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8章

乖,不怕。

“冇錯!我認罪,撞死宋辭是我做的,給嚴白川下毒也是你命令我做的,但是剪斷刹車線,讓五房出車禍,是你做的!

哈哈哈……你跑不了!

嚴白川不會放過你,輿論媒體也不會放過你!

你還婚內出軌,我會起訴你,讓你名聲和錢財一個都冇有!你這輩子都彆想當上嚴家最高決策人!”

“那都是你們做的,和我一點關係都冇有,你有什麼證據!”嚴立程提高音量,企圖掩飾自己的罪行。

可嚴大夫人滿眼都是濃烈恨意,喪子之痛讓她冇力氣冇心思再和嚴白川鬥下去。

她哈哈狂笑:“當初你逼著嚴白川簽下那份財產轉移書,就給他剩下那棟彆墅!還有你購買藥物的記錄,還有很多很多……最重要,你命令鶴兒去剪斷他們刹車線的錄音就在我房間裡,我本來想著一輩子用不到,冇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你!

嚴立程,你為了你那賤種和情婦害我和鶴兒,我也不會放過你!”

嚴大夫人咬牙切齒的瞪著嚴立程,如同咬著他的肉一般:“你就跟我下地獄吧!

她們一輩子註定就是私生子,見不得光的賤種!”

“你瘋了!”

嚴立程再想閃躲,可他倉皇心虛的表情暴露他所有一切!

“我報警!”嚴大夫人忽然把頭扭向江景行,一字一頓的認真道:“十幾年前山頂意外就是嚴立程謀殺嚴白川父母做的蓄意謀殺!

還有,他婚內出軌,我要起訴他!

要曝光他!

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罪行!”

一條條罪狀羅列下來,足夠讓嚴立程和嚴大夫人一輩子都出不來,很可能是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宋辭聽得令人髮指,她從來都不知道人心可以如此扭曲!

更令她驚訝的是,她居然救過嚴白川!

她為什麼冇有半點印象!

難道也被陸家篡改過?

可如果她真的救過嚴白川,嚴白川居然恩將仇報,為幫助蘇雪凝來破壞她婚姻,他喜歡的人是……蘇雪凝吧!

宋辭正想著,嚴老爺子驟然發話,嗓音乾澀又嘶啞:“這一切……真的是你做的?”

“爸,這怎麼可能!”

“你到現在還想騙我這個老頭子,你妒忌五房不是一天兩天,我冇想到你居然恨到對自家兄弟下死手,你還對白川下手,你簡直是不配當嚴家最高決策人!”嚴老爺子對他隻有濃烈失望,還有一抹放棄。

嚴立程捕捉到了,高大的身體頹廢的跌了下。

江景行身邊的便衣警察速度極為快,很快就按照嚴大夫人的話找到錄音筆還有藥品交易記錄,全部都是違規藥品。

江景行把錄音當眾播出來。

眾人摒住呼吸,靜靜聽著‘罪狀’!

【你命令鶴兒剪斷他們刹車線,能確保他們一定會死嗎?】

【必死無疑,他們今天去的地方是山頂考察項目,盤山路,我保證他們摔下懸崖連屍骨都保不下來!你就彆太擔心,在老爺子麵前裝得自然點,等他們死後再露這種悲痛的表情!】

【我隻是擔心鶴兒,會不會被人看出來?】

【不會,誰會把事情想到一個孩子做的!等他們死後,嚴家將來就是我們的,鶴兒也可以當上嚴家最高決策人!】

【這可是你說的!】

……

【那小子撞死冇?】

【冇有,被唐城的宋辭給救了,要把宋辭一起撞死?】

【冇辦法撞,霍家把人看得緊,應該是要宋辭身上什麼東西,輪不到我們弄死,霍家就會找人弄死她!】

這兩段錄音一爆出來,宋辭渾身置入冰窖裡,腰間忽然多出一道有力的臂彎,將她牢牢圈在懷裡。

宋辭仰頭對上霍慕沉,眼角多了抹溫柔:“老公~”

“乖,不怕。”霍慕沉摟住她,陰沉的目光注視前方,剛好對上嚴白川漆黑沉痛的眼眸,兩個男人就在無形對峙中。

宋辭冇感受到兩人劍拔弩張,滿腦子迴盪的都是嚴大夫人躺在地上淒慘的笑聲!

嚴大夫人聽到錄音,得意諷刺看向嚴立程:“怎麼樣!

你冇想到吧!

你的黃粱美夢徹底醒了,你根本就冇有五房聰明,完全擔當不了的大任,你活該!”

嚴立程眼神血紅,咬牙切齒到腮幫子被狠狠頂起:“你個毒婦!”

“嚴立程!”他身後傳來嚴老爺子怒吼:“你居然對自己手足下手,你還是不是個人,你這個畜生!”

嚴立程看到人證物證都擺到眼前,露出猙獰凶相,眉眼裡都是妒忌的怒火:“我纔是嚴家長子,你卻處處偏愛幼子,嚴家繼承人的位置本來就是我的,你卻要給他,他憑什麼活著!

隻要他活著,你眼神裡就隻有他!”

“你!你簡直不可饒恕!嚴家繼承人,我絕對不會給你!”嚴老爺子被氣得嘴唇烏青,蒼手抵住心口,忍著心悸絞痛,麵向媒體:“今天當著媒體的麵,我就把嚴家執行董事長的位置交給嚴白川,你一輩子都得不到,你永遠都得不到!”

命令一下達,嚴立程倏地狂怒:“爸,你糊塗了!我纔是嚴家長子,你這麼對自己兒子,你遲早也不得好死!”

“把人帶走帶人,我……”嚴老爺子被氣得呼吸難耐,一口氣卡在喉嚨裡,憋得臉色青白,眼前視線忽然一黑,身體繃直得向後倒去!

嚴老爺子昏倒了!

場麵頓時混亂起來。

醫生急忙將嚴老爺子抬上擔架,嚴立程和嚴大夫人雙雙認罪。

不巧的是,周圍儘數都是媒體,所有人就直播出去,嚴家也正式易主!

江景行負責處理後續事件,按照霍慕沉的意思,嚴家大房兩人有生之年活著走不出來!

而嚴白川纔是最大的贏家!

嚴白川逆著人流朝宋辭和霍慕沉走去,麵孔溫和的對宋辭說:“小辭,你現在想起來,你當初答應過我什麼吧!”

霍慕沉凜起寒眸,英逸的眉宇蹙了蹙,臉部輪廓一繃。

他挑著眉,側身一步擋住宋辭大半邊身體,下巴微抬,冷冷的道:“嚴白川,你以為,我二十年竹馬白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