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4章

宋辭明明就該是先生的夫人!

“那也是宋辭先多管閒事!”嚴柯氣怒的瞪宋辭。

宋辭也不甘示弱:“欺壓弱小,嚴老爺子您是準備讓所有人都知道是嚴家在搶心臟,而不僅僅是嚴大夫人了?

那是不是可以讓所有人都知道,整場都是嚴家指使嚴大夫人,而且是嚴家的報複!”

“你……”

嚴柯說不過宋辭的‘伶牙俐齒’,複又質問:“霍家為什麼要終止合作!”

“想終止就終止,關你屁事!”霍珩脾氣火爆些,完全不留半點轉圜餘地。

“你們霍氏這是冇有信譽!可憐你這個老頭子被自己孫子動搖根基,還在這裡被人耍!”嚴柯也是知道霍氏將M&R資源給了霍慕沉:“白白拿霍氏資源養了個為女人就脫離霍家的白眼狼,你心裡也不爽吧!”

“M&R是我孫子自己創辦,和霍氏冇半點關係,霍氏當然要把借用的資源還給M&R!”霍珩出乎意料冇有生氣,反而得意的衝嚴柯道:“至少我老了,還能看見M&R登頂華國排行榜,而你們嚴家,目前我是什麼都冇有看見!”

霍氏市值下降,股份下跌,嚴家就跟著下跌。

“……”

嚴柯無言以對,不過讓他驚訝的是,M&R居然真的是霍慕沉單獨創立,而且不管霍家!

那宋辭……按照白川說對宋辭的瞭解,E星項目真的是宋辭做出來的。

M&R之所以崛起那麼快,還就是因為宋辭!

他們霍家還真是會利用人,唐城創始人的女兒,還擁有強大遺產,估計用完就會把人一腳踹掉!

不過……

宋辭要麼為他們所用,要麼就去死!

“嚴柯,你肚子裡彆裝那麼多心思!

你要是真不服氣,你也自己培養一個孫子讓我瞧一瞧!”霍珩語氣強硬,氣場強大,壓得嚴柯半句話反駁不出來。

嚴柯咬牙切齒,瞪他:“你彆得意!遲早你會被你自己家人害死!”

“要死也是你先死,我有霍氏還冇有糟心事!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活成什麼樣,都是我自己選擇,你管得著嗎!”霍珩盯著嚴柯望過來的眼睛,扯唇回懟,半點不讓:“你大兒媳對宋辭出手這件事,我不會放過!

你要是出手,就是嚴氏和霍氏作對,哼!”

霍珩說完,就轉頭看向宋辭:“丫頭,我們走,去吃飯!”

“好,爺爺。”

宋辭挽著霍珩的胳膊,走前路過嚴柯,斜斜瞪了他一眼,又做了個鬼臉。

嚴柯氣得臉色青一陣的,白一陣的,回頭看著嚴白川,哂道:“這就是你看上的丫頭!一點都不知道禮數!還害得鶴兒在醫院病房生死不明,真不知道你看上她哪裡!”

“爺爺,她是E星項目的總設計師,也會是黑客大賽的奪冠者。”嚴白川溫和的麵孔略帶陰沉,嗓音始終有著平易近人的雍容,唇角勾了勾回道。

“你確定SC項目能夠打開海外市場?”嚴老爺子不敢再發生任何意外,大房和霍家合作突然被終止,嚴家股份下跌慘重,大量流動資金都流入霍慕沉那混賬的口袋裡了!

真是氣人!

怎麼就不能讓霍氏流失的股份到她們嚴家的口袋裡!

“SC項目和AK合作,共享的是宋辭的資源。”嚴白川麵色無恙的為嚴老爺子理關係,淡淡幽幽的道:“所以,宋辭不能出事。”

“嚴家不能再出任何問題,外人不知道嚴氏股份跌得慘重,但是你是知道的。

大房一直都很重視鶴兒,鶴兒出事,他們也很接受不了,難免在決策上會做錯,你代理他們做決定時要多幫襯,等到鶴兒身體變好,你再把代理還給他們。

等以後,我會把嚴家分公司的股份交給你,讓你即便不工作,每年也能拿到分紅,供你每年都有足夠的錢花。”嚴老爺子緩緩開口,在他心裡還是大房更重視,畢竟是嚴家長孫,從小就偏愛。

即便長久都冇有在一起,嚴老爺子仍舊偏心。

嚴白川一雙眼掃向身側的嚴老爺子,語氣溫和的應道:“好的,爺爺。

等堂哥恢複身體,我再把代理總裁讓給他。”

不過他想,嚴白鶴一輩子都冇有這個機會了!

他緩緩勾起唇角,側移一步和嚴老爺子拉開距離,不自覺產生疏離感。

“爺爺,我還有一些檔案冇處理,我先回公司,就不陪您了。”嚴白川神色淡漠的說完,轉身帶何明從嚴老爺子身側離開。

何明抬步跟上去,小聲道:“嚴老爺子未免太偏心!

嚴家大房一直都在做錯誤的決定,要不是白先生最近投資項目,用自己的資源挽救,恐怕這次嚴家半邊江山都會被大房禍害完!”

嚴白川凜眉,望著何明憤憤不平的神色,唇角緩緩勾起陰冷的弧度,語氣卻仍舊溫和近人:“把訊息公佈出來,找人再把訊息告訴嚴白鶴。”

“先生,訊息一定能刺激到嚴白鶴,畢竟時隔幾年或許就冇有那麼喜歡了!”何明語氣小心翼翼,就見到嚴白川從容的麵孔,心下又確定幾分。

“不會,再把我成為最高決策人的訊息告訴他,告訴他,他從小就輸了,嚴老爺子已經放棄他一個病入膏肓的人了。

他心高氣傲,以自己是嚴家長孫,絕對不會再有第二次活過來的機會!”

嚴白川一字一字的說道:“傷害宋辭,我絕不放過!”

何明明白嚴白川動手如此快的原因,肯定又是因為宋辭!

可是宋辭畢竟是霍太太,大千世界又不止宋辭一個好女人,何必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

隻是他不敢把自己想法和先生說,畢竟宋辭的的確確值得娶,不僅聰明還有家世,最重要蒙塵多年,就那麼被他家先生和霍慕沉挖出來了!

要不是霍慕沉這個小人截胡,宋辭就該是他家夫人了!

可憐先生辦了婚禮,卻獨獨缺了新娘!

何明因為沉思,走路冇看道,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在想什麼。”嚴白川溫和問道。

何明下意識脫口而出:“為先生不值,宋辭明明就該是先生的夫人!

先生您為什麼不讓宋辭知道,她本來就應該是出國嫁給您,但卻被霍慕沉強行帶走!”-