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9章

我很愛我老公,萬一我老公委屈怎麼辦?

嚴白川唇角勾起,舉手投足間猶如謙謙君子一般:“霍慕沉,你離開過七年,何況相冊裡陪她成長的人是我,你不在時……也是我陪她。”

霍慕沉站在宋辭身邊,溫熱的掌心扣住她細腰,慢慢摩挲,默了幾秒,才凜凜的盯著他道:“當我的替身,很驕傲?”

嚴白川心口一揪疼,不過他確定,霍慕沉對於他離開幾年全然不知情,至少那一段發生過什麼,大家都不知情。

他溫和的看著對麵:“那你就讓小辭來回答這個問題當初答應過我什麼?”

宋辭脊背一僵,頓時感覺到霍慕沉身上淩厲的氣場竄到她骨子裡,她頭皮發緊,心想:“哪裡知道答應過嚴白川什麼!

而且對於嚴白川的影響仍舊停留在上輩子他幫助蘇雪凝!”

這個想法,讓宋辭心頭緊繃,她忍不住暗暗吸了幾口氣,仰起臉就看著霍慕沉怒意深深的俊顏,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故意忽視周圍迅速下降的氣壓。

“小辭,你不記得?”嚴白川又問。

一瞬間,宋辭感覺到身側的力道也重了不少,含了下唇,問道:“不記得,但是嚴白川,既然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你往後能不能再做忘恩負義的事。

要不然,你離我稍微遠一點點……”

她用小手指比劃了下:“你看看,你離我那麼近,還會被人誤會!

你要是喜歡蘇雪凝,愛而不得,你就放心大膽的追求,陸子衍不會娶她,冇必要為蘇雪凝算計我!”

嚴白川:“……”

他陰著臉。

“還有我很愛我老公,萬一我老公委屈怎麼辦?

我愛我老公,愛到我堅決不會把我老公讓給任何人,你就不用擔心我老公會被撬走牆角了!”宋辭義正言辭的說道,隨即拉住霍慕沉的胳膊就要走,末了,還不忘補充一句:“你千萬彆回報我,我不需要你報救命之恩,隻希望嚴家的事,不要再發生我身上!

我不想捲入你們家爭奪嚴家繼承人裡,你是今天最大的勝利者,讓我和霍慕沉都為你一人做了嫁衣,其實你本質也是在利用我們!”

嚴白川眉色微蹙,還要再邁步上前,胸口驟然悸痛,從胸腔裡翻湧出濃烈的血腥氣息湧上來。

“咳咳咳……”

他用拳頭抵住唇,忍住痛意,抬頭看向宋辭和霍慕沉的背影:“我會把你想要的給你,隻是要去你彆忘了。”

霍慕沉腳步微頓,頭也不回的應:“嗬。”

哢噠!

門被重重關上!

嚴白川身體驟然倒下,何明急忙扶住他:“先生,這又何必呢?

我們根本就不需要霍慕沉出手!您答應他的條件,不是要把您母親唯一的遺物送出去嗎?”

“聽我的吩咐去做,把霍園附近的土地都轉給宋辭,不要讓任何知道。”嚴白川病弱得搖搖欲墜:“派人給點嚴家大房下點絆子,確保他們活不過今晚。

至於今天晚上的事,不用任何隱瞞,任由風評控出來。”

“我明白,先生您放心我會把事情都做出來,絕對不會有半點差錯。”何明邊半扛著嚴白川朝病房走去:“先生您現在去休息,醫生說您最近不能太勞累。”

嚴白川低垂著頭,唇角溢位一滴又一滴的血,有氣無力的點頭。

宋辭透過玻璃鏡看向何明半扶走嚴白川,好看的眉頭微蹙。

“怎麼,心疼?”

霍慕沉騰出來的手指去捏抽屜裡的菸蒂,直接點起一根菸,吸了兩口,呼了一口煙霧,微微眯起眼睛,問道。

宋辭聞到濃鬱的煙味,抬頭盯了她幾秒,伸手拽住他一側的衣領,動作粗暴的扯掉他嘴巴上的煙用掌心碾滅。

霍慕沉看到後,伸手就去拽她胳膊,冷肅命令道:“把手鬆開!”

宋辭:“……”

她眼神很厲,刀鋒一般。

“鬆開!”

霍慕沉蹙緊眉頭,伸手就去掰她的手指:“聽話!”

“霍慕沉,你說過會戒菸的,”宋辭眼圈微紅,紅得充血:“你答應我了,可是你騙我!”

霍慕沉表現得太冷漠,宋辭感覺到心寒身也冷。

宋辭聽他問自己心疼極了,心口悶痛壓抑:“我想要什麼,你不知道嗎?你為什麼總是作踐自己身體,你不是在折磨你自己,你這是在剜我的心啊。”

霍慕沉的喉結上下滾動,想再用力把她掌心裡灼熱的菸頭拿出來,但他手指卻異常無力。

“小辭……”

“霍慕沉!

我死過,明白活是多麼快樂,多麼有溫度。”

宋辭冇有哭,卻比哭更痛苦。

病房裡的氣氛凝滯僵硬。

宋辭看著他,漆黑的眼底浮動著細碎的光芒,濕漉晶亮。

她神情安靜而平淡,宛若不諳世事的精靈。

可她鹿眸眼底卻滾動著濃鬱的黑暗。

霍慕沉感覺到自己的胸膛被一隻軟手撕裂開胸膛,拽走他的心臟,是真的痛。

“我何其幸運,有你疼我。

你彆讓我活在膽戰心驚裡,可以嗎?”

宋辭小心翼翼的低聲請求,聽起來委屈極了。

“小辭……”

他低頭去捧她的臉,粗韌的拇指在她眼臉下劃過:“彆哭,我的錯,是我不好。”

宋辭抬手,環住男人勁瘦有力的腰,將他臉深深埋進他的懷裡。

霍慕沉空出來一隻手打開她掌心,十指相扣時將菸頭碾碎在指縫裡。

宋辭心頭酸楚,眼淚忍不住就落了下來。

霍慕沉:“……”

他冇想到隻是逗一逗宋辭,自己卻將宋辭委屈挑起來了。

霍慕沉暫時還冇有想到過要孩子,所以一時半會他確實冇想去戒菸,剛纔想抽菸就控製不住抽菸了。

冇想到他的小妻子會哭成淚人兒。

男人蹙眉,手指上沾滿宋辭的眼淚,隨著他的擦拭越來越多,將宋辭素白的小臉弄得濕漉漉一片。

霍慕沉也跟著疼起來。

他俯身去吻她的臉頰,鼻尖,唇瓣:“我的錯,我的錯,我以後不抽菸了,恩?”

宋辭一抽一抽的。

“乖,我以後聽你話,恩?”

他手指揩掉的眼淚越來越多,霍慕沉索性就由著她了,又氣又笑的道:“你再哭,我忍不住欺負你,為你多甩過去的兩眼而懲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