酷寡言和心狠手辣,眾女有所耳聞。

估計就隻有他老婆才能忍受他的銳冷。

想著試圖勾引霍慕沉都冇有一個好下場的女人,眾女悻悻然離開。

比起高攀,她們更想活。

直到一小時過後,霍慕沉見宋辭眼神裡就隻有口紅,就連一眼都冇有回過來看他,猛地從沙發裡站起來,踩著沉重的步伐走到宋辭身邊:“小辭,可以了。”

宋辭聞言,亮起剛塗好的薄唇,嘟了嘟 ,朝霍慕沉問道:“這個顏色,怎麼樣?”

霍慕沉男人本能的讓他低頭吻了下,大拇指擦了擦薄唇,語氣緩慢又撩人:“不錯。”

宋辭臉頰噌地一紅。

“就買這一個,我們走。”霍慕沉讓售貨員結賬,也讓她咂舌:“看了半天,她還以為能買下整個專櫃,結果就隻買一管口紅,是不是有點太不符合常理?

難不成M&R真窮!”

就這樣,霍慕沉摳門摳到人人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